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一章无济于事

第五百八十一章无济于事

        “你的衣服干了,你可以走了。”将衣服扔到了我的身上,她将衣服扔给了我,眼睛就是直勾勾的盯着我,她的眼底满是阴郁。

        我蠕动了几下嘴唇,瞧着她的面,满心疑惑,最终也没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客气道了一句谢,将衣服换下之后,离开了这座小房子。

        我刚出门,钱思思便快速将门带上,动作生猛,发出巨大的响声,站在门口,回头看一看那破旧的门,心里头无限思量,我在想,关于她又有什么秘密呢?

        或许房间紧闭的门,其背后的生意,有所探究的价值,我未曾在其门口停留太久,深深叹了一口气过后,迈开步子朝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一身材丰腴的老妇人堵在了那儿,原本狭小的楼梯口被她这么一整,我都没地儿出去了,只能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他的离开。

        然而许久过后,她都没有挪动身子的迹象,并且视线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隐约透着些许凶意。

        我心里头存了疑惑,我十分确信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然而此时此刻,她有为难我的迹象,我这心里头自然也是不舒服的。

        未曾墨迹太多,我直接迈开步子,朝着她走近,尽量客气的开口,“奶奶麻烦您让一下,我要出去了。”

        谁知这才刚刚走到她的跟前,她却一巴掌朝着我的脸上呼了过来,我猝不及防,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倾刻间眼冒金星,脑子也跟着被打蒙了。

        “您这是干嘛?”我强力忍下心中的怒气,开口问着眼前这老妇人。

        “离思思远一点!”老妇人低吼出声,脸上的横肉也跟着颤动,“血光之灾!不要牵连了我们思思!”

        我一时语塞,找不出合适的说辞来回应此事。

        这位老妇人为什么对钱思思如此关心,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而她口中所说的关于我的血光之灾,是威胁的话语,还是确有其事?

        想起许久之前,我也听过血光之灾一事,只是当时人比较犟,不愿意相信此事,可是到最后还不是吃了恶果。

        “这个血……”我深思许久,抬起头想要再问一问关于血光之灾的详细问题,却突然发现先前堵塞门口的老妇人,此时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急忙走出了楼梯口,在小巷子里头来回打量着,试图去找寻她的身影,然而一切无果,我没有追寻到关于她的踪迹,也不知道她是上了楼,还是拐进了其他的小巷子。

        我撇撇嘴,没有在关于找寻人的事情上做太多的心思,而是离开了此处,途中一直思索关于血光之灾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离开了这烂尾楼区,站在了大马路的边上,等待着绿灯亮起穿过马路。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大肚子孕妇缓缓迈开步子,径直往马路中间走去,此时来往的车并不多,可若是一个不小心,她根本就来不及躲闪。

        我可不想看到一尸两命的场景,我冲向前去,想要将孕妇拉回来,然而我刚走到跟前,却突然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孕妇,也没有硬闯闯红灯的人,站在马路中间的只有我自己。

        我心中一阵迷惑,觉得一切有些匪夷所思,正当我准备回去之时,鸣笛声忽然响起,只见一辆装满货物的大货车,朝着我这边驶来。

        可以看得出,他尽力在刹车了,然而其重量太大,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就这样被大货车给顶了出去,当我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他娘的,这辈子都不想再听见血光之灾四个字儿了。

        这才刚出院没几天,我又住在了医院,浑身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呆呆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嘴里头不停的叹着气。

        电话响起,我直接拿起结果连来电显示都没有看。

        “凌秋雨,最近什么情况?”绪韩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

        我的内心遭受到了冲击,如同巨石扔进平静的湖水当中,掀起巨大的波澜,时隔许久,我再次收到了绪韩的电话,内心世界近乎完全崩塌。

        最近是什么情况?我进入了回忆模式,越想越崩溃,我想要爆发,我想要宣泄,可是最终却也是平淡的开口,“跟以前差不多,这日子稀奇古怪的过着,我又没办法避免。”

        说完之后,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无奈技术表现出来,确实如此,我碰到的事情再过诡异,再过令人崩溃,也不论我怎么努力改变,也都是无济于事。

        “会好起来的,你得靠你自己。”绪韩平淡回应着。

        靠我自己?

        这个词语我来说未免有些可笑了,我这几天稀里糊涂过的,又要怎么靠?

        “我该……”我想要开口去询问,可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嘟嘟的响声,绪韩直接挂了电话。

        我再回拨过去,冰冷的女声却响起,提示我所拨打的电话为空号。

        心里头一阵烦闷,将手机撇在了一旁,刚想要冷静一会儿,护士便又过来了,指责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把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似的?”

        “啥?”我一脸懵逼,看了我这身上缠着的一堆绷带,再瞧瞧护士,我这才刚醒来,怎么又成了我自己包的了再说,我被大货车撞的那么惨,浑身是血,这也情有可原啊。

        或许走路过来,直接拿剪子开始插我身上的绷带,嘴里头还碎碎念着,“就是点皮外伤,上药就好了,你说你非得赖着住院住院,这也就罢了,添这么多的麻烦,好好的人都长长了木乃伊,我们这上药都费劲。”

        嘟囔了好一会儿,护士终于把那些绷带给拆了下,我要朝着我身上看去,却忽然发现皮肤干干净净的,除了手臂上小部分的擦伤之外,没有别的伤痕。

        护士还在训斥我,督促着我赶紧出院,我自然是一百个答应迅速去办理了手续,我这刚刚才走到医院的大门口,之前突然消失的老妇人,此时此刻又站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