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鬼眼

第三百一十九章 鬼眼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回报的,小师妹跟我玩完之后就兴冲冲的回家了,而我则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家里,刚到家的时候陈泽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不过应该刚到不久,看到我这个样子缓缓开口:“你干嘛去了?”

        我没有回答,而是推开门直接躺在了沙发上面,休息好了之后才慢慢的说:“还不都是为了你的阴阳眼啊,帮我把那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力气动了。”

        陈泽站了起来把那盒子里的东西交到了我的手里,我直接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着的看起来像是人的瞳孔,仔细看就能看出来有些许的不同,毕竟人和鬼是不一样的,光是看到还是觉得有些瘆人的。

        不过作为医生的陈泽自然是可以接受的,他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义正言辞的对我说;“这不是人的眼睛,应该是死后的,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任何生活反应了,但看起来像是刚挖出来的,很鲜活。”

        我嗯了一声说;“这个是从鬼的眼眶当中取下来的,接下来你就睁大眼睛,等着我帮你,不过应该不会有疼痛感,就和滴眼药水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啊,这阴阳眼要是没有了你之后都没有了,多少人巴不得获得这个能力呢。”

        陈泽的样子很坚决,他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是肯定不会后悔的,像我这样的人只觉得鬼怪很荒唐,虽然你是一位驱鬼大师吗,但我还是这么说了,大概这就是一种偏见吧,所以帮我把阴阳眼取走吧。”

        得到了他的回答之后我才定下心来,陈泽躺在沙发上面一直睁着眼睛,我直接拿出了那对鬼眼,用力积压出来一滴血液滴在了他的眼球上,说实话这个触感还有声音都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可是为了陈泽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球的颜色明显有了变化,从一开始的黑色变成了红色,连神情也变了,不过只是暂时的,他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揉了一下,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球的眼色就恢复到正常。

        不过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环顾四周,这下才对我说:“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些疼,不过感觉好多了,确实看不到那些东西了。”

        我还以为这个眼球对他没用处呢,听到他的话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说:“看不到了就行,其实你看到了也没什么坏处,像你这样的心理素质这么高的人怎么会怕这样的东西啊,你那双阴阳眼已经被我放到了盒子里面了。”

        这次盒子里装着的像是一个瞳孔一样,其实就是属于阴阳眼,甚至是有人会高价拍卖这样的东西,我看着盒子揶揄的说:“哎呀既然你不想要,那我不如把这个东西高价卖了得了,到时候钱分你三成就是了。”

        听了这话陈泽严肃的一把夺过了盒子说:“这是我的东西为什么要平白无故交给别人,虽然是我舍弃他的,但是你也不能这样。”

        我就知道说完这话陈泽绝对会把东西给抢走,我乐呵呵的说:“那既然这样,这个东西就由你自己保管了,我先说好了啊这个阴阳眼你想要再次拥有也可以,只要装回去就行了,不过很有可能再也取不出来了,而且对你自身伤害很大,你要慎重考虑。”

        虽然知道我说的这些都是徒劳,但我还是想说一下。

        陈泽一直低头看着那个盒子,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

        当天晚上我和陈泽出去吃了一顿饭,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还特地吃了几串烧烤,那个味道简直就是人间美味,我觉得自己下一秒就可以升天了,不过被陈泽给抓了个现行,他一脸愠怒的看着我说:“你身上的伤口是不想好了吗,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我赶紧摇了摇头跟在他的后面。

        到了晚上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我才跟他挥手告别,陈泽是开车过来的,盒子已经被他装在上衣的口袋里了,他坐上了车跟我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在睡觉的时候我突然坐起了一个梦,梦里好像梦见了陈泽,但是他的样子却很奇怪,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着我,丧心病狂的冲我笑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恶魔一般,我吓的惊醒,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确认这不是梦。

        可我早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平时做噩梦也从未有过这样的反应,这次大概是因为梦太过逼真,而且是我身边很熟悉的人,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陈泽那丧心病狂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变态一样。

        因为和陈泽反差太大我才会这个样子,起来之后喝了杯水我才重新躺会床上,可是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却彻夜无眠,一直看着窗外直到天亮。

        陈泽在第二天一大早就给我打了电话,叮嘱我这段时间里一定要记得换药,而且绷带不能碰到水,每次洗澡的时候要注意伤口,如果绷带湿了就得重新换一个。

        我认真的听着,想想还是觉得梦里的他太过荒唐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的伤口好转了,绷带也取了下来,刚清闲下来的那一天陈泽就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对我说:“既然伤口已经好了,那咱们是不是得工作了,不如就定在今天吧?”

        我看着他鄙夷的说:“我说你们这个公司太黑心了吧,我这病才刚刚好你就让我去工作,完全不给我任何休息的时间啊,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情?”

        陈泽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那你不还是默认了吗,接下来要去干嘛我还不知道,一个星期之前王嘉宁就已经催我了,但我想到了你的伤势就推辞了,现在不能再推了才这么说的,要不然就让你多休息几天了。”

        我哦了一声跟在陈泽的后面,这次又得去一次公司了。

        刚到公司的时候就看见王嘉宁脸色凝重的望着电脑屏幕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