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珠子的作用

第五百二十一章 珠子的作用

        在我解释了一番之后他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那惊恐的眼神从未从脸上消失,过了很久才缓缓开口:“这东西你还是趁早丢了的好,实在不行就放回那个宅子里,如果你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只会出事。”

        虽然我想着过来他会告诉我一些忠告,但绝对不是这样毫无用处的话,我跟陈泽到宅子里费尽心思才把这东西给拿出来,现在又要归还回去,那当时去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况且一开始方老板跟我们还是合作关系,我如果把这珠子归还给他现在得到的东西会更多,所以这句话我有些不满意。

        我皱着眉头说道:“大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珠子确实有些邪乎,我已经感觉到了,但你说这东西要是扔了或者是放在宅子里,自然是会有人取走,到时候就不会出事了吗,这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吧?”

        陈泽也附和道:“对啊,这并不是个办法,我们要决定的应该是怎样把珠子里的能力给了解清楚或者是吸收到别的神器上面,但是我跟秋雨到现在都没明白这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东西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了,当初所有的人都费尽心思想要把这个东西给封印上去,用了很长的时间和精力,想不到封印还是被解开了。”

        所以说这位大师很清楚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我抓住了这个点赶紧问道:“所以这个东西你之前又接触过对吗?”

        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个东西当初就是我跟其他几位大师齐心协力才封印住的,原本以为至少能再支撑个几十年,想不到封印这么快就被解除了,你们拿着这个东西只会给你们带来灾难。”

        这话说的就有些邪乎了,我有些不相信的质疑着:“这个东西自从拿回来之后也又几天了,我拿着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您是不是太过紧张了,毕竟都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您当初封印的时候时间应该还早吧?”

        他叹了口气说道:“那是这个东西显现自己的能力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大概再过几天你就可以看到这个珠子真正的实力了,我感受到你的身上还有其他的力量,应该是你之前的机会才得到的某种力量,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体内的力量跟你手里拿着的珠子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其实我现在体内僵尸结晶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了,可就算是这样,还不如这个珠子的十分之一,这样说起来让我有些顾虑,这么强大的东西在我的手里也不是什么好处,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方老板会费尽心思想要找到这个东西了。

        陈泽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所以你的打算是什么,打算继续拿着珠子不愿意放手,等到这个力量出来之后’直接把你全部给吞噬吗?”

        我看着手中的珠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陈泽好像并不认同我现在的做法,尤其是继续拿着这个珠子。

        我也感到有些为难,毕竟不是一个人反对,现在见到的这位大师给我的建议也是不要把这个珠子给带在身边,要不然绝对会出事。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像是瞬间迷失了方向一样。

        顿了顿我才缓缓开口:“我不知道自己坚持的事情到底对不对,我只知道如果这个东西被别人拿走,那绝对会出现不好的事情,至少出现在我的手里,我还有一些机会可以将这个东西变为有用的东西,如果落入了方老板的手里,下场会是怎样你知道吗?”

        陈泽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并不认同我刚才的说话,他说道:“这个东西落入谁的手里都是无法决定的,不是依靠你跟我就能解决的事情,当初封印的时候你知道花费了多少人的法力吗,是,你确实很厉害,但是跟这些人相比还差了很多你明白吗?”

        陈泽的话很现实,但是却让我一瞬间就i清醒过来,在我考虑这些和逞英雄的时候先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如果没有的话我就算是再勇敢也没用,只能等于是去送死。

        我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心里想着的是什么,面对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你明白吗?”

        对于我的话陈泽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丝毫不领情,虽然明白我的意思可是并不打算附和,平时我们算是绝佳的合作伙伴,现在却像是反目成仇一样,我有些无奈的看着陈泽说道:“所以这次的事情你是绝对要跟我作对了?”

        他淡淡的说道:“我不是要跟你作对,我只是要告诉你,你现在坚持要做的事情并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好处,’

        反而会让你因此失去自己的生命,下场会是怎样你比我明白,你是驱鬼师,而我不是,就这样我都明白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其实我也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毕竟我是一个驱鬼师,我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才会这么说的。

        现在气氛突然开始尴尬了起来,陈泽知道自己是说不过我的,最后放弃了跟我争论的机会,就一直站在一旁,等着大师跟我说话。

        大师叹了口气对我说道:“你不懂,这个要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要知道这些事情是无法按照你所预料的方向发展,明白吗?”

        这些道理我已经从陈泽的嘴巴里听过无数次了,但我依然是坚定的选择自己的这条路。

        陈泽叹了口气对我说道:“既然你坚持那就继续吧,我希望你之后不要因为现在的行为感到后悔,如果后悔了也没人可以救你。”

        见他们终于决定妥协我才暗自松了口气,殊不知这正是噩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