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二章 破绽

第四百零二章 破绽

        可能是她真的有难处,逞强了一番之后才说出了实情:“我妈的这个病啊根本就走不开,所以我不能出去工作,我女儿呢今年才刚上小学,也根本就离不开我,中午的时候还要给她们做饭,所以啊就一直在家里做点手工赚钱,只能勉强生活。”

        看得出来她生活十分的节俭,到处都有些废旧的瓶子和纸箱子,看来都是攒起来要卖的吧,我看着都觉得于心不忍,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孩子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脚上的鞋子都已经不是这个季节的了。

        虽然浑身上下都穿着破旧的衣服,但依然看得出她那双眼睛很清澈,长的也很好看,不过脸蛋有些脏兮兮的,看起来有些狼狈,在看到我们之后她有些害羞,躲到了妈妈的身后盯着我看,小声的问着:“妈妈,他们是谁呀?”

        陈倩回答道:“这些啊都是妈妈的朋友,也是过来陪你玩的,不用害怕,过去跟叔叔阿姨说说话吧。”

        她嗯了一声很乖巧的走了过来,对我说了句叔叔好,轮到王嘉宁的时候我打趣道:“你得叫她姐姐,要不然她该生气了。”

        谁知道她真的听了我的话,很认真的对王嘉宁说道:“姐姐好。”

        王嘉宁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说:“好乖呀,姐姐待会带你出去吃东西好不好呀?”

        那孩子没有回答,小心翼翼的看了陈倩一眼似乎在询问自己母亲的回答。

        陈倩摇了摇头说:“不必了,你们来这里就是做客,我就应该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你们,你们反倒一直都在帮助我,这我怎么好意思呢。”

        说到底我们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过来照顾他们母女两,而是搞清楚那个魅鬼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倩的状态并不像是会召唤魅鬼的人,更何况她跟自己的丈夫感情很好,刚去世一年的时间而已,又何必选择魅鬼呢。

        我甚至觉得自己的方向错了,也许根本就不是陈倩,那个梦境只是个巧合而已,或者是混淆视听?

        这个想法在我的心理愈演愈烈,就连王嘉宁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们当天就开车出去来到一个小镇子上买了许多的东西,也不能只让她一个人花钱,我们两个平分买了一些必备的东西,除了吃穿之外还有一些必备的家具之类的。

        这个家实在是太过贫穷了,连最起码的家电都没有。

        在开车回来的路上王嘉宁对我说:“也许我们的目标一开始就错了,看着陈倩现在过这样的生活,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也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的想法,既然错了那我们就得重新寻找方向,最奇怪的是我根本就看不见那个魅鬼的行踪,要不然就不必跑到这里来了,没有行踪的话我就无法判断这魅鬼到底来自于哪里。”

        这种情况我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有些棘手,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寻找陈倩,试图在她的身上找到一些线索,一开始来到这里我跟王嘉宁都有十分的把握,认为陈倩绝对是召唤魅鬼的人。

        可是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并没有所谓的魅鬼,她的身上也没有任何沾染鬼魂的气息,通常来说召唤过鬼魂的人类身上有一股无法清除的味道,他们自身感觉不到,普通的人类也感觉不到,但是驱鬼师可以闻到这样的味道。

        我来到这里之后没有闻到任何怪异的味道,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我们的目标已经错误了,在这里不能过多的浪费时间,这样下去陈泽的身体会被魅鬼彻底搞垮,还会吸收体内所有的精气。

        下了车之后我把那些东西都抱了下来,小孩子看到玩具和漂亮衣服之后当然是开心的,终于露出了笑容,看到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我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小孩子的笑容果然是最治愈的。

        当我们拿来这些东西之后陈倩的表情并没有开心,而是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回来,难道是觉得我可怜吗?”

        当着孩子的面突然说出这些话来,让我都有些忍俊不禁,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该在孩子的面前说出这些有影响的话,更何况我们都是为了孩子和她自己着想,没跟我们道谢就算了,还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心里多少有些生气。

        刚打算说话就被王嘉宁给制止了,她的语气很平稳:“我过来真的只是想看看你,再说了我们是同学,就算是其他人过来也会帮忙的,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对待我们呢?”

        陈倩冷笑了一声说:“我知道你过来是什么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看我过的到底好不好吧,你好幸灾乐祸,这些年来你是发展最好的一个,大家都看在眼里,经常拿我跟你做对比,到底为什么对比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现在你比我高人一等,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所以故意来这里嘲笑我的吗?”

        这点我是可以作证,她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就赶忙说:“她过来确实很担心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又何必说这些话,而且是在一个孩子的面前。”

        那孩子就像是没听见一样,拿着手中的零食坐在小板凳上一心一意的吃了起来,似乎对于这样的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

        我看着只觉得有些悲哀,这孩子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事情了。

        她一开始的态度还不是这样的,怎么就突然变了呢?

        正当我好奇的时候她却突然跪了下来爬到了王嘉宁的面前,双眼都是泪水,委屈的说:“嘉宁啊刚才我说得话你千万不要介意,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也知道我这些年来过的不好,我丈夫呢又一直家暴我,所以我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

        这刚才语气还那么差,现在又变得那么好,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这状态就像是双重人格一样,可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