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隐瞒的事实

第四百一十四章 隐瞒的事实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开玩笑,我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是我说啊,你这就有点没有必要了吧,只是为了一只鬼的话把我们两个人都给喊过来了,你这地方又不是没有驱鬼师,据我所知这里有很多的人都是会驱鬼的,甚至是比我还要厉害,让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只为了一只鬼,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见我一直说个不停他也没有打断我的对话,而是很有耐心的听我把这些话给说完之后才向我解释着:“这里的驱鬼师都已经尝试过各种方法了,但是根本就没办法彻底的消除这个鬼,跟你们想象中的都不一样,这个鬼怪很难缠的。”

        我就不相信这么多的人竟然制服不了区区一个鬼魂,就说道:“那你现在赶紧带我过去看看吧,这样也不浪费时间,我跟陈泽都不想在这里多待,消灭了鬼魂之后我们就离开。”

        说着我就拿出手机打算订机票,男人看到这一幕会心一笑,伸出手拿过了我的手机说道:“这并不像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现在你们先稍安勿躁,刚好我还没有吃饭,不如我们一起吃顿饭吧,我也得尽地主之谊请你们那好好的吃一顿。”

        我看着陈泽的表情很冷淡,似乎不想在这里多待,身为好兄弟怎么着也得帮他拒绝了这个邀请,我就说道:“那个我们不饿,就在附近随便吃一点就行了,不用你这么麻烦了。”

        我还没说完这句话陈泽就说道:“在哪吃?”

        这完全不像是陈泽的作风,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再说话了,我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巴,男人很满意陈泽说的话就说道:“酒店我早就已经订好了,吃完饭之后你们就可以回到楼上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再见面,这个事情是急不来的。”

        看着他有条不紊的样子我也没有过多的去在意,跟在陈泽的后面走着,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就连男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因为陈泽在这里,我也不好去问。

        这酒店的人看到他来了之后立马在门口等候着,等到我们进来之后就整齐划一的冲我们鞠躬,这样的礼仪我可真是担待不起,甚至是不习惯,他却心安理得的走了进来,享受着尊贵的服务。

        大概是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很无奈,陈泽坐了下来,让我坐在了他的旁边,原本以为我们来这里肯定是吃高档牛排什么的,我已经抱着饿肚子的心态了,谁知道上了的全部都是中国菜。

        而且都是我们本地的菜,在这样的地方看着别提有多亲切了,我就忍不住夸赞着:“想不到你还挺有心的。”

        他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很久都没回国了,在这里工作又很繁忙,平时吃饭都是随便应付一下,你们过来自然是要特别对待了,刚好这里有个大厨会做这些菜,就特意把他给请过来了。”

        虽然不是很正宗,但是在这样的地方能吃到就已经很不错了,我就一直低头吃着菜,陈泽的胃口似乎不是很好,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说道:“王赞,你这次到底有什么打算?”

        原来这个人名字叫做王赞,还真是个特别的名字呢。

        王赞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喝了一口面前的红酒说道:“我跟你说过我的打算,等到你们成功驱鬼之后我就可以告诉你方法,你可以找回丢失的所有回忆,但是你确定要找回吗?”

        陈泽嗯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情原本就跟你脱不了干系,我失忆也是因为你,你这样倒打一耙的吃相真的很难看啊,本来你就应该让我找到丢失的回忆才是。”

        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些事情绝对很复杂,不是我一时间就能理解清楚的,他们对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我也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让他们感觉到奇怪。

        陈泽继续说道:“当时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就因为自己的想法把那些人都给害死,难道你就没有愧疚过吗,我都差点死在你的手里,如果不是那场意外我也不会生病,直到抑郁症差点自杀,真是拜你所赐啊。”

        他就当着我的面把这些话都给说了出来,我记得陈泽说过自己是个心理医生,可是他却无法治愈自己心中的伤痕,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陈泽,想要说话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赞的表情也很难堪,似乎在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他的双手紧握着自己的红酒杯,我已经感受到那红酒杯的液体都在颤抖着,可陈泽不以为然继续说道:“难道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生气的权利吗?”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在说这些添油加醋的话,我想要制止但是并没有这个资格。

        王赞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微微一笑说:“是啊,我确实没有资格,但是我一直在弥补自己的过失,只不过是你一直对过去耿耿于怀,你别忘记了,其他的人早就已经原谅我了,就只有你自己,一直就着过去不放,这样下去有意思吗?”

        陈泽突然站了起来说道:“其他人原谅你那是他们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原谅你的,别以为我们是合作关系就可以跟我套近乎了,我可不像其他的人这么大度,秋雨,我们走。”

        我赶紧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站了起来,跟在陈泽的后面,回头看了王赞一眼,投给他一眼抱歉的眼神,这合作还是要继续的,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还真的有些尴尬。

        陈泽一直头也不回的往酒店里走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到了房间里我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陈泽平复自己的情绪。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看到陈泽这样的情绪,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情绪失控的样子。

        他坐在那里一直深呼吸,好像很气愤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