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真相大白

第四百九十三章 真相大白

        他的表情很淡然,好像发生的是跟自己事不关己的事情一样,我看着他那表情就开始不耐烦了,陈泽走了过来想要拽开我,不希望我这么不冷静。

        但是我却一把甩开了陈泽的手,看着引路人说道:“你可真行啊,就为了自己的事情,你当时指使他结果什么都没有成功,但是你知道为此死了多少人吗,那些小姑娘都还没成年,你是怎么下手的?”

        现在我闭上眼睛还能想到当时的场景,尤其是那些尸体都躺在地上,我看着那些尸体时的场景,当时我一直认为自己如果速度再快一些就可以扭转这一切了,可是并没有。

        这早就对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想不到罪魁祸首就站在我的面前,而且一直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跟我说,我做的这一切都是错的。

        如果说我解开封印把这珠子给取出来就是错误的,那他就是正确的吗?

        曾经的那些画面全部都在我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我想起当时那些孩子的尸体,四肢冰冷,当时的我已经快要崩溃了,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的尸体,而且我还把这些过错全部都怪罪在自己的身上。

        想想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就在我即将要释怀的时候,终于打算好好生活的时候,当时事情的罪魁祸首却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一直跟我说着各种事情,甚至是说我做的不对。

        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有资格跟我说这些话的。

        他做过这么多过分的事情,在我的眼里他跟变态杀人狂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可我没想过他的外表是这样的,如果他从我的身边路过,我估计会认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而已,而且看起来很善良。

        一开始我也确实被他的外表给欺骗了,甚至是认为我自己是错误的,毕竟他是我的前辈,当时还是在同一个师门里,可是他却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来,试问谁会因为给一个人下马威,而去杀死五个年纪轻轻的初中生。

        她们的年龄都不大,都还是未成年,可以说是未来一片光明,最起码等待自己的不是死亡,自己不是一具浑身冰冷尸体,可是这个凶手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那些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来回哦回荡着。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我颤抖着揪着他的衣领说道:“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话?”

        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人在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总是会失去一些,你如果要讲良心,那你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你何必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的人难过,这样只会阻碍你之后的行动,之后的成长。”

        我实在是忍受不住了,直接伸出手给了他一拳,那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脸上,我觉得自己的手隐隐作痛,这次用了我全部的力气,他也重心不稳的倒在地上,看得出来我的力气确实很大。

        刚才他明明可以躲的,但是他没有躲,反而是老老实实的接下了我这一拳,我看着他说道:“为什么不躲?”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我说:“为了减少你心中的怒火,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说,你跟我才是天作之合,我们只要是合作了绝对能做成大事,你没必要跟在一个普通人身边做事,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刚开始还跟我苦口婆心的说那些话,现在反倒是打算跟我讲道理让我跟他合作,这学习禁术之后脸皮怎么都那么厚,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说道:“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合作的,你的为人我早就已经看清楚了,既然你就是当时的那个人,那我现在只会跟你是仇人的关系,根本就不是合作关系,你死了这条心吧。”

        到现在为止还妄想我们之间会有合作,这个人的想法还真是异想天开,我冷笑了一声看着他继续说道:“现在开始我们就不要废话了,大不了争个你死我活,你学习禁术之后对自己的能力应该很有自信吧,如果你真的有能耐,今天就把我杀死,要不然死的就是你。”

        陈泽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他咬紧了牙关看着我,虽然担心我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他对我是有信心的,这个时候是绝对的信任我,知道我可以成功的。

        不过在引路人的眼里我说这些话就是不知好歹,完全及时找死,至于到底是不是我根本无所谓了,今天大不了就是死路一条,就算是我被打的站不起来我也得站起来,我要为当时的那几个孩子报仇。

        她们死的太冤枉了,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要找到凶手是谁,可是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我也没有渠道去寻找,之后就只能放弃,现在凶手就站在我的面前,触手可及,我怎么可能放手?

        陈泽知道我内心的想法,他没有阻止我,反而是拍了我的肩膀,投给我一个信任的眼神,之后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说道:“放心吧,你一定可以的,就算是受伤了我也会把你给抬回去,我不会离开的。”

        有了陈泽的话我倒是安心了很多,应了一声之后看着引路人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是不是应该叫你王坤前辈,或者是老师更有礼貌一点?”

        说这个话都有些讽刺,我们之间已经是仇人了,还要装作很和善的样子,他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固执,你明知道跟我作对会是怎样的下场,但你还是决定那么做,你的能力悬殊跟我太大,明白了吗?”

        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所有的事情在没一个定数之前我都不会选择放弃,要不然我在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认输,我不会。

        我看了引路人一眼,接着深深的鞠了一躬看着他说道:“现在可以开始了,最好不要手下留情,因为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我今天的目的就是替他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