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说谎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说谎

        看着他的表情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好开口去说,看着他脸色惨白的样子我走了过去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很委婉的问着:“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还带着犯困的样子,表情呆滞的看着我说:“没有啊,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啊,难不成是找我有事?”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着挂在墙壁上面的时钟说道:“可是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你这个点过来是为了什么啊?”

        他突然清醒了过来,眼神有些警惕的看着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打趣道:“我跟你这关系你还用考虑这些吗,我就是过来找你玩的。”

        这个点说这个话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可陈泽这小子根本就不领情,他把被子掀开穿上了鞋子看着门说:“我记得自己是锁上门的,你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你翻墙了?”

        这点我可真的是有些冤枉,只好解释着:“你门一开始就没关所以我就进来的,我还想提醒你一下这大晚上的连门都不关,万一有小偷怎么办啊,你的安全防范意识还是太低了点。”

        陈泽看着我淡淡的说:“小偷什么的我倒是不在意,只是很好奇你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你好像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怪怪的,就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直对我隐瞒,根本就不打算说一样。”

        他的眼睛似乎一眼就能把人给看穿,我赶紧低下了头拿着手机说道:“哎呀现在时间不早了,其实我是给你打了个电话,但是你没接就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出事了,你也知道你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工作,我担心你太累了。”

        这句话总算是让陈泽放下了戒备的心,他嗯了一声坐了下来,我看着他额头上都出了汗,就继续委婉的问着:“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啊,比如梦到什么好看的女人啊,这个男人嘛梦到这样的就很正常,我前两天还梦到了,那身材不是一般的好。”

        我是故意露出花痴的表情来,这样他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他想了一下对我说:“好看的女人没有梦见,我倒是一直梦到自己小时候,应该是在初中的时候,放学的时候就一直一个人在路上走,好像有一个女生一直在路口等着我,可是这个梦每到这个时候就结束了,一直重复这个场景。”

        听完他说的话我嗯了一声说:“那对于这个场景你觉得很熟悉吗,梦见的应该是自己认识的人吧,要不然也不会重复梦见这么多次。”

        我看着陈泽苦恼的想了半天之后才叹了口气说:“我对于初中时的事情已经记不得了,毕竟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所以对于那个女生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知道那个学校是我曾经上学的地方,不过我只念了一年就转学到别的地方去了。”

        像陈泽这样的人那么难以接近,而且性格又很古怪,能记住人家就奇怪了,这到手的线索就断了,我只好嗯了一声说:“那你记得自己是初几的时候在那里上学吗?”

        这个他还是记得的,很快的就回答了我:“初二的时候,只不过在那里上了一年就离开了,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初三读完高中又去了别的城市,很久之后才回来,能梦到初中时的事情倒也让我感到很意外。”

        他当然感到意外了,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他自己决定的,肯定是被魅鬼缠上了,这个梦境就是在刻意的提醒他,想让他回想起多年前的事情,这样就可以成功魅惑到陈泽了,不过这个木头根本就想不起这么久之前的事情了。

        这点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无奈,最庆幸的应该是就这样逃过一劫,不过之后魅鬼肯定还会采取别的方式,不勾到他的魂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看着陈泽还有些犯困我就说道:“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也不打扰了。”

        原本以为陈泽会挽留几句,谁知道他只嗯了一声就继续盖上被子睡觉了,我假装走了,其实一直都在陈泽的家里四处看着,原本以为会在这里找到魅鬼的踪迹或者是闻到气息,可我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好像一开始听到的那个声音是幻觉一样,这个魅鬼是怎么做到不留下一点痕迹的呢?

        现在我要是直接跟陈泽说出来,估计他就惊魂未定,甚至是怀疑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我必须得拿到证据之后才跟他说这些话,况且他现在状态变得很奇怪,就像是完全不信任我一样。

        好像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

        我叹了口气回到了家里,对于魅鬼我并不常见,一般来说这样的魅鬼主要的攻击对象就是男人,她们可以吃男人的心脏从而保持自己的美貌和年轻,这正是他们勾引的资本,很多人都会上当。

        不过在现在玫瑰并不多了,而且她们的攻击对象并不是固定的,我实在想不到魅鬼会选择陈泽下手,这个人估计是最难对付的吧,况且他曾经有过阴阳眼吗,身体里也就存在了一点灵力,魅鬼应该不会这么想不开选择他动手。

        除非他们本来就认识!

        抱着这个猜想我拨通了王嘉宁的电话,陈泽几乎没什么朋友,而且他不跟别人交流,跟陈泽熟识的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拨打她的电话,我甚至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寻求王嘉宁的帮助。

        原本以为她不会接电话,谁知道接通电话的她依然是很清醒的声音,还伴随着敲键盘的工作声音,我觉得有些尴尬就寒暄着:“这个点你还在忙吗?”

        王嘉宁嗯了一声回答道:“手里的事情马上就做完了,你给我打电话还真是稀奇啊,让我猜猜,是不是有事情需要我帮忙了?”

        我这个人本来就是这样,一下子就让王嘉宁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