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章 见人

第五百二十章 见人

        我跟陈泽打了个招呼之后时间都已经不早了就打算回去了,虽然陈泽还想要跟我说话,但我的行动已经做出了证明,并不想跟他多说什么。

        我直接拿起桌子上面的珠子就跑,完全不给陈泽任何反应的机会。

        我把那东西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就走回了家,这次伊诺并不在,她最近自己的事情也比较多,所以就一直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了,给伊诺打了个电话之后我就开始睡觉了,最近确实没怎么休息。

        今天等方老板过来我跟陈泽可是一夜都没睡,虽然我看起来精神十足,可刚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控制不住了,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一夜都无事发生,第二天一大早陈泽就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也终于醒了过来,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门就被敲响了,我用膝盖想一下都知道绝对是hi陈泽,当我推开门看到他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继续在沙发上睡觉。

        陈泽毫不留情的把我给拽了起来说道:“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得赶紧过去,你可别再给我睡懒觉了,现在就走。”

        此时的我就像是一个流浪汉一样直接被陈泽给拽走了,丝毫不给我留任何的情面,坐上车之后我打开了窗户,被这阵冷风给瞬间吹醒了,我愣了一下转头看着陈泽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是打算去见人了嘛?”

        陈泽应了一声眼睛依然盯着前方回答道:“是的,本来就打算见面,不过根据约定的地点差了一点,我本来就不喜欢迟到,就因为你的原因我们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我无奈的看着自己手表上的时间说道:“等等,现在才早上的七点半而已,谁会约定时间这么早,难不成不睡觉不吃早饭的啊?”

        陈泽白了我一眼说道:“他想定在几点就定在几点,你可不要管这些,反正待会过去看见人的时候你肯定瞬间就清醒了,这个人应该对你来说挺重要的,你做好准备吧,不过我看你的样子丝毫不紧张啊。”

        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要见到的人是谁,所以就不会紧张,按照我脑海里想着的并没有什么印象,所以才不会紧张。

        正当我丝毫不在意的看着窗外的时候陈泽已经把车给停了下来,我转头看着他,这里并不像是见面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别人居住的地方,就在我发呆的时候陈泽已经把车门给打开下了车。

        顺便把我这边的车门也打开了。

        他把我拉下车之后就说道:“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我们只能登门拜访了,这里就是他住的地方,不过我看你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或许你们真的没有'见过面,但是这位大师对你很熟悉,经常跟我提起你。”

        就算是陈泽这么说了我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反正马上就要见到了,我也不着急,就一直跟在陈泽的后面,大概走了十分钟之后我们就来到了他所住的地方。

        房间看起来有些杂乱,我勉强能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虽然我平时的生活已经足够大大咧咧的了,但是来到这房间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陈泽就不一样了,原本就又洁癖,现在却丝毫不在意的踩在脏乱的地方。

        这时房间里传来了声音,正是一个苍老的男人的声音,一个男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其实看着面部并不像是年龄很大的样子,也就是在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走路的姿势包括声音还有身体状况却像是老人一样。

        我看着只觉得有些惊讶,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虽然这样看起来有些不太礼貌。

        直到陈泽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这位就是您经常提起的凌秋雨,我直到您一直都想见见,只是没有机会,而且您的身体状态一直都不太好,所以我就抽空把秋雨给带过来了,他一直都记得您,只是没有机会来看您,这次还是他要求过来的呢。”

        虽然陈泽说的这些话都是胡话,但我还是附和着说道:“对,一直以来我都很尊敬您,想要跟您见面,今天就抽空过来了,最近身体可好?”

        当然我问的这句话就是个废话,身体状况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听我说话的时候一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这个眼神就会让我想起已经死去的爷爷,我愣了一下才继续回答,他问道:“你这些年来怎么样啊,我听说你当了驱鬼师,而且在这个行业里可以说是佼佼者。”

        我嗯了一声说道:“其实并没有传言里说的这么厉害,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驱鬼师而已,做的是跟您同样的事情,而且这次过来我啊hi有个问题想要虚心求教,您不要这么谦虚了。”

        一听说有问题要问他,他原本浑浊的眼神才开始变的有神,看了我一眼严肃的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要问,你刚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身上有股强大的怨气,这种力量并不来自于普通的鬼魂,但是你自身是感受不到的。”

        要不是他提醒我我估计一直都不清楚自己体内到底有什么怨气,所以驱鬼师只能看到别人身上的怨气和脏东西,是无法找到自己自身的东西。

        他说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直接说出来吧。”

        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就丝毫不见外的把手里的东西给拿了出来,这珠子一直被我放在口袋里面,坐车的过程当中我一直担心这个东西会突然发光,再吞噬我体内的力量,幸好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我把珠子交到了他的手心里。

        刚放上去的时候他的眼神就变了,就像是看到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语气都开始变的紧张了起来,对我说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说话的语气不仅是紧张,还带着一种责怪的语气,我有些紧张的说道:“这是在一个老宅子里拿出来的,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