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开始帮助

第三百五十一章 开始帮助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陈泽一同出门了,不过我们还是有所准备的,特意背着重重的包,当导游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的时候,我就说道:“哎呀好不容易来这里一次,我还想去爬个山,这附近据说没有,打算开车去玩玩。”

        这话是故意被他给听见的,他就放松警惕,开始招待其他的游客去了。

        我和陈泽就装模作样的走到了最前面,最后再从里面一条路原路返回,当我来到这最深处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踪迹,地上还有翻滚过的痕迹,总之这些杂草看起来就十分凌乱,我的心都开始跟着紧张了起来。

        陈泽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后说:“这里应该没有人来过,前面的杂草都没有这样的痕迹,应该还在最前面,我们去找一下。”

        应了一声之后我和陈泽开始四处寻找着,最后在前面看到他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好像是在睡觉,这下我悬着的心才慢慢的缓下来,伸出手把他给喊醒之后他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每次的眼神好像都很慌张,生怕会被人打一样,在看到是我们之后才放下心来。

        我拿出包里的东西,这次带的东西还算是挺多的,因为怕遭遇意外不能准时过来,所以吃的东西带了不少,再者因为是在野外所以这里没有热水,就没办法吃热热的东西只好凑合一下。

        不过我早饭大部分都带过来了,递给他一个肉包子,他刚打算伸出脏兮兮的手夺过来我就拽住他的手腕看向了陈泽:“给他洗一下手吧,不然都是细菌。”

        陈泽从包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沾满了一条毛巾,他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还有手臂包括脸部,这下终于看出他的面目了,原本以为是一个中年男子,谁知道看起来很年轻,最多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要比我年轻的多。

        之前因为声音沙哑所以不知道他真正的年龄,现在看到之后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来。

        我叹了口气说:“想不到你这孩子年龄这么小就受了这样的苦。”

        像我这样的年龄稍微有点大,和陈泽一样很操心,看到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身上满是伤痕,过着类似与乞丐一样的生活,心理就很不是滋味,不过他却乐呵呵的吃着手里的肉包子。

        明明没人跟他抢,却非要一口填进去,眨巴着自己大大的眼睛四处张望着,生怕会有人过来一样。

        吃完了之后我又打开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他,顺便对他说;“现在没人会欺负你了,哥哥们会保护你的,吃东西也别那么着急,先喝点水吧,别噎着了。”

        他嗯了一声接过了矿泉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把水喝完了,这下嗓子的声音才变了一点点,比之前要稍微稚嫩的多,我和陈泽对视了易言之之后把包里的东西全部都拿了出来,认真的给他解释着。

        “这个东西啊是面包,你只要饿了的时候就打开吃,不过不要吃的太着急,旁边白色的呢就是牛奶,跟面包一起吃就不饿了,还有很多的压缩饼干,虽然有些干但是管饱,暂时你就吃这些凑合一下,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哥哥再带你吃热乎的东西。”

        他嗯了一声像是宝贝似的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塞到了自己的怀里,大概是因为饿的时间太长了。

        陈泽看着他说:“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找出真正的凶手来,你的这些伤口肯定都是那个人造成的,你只记得那是个女人,还记得具体的长相吗?”

        他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闭上了眼睛开始仔细的回想着当时的事情,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双手都在用力,痛苦的挣扎着,然后直接晕了过去。

        就连我都被吓到了,可陈泽还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

        他说;“这个很正常,他之后也会这样,现在我们必须得逼迫他想起这些事情来,虽然有些残酷,可是必须得这么做,我需要尽快的知道凶手是谁,虽然我们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多,但事情不处理总会有败露的这一天,万一那些人找到他,你觉得会是什么结局?”

        当凶手发现自己一直想要杀的人还活着,那只有一种做法,就是将他杀死。

        这样自己才不会有后顾之忧,所以我们必须得在短时间内找到凶手是谁,要不然就没办法保护这个孩子了。

        看着他晕过去的样子我都有些不忍心了,也跟着担心了起来:“唉,那我们就抓紧吧,就让他暂时痛苦吧,总比丢了性命要好的多。”

        陈泽嗯了一声:“他的头部创伤应该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让他可以失去自己的记忆,不过这个头部创伤应该和身上的伤痕是同一时期,令我费解的就是那个小黑点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某种诅咒?”

        所有的作案工具都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口,就连很细小的针我都试过了,而且是在自己的身上尝试的,也没有那样的伤痕,这就让我很纳闷,陈泽的话倒是提醒了我。

        我仔细的想了一番之后才失望的说:“所有的茅山法术中都没有这样的伤痕,所以这个应该可以排除了,应该是我们没有见过的利器,不过唯一可以断定的就是,这个伤痕一定是在这里形成的,说明就在这附近,要不咱们去调查一下?”

        现在调查有些危险,万一被其他的人发现,其中有凶手的话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最后我们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过多久男孩就醒了过来,他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皱着眉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们,下一秒就哭了出来,眼泪大颗大颗的低落下来,我看着都有些无奈,但毕竟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他突然停止了哭泣对我们说:“刚才我在梦里好像看到那个追杀我的人了,我好像记起来她的长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