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二章 红衣女人

第五百七十二章 红衣女人

        “不如来我家吧,咱俩叫上几个小菜,踩箱喝,整上一个通宵,累了直接倒头就睡,咋样?”黄越倒是答应的痛快,豪放至极。

        听他说的这架势,那是相当的舒服,我这心里都有些蠢蠢欲动,立刻答应了下来。

        简单寒暄几句,我俩就挂了电话,很快黄越将他家的地址给我发了过来,我立刻从路边打了辆车,直奔黄越家中。

        黄越这些年混的还算不错,住的小区也是较为高档的,我一边在小区里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心中一片感叹。

        可是忽然间,心情又低落了下来,钱这个东西,真的是难以言喻,当初为了钱,我踏上了不归路,想着能过上好日子,可是世界上不也就这么着吗?

        送一封信,十几万块钱,可是到头来,我仍旧不能够安稳过日子,吃不好穿不暖,还要时不时被吓唬一番,过得还不如从前了。

        嘴角勾起一抹笑,带着浓浓的自嘲,心里头万般的无奈,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

        此刻我已经站在了黄越的家门口,正要敲门之时才发现门开了条小缝并没有锁上。

        我的手抓在了门边上,拉开门把头塞了进去,往里头打探着,人却忽然传来一阵暧昧的嘤咛声。

        声音十分的激烈,伴随着啪啪的响声,我一个成年人顿时明白,这屋子里头进行着什么。

        妈的!黄越这个家伙!明明知道老娘要来!竟然光天化日的在房间里头干这档子的事儿,门都没锁!

        心中一阵吐槽,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随即掂起脚尖,凑到了黄越的卧室门前,好不容易碰上一次现场直播,最起码我也得瞅上两眼。

        卧室的门也没有锁,我站在门口,恰好能够撇到床上,黄越躺着头朝着门这边,闭着眼睛一脸享受,那个女人光.......上下起伏着。

        而女人的脸正对着我,我俩的视线碰撞在一起,她的面容,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一个惊慌,不自觉的往后倒退,却自己把自己的脚给别了,四仰八叉倒在地上,顾不得身上的痛,只想着快速逃离此处。

        黄越身上坐着的女人,是我遇见过多次的红衣女人,在酒吧的舞池中,在道观的房间中,高倩倩的密室里面,通通都是她。

        原本我以为她已经化为地上的一滩血迹,就此灰飞烟灭,却不曾想现如今他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是我兄弟暧昧的对象。

        我有些难以接受这件事情,且不论它的好坏,与同一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能够在一起,只不过是互相伤害罢了。

        “凌秋雨,你走那么急干嘛!”才刚刚走到门口,黄越便走了出来,将我唤住。

        我的步子顿了下来,轻抿了一下嘴唇,稍作思索,随即转身朝着身后的人看去,黄越正在穿着裤子,依偎在他身旁的是裹了浴巾的红衣女人。

        我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正常一些,随即开口道,“没事,就是看你不方便,怕打扰了你,这多么不好。”

        这话一边说着,我一边朝着红衣女人看去,想要找寻她身上非同常人的地方。

        许是黄越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往前挪动一步,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女人,在女人耳边低语两句,又回过头笑面冲我。

        女人转身回了房间,而黄越朝着我走了过来,伸出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头,乐呵呵开口道,“你女人总算是想起我来了,还知道带我一块儿喝酒。”

        “嗯……”我闷声应了一下,视线一直投放在卧室那边,脑子里头满是关于红衣女人的讯息。

        “上次我问你发财之道是什么,你还没告诉我呢!”黄越伸出手掌,勾住我的手臂,硬生生是我的视线从卧室门上离开。

        “不是什么好法子,再说吧。”我没有心思与她探讨这件事儿,而是将此事敷衍过去之后,又开口道,“那个是你女朋友吗?”

        我伸出手指了,指卧室的门,又指了指黄越,开始探寻两个人的关系。

        听我这么问,他的面色有些挂不住了,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过后又哈哈笑了几声,开口回答道,“前几天在酒吧里头遇见的,本想着玩玩,但是觉得还不错,就在一块儿了。”

        酒吧……

        我想起了我第一次见红衣女人的场景,也是在酒吧当中,如果不是当时碰到了意外,估摸着我最后的结果跟黄越也没什么区别,跟一个怪异的玩意儿同床共枕翻云覆雨,单单是想象一下就觉得恶心之极。

        “嗯,你们两个在一块的时候,没发生什么其他的问题吧?”我担心黄越的安危,想要详细打探一下。

        “他跟我在一块能有什么问题啊?”红衣女人已经换好了衣服,从卧室里头走了出来,走路之时还扭着腰,一股子风尘气。

        我抬头朝她看去,她穿的仍旧是一条红色裙子,鲜艳亮丽光彩夺目,可是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大红色裙子之中泛着湿润的血迹。

        “裙子挺好看的,黄越你说是不是啊。”我意有所指,想要黄越看一下,或许他能够从中发现异常,从而摆脱这个红衣女人。

        “哦。”他的反应十分冷漠,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与我拉开了距离。

        我扭头朝着黄越看去,他正盯着我瞧,眼神当中满是淡漠与疏离。

        皱了皱眉头,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再仔细瞧上两眼,却发现他身上浮了一层黑色,尤其是印堂之处,泛着黑紫。

        但扭头朝红衣女人看去,她面上正笑得灿烂,手捏着自己的红裙子,轻轻抖动,这是刻意在挑衅我。

        “黄越,你女朋友平日里头是不是只穿红裙子呀?”我不放松,继续提点着他。

        毕竟他印堂发黑,周身气息也压抑得很,我怕与这红衣女人接触久了,黄越会出什么意外,可是又是当着这红衣女人的命,我也不好说得太直白,万一她发起疯来,把我们两个一起祸祸了,该咋办?

        “够了!”黄越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直接揪起了我的衣领,反应很是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