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秘密

第五百二十二章 秘密

        陈泽带着我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他也就放心的回去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赶紧的冲了个热水澡,奔波了这么久,着实感到累。

        然而,我挺在床上思来复去久久未眠,不知何时才睡着。

        清晨,阳光明媚。

        我早早起床赶去搭车,途上遇到很奇怪的事情。

        每每坐车都会有人告诉我,坐在我身边的男人真帅气,只是我怎么也看不到有这个所谓的帅气男人。

        我脑子里头反复响起许多天以前的事儿,车还未到终点站,途中我便下了车,急匆匆逃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想着或许能够摆脱那个男人。

        事实不然,后头无论我坐多少次车,遇见多少人,都说我身旁的男人帅气又大方,我摆脱不了。

        我放弃了挣扎,坦然接受了这一切,装作不知,也故作镇定。

        我有我的事儿要办,恐惧也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理由。

        我到市中心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校园里头一片寂静,除了老师与保安之外,见不到其她来往的人,更别提学生了。

        看这架势,我也只能在门口等待了,等着下课,等着放学。

        只是这一所高中得有三四千的学生,关宇卓只是其中一个,要如何找寻到她,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正当愁眉苦展之时,旁边一矮小男生从我身边路过,身上穿着市中心的校服,我撇了她一眼,视线恰好投到了她的校牌之上。

        “关宇卓”三个字清清楚楚印在了上面,我怔了一下,脑子里头还有些发懵,完全未曾料到找到这么一个人,竟是如此的简单。

        “关宇卓。”我试探喊了一声。

        她顿住了步子,转身朝我这边看来,蜡黄的面上带了几丝阴郁,眉宇之间见些许愁苦之色。

        我欲要上前同她交谈,然而她却又回过了身子,继续朝着学校大门那儿走去,连个眼神儿都吝啬与我。

        似是迟到惯犯的原因,执勤查岗的老师瞧见了关宇卓之后,直接一脚踹了上去,凶了一通过后,去做了记录,而后离去。

        我内心有些复杂,一个高中生了,估摸着身高只有一米五多点儿,脸蜡黄枯瘦,眼眶子周遭也发着黑,不被老师看好,也未曾被优待。

        如同以往一般,信封的收信人都是有指向的。

        我在门口等了一上午,放学时候,一个又一个瞅着出来的学生,可是直到人都走光了,也未曾见到关宇卓的身影。

        心中不禁怀疑是否方才的时候,没有将人看个明白,给漏掉了。

        我预要放弃,准备着离开,可是也正当此时,已经空荡荡的校园里头,又出现了那个矮小瘦弱的身影。

        我立刻松了一口气,她人一走出校门口,我便凑近了,又喊了她一声。

        关宇卓步子一顿,身子似是有些发抖,可是自始至终却未抬过一下头,末了又要准备迈开步子离开此处。

        我这都等了一上午了,也不能够就这么把人放走,急匆匆迈开步子,跟了上去,伸手搭在了她的身后,嘴里头也嘟囔道,“关宇卓,咱们聊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我想办法与她套着近乎,也希望能够对她多些了解。

        可是她似乎并不领情,用力挣脱了我的手臂,而后自己攥紧了拳头,身子也停了下来,低头盯着地面儿。

        “关宇卓,你怎么了?”我走上前去,蹲下身子,而后抬头与她交流,语气也放软了,试图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可是当我瞧见她的面颊之时,我愣住了。

        关宇卓脸上一片青紫,鼻子孔还冒着血,嘴角也沾了血迹,这摆明就是被揍了一顿的架势,也难怪她出来这么晚,也难怪情绪如此低落。

        我纠结开口,想要关心一下她的情况,“你是被……”

        “走开。”关宇卓未等我的话说完,便打断了我,弱弱吐了俩字儿,明明是委屈之极,愤怒之极,却不敢高声吼我。

        她的腿迈开一步,却又缩了回来,反复多次,眼睛也时不时朝着我这边儿转过来,眼中带了满满的试探与。

        我站起了身子,主动后退两步,离开关宇卓的视线。

        她扭头朝我看来,满是小心翼翼,确认我不再纠缠之后,关宇卓疾步离开此处。

        我的内心掀起层层波澜,对这个弱小少年也生了浓浓的兴趣,想要探究她背后的秘密。

        我追随了上去,与她保持一段距离,既保证自己不被发现,又不会跟丢人。

        随着她走了近一个小时,到了老街道,又在小巷子里头七拐八拐,才瞧着她进了一处破平房,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这应当就是她关宇卓的家无疑了。

        我寻了个隐蔽的地方,直接蹲地上休息了起来,这一路走来,脚上都磨起泡了,两根腿儿也跟着抽了,如若不好好歇会儿,我这非得废了不可。

        我等待着,歇息着,想着等她下午上学之时,再继续跟踪观察一下,对她的生活多一些了解,可是直到天黑,关宇卓都没有再出过门。

        我这因为关宇卓都折腾了一天了,结果现在半点儿有用的信息也没有,也有些坐不住了。

        思前想后,我直接走到了关宇卓的家门,思索着要如何能够进入,对其深入了解一番。

        然而此时门栓松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门便打了开来,我这还没等做好心理准备呢,往两侧瞅着,预备着躲闪一下。

        我没有成功逃窜,一个面露沧桑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头发油乎乎紧贴着额头,面颊黝黑,嘴唇颜色发暗,瞧起来虚的很。

        他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俩大眼儿瞪小眼儿,气氛沉默又尴尬。

        “你!你!你!”男人结结巴巴喊着,后头的话憋了半天都没有讲出。

        “您好,我……”我预备着展开话题,可是却不曾想男人直接缩回了身子,给我留下的只有他满目的惊慌。

        我内心的纠结与复杂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关宇卓是个怂货,她家里头的人也胆小之极,如此我还要怎么展开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