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埋在地下的东西

第三百零一章 埋在地下的东西

        不过陈泽倒是对着很上心,一直在观察,我可没有这个时间,一把拉住陈泽的胳膊打算往里面走过去,可是前面正好有一块石头,我差点又摔了个狗吃屎,好在陈泽一眼就看出来了,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说:“走路慢点。”

        我嗯了一声推开了房间的门。

        房门很老旧,而且是过去的款式,是那种砖红色的门,看起来有些诡异。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声音很大,回荡在整个房间里面而且有回声,因为这个房间太过空荡了。

        这里面是没有灯的,现在不是晚上,但是因为采光不好,外面还有好几颗大树挡着,只能勉强的看着屋子里的东西,陈泽打开了手电筒照着里面,我们才勉强走了进来。

        进来之后我刚踏出一只脚就觉得地板粘糊糊的,走起路来总是觉得怪怪的,地板上似乎有东西一样,陈泽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地板,他又伸出手往地板擦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手指上红色的印记微微皱起了眉头。

        十分沉着冷静的吐出了几个字:“这地面上的是血迹。”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一口老血都快喷了出来,合着踩上去就粘稠的还特意伸出手去摸了一下,最后研究了半天才淡定的说出了这几个字来。

        要是平常人估计没这么淡定,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崩溃了吧。

        我有些忐忑的说:“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就算是血液那也太多了吧,人血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吧,你看直到前面基本上都有这种东西,而且一直都是粘稠的。”

        陈泽嗯了一声对我说:“所以我刚才只说是血迹,没说是人血,这里应该都是动物的血液,比如说昆虫或者是蝇虫的血液,毕竟最前面的血迹还没有处理干净,这样就会招来很多的昆虫类的动植物,在这里太久了就会产生这样的血迹。”

        这样一描述我只觉得更加恶心了,想想自己踩着的竟然都是那些苍蝇,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是陈泽却一如既往的淡定,大概是想要安慰我,所以对我说道:“这种都算好的了,我们出现场的时候还会出现巨人观,那才叫一个漂亮。”

        看着陈泽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来我也不好打击他,只好继续走到了前面。

        血迹就在最前面,我现在可以联想到当时的场景了,就如老人所说的,这个楼层不算高也不算矮,三楼的话摔死也是有可能的,如果刚好是摔中头部的话那应该是会直接致命。

        据他所说,当时听到了惨叫声之后基本上没有耽误就走了出来,出来之后就看到了她的尸体,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和陈泽走到了这滩血迹的面前,他蹲了下来仔细的研究了一番,突然皱起了眉头拿出了手电筒,他站了起来把手电筒放在对面的位置,又调整了好几遍的角度之后才又走了回来。

        他直接跪在了地上,我还以为要干嘛,但是他却突然低下头来仔细的观察着血迹说:“这里绝对有人来过,而且就在前不久,估计没差多少时间,这滩血迹上面出现了一个脚印,看形状的话应该是一个成年男子,年纪跟我们差不了多少。”

        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有血迹,之后按照陈泽刚才的姿势,果然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脚印,估计比我的脚还要大一些。

        陈泽说:“这个人身高应该在一米八以上,身材健壮,就脚印的新旧程度来看应该在一个星期左右,不过肯定没有什么收获,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来这里了。”

        分析了一番之后我开始做起了自己的工作,来这里的第一目的肯定是调查一下这里到底有没有鬼魂了。

        所以我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这里的地面有些潮湿,我也不能把那些东西全部都扔在地上,只好让陈泽帮我拿着其余的东西。

        我直接拿出了里面的罗盘,念了个咒语之后就开始跟着这罗盘的方向开始定位到底哪里有鬼魂。

        这鬼魂一般来说没有不准的时候,尤其是在怨气这么深的房间里面,要是说没有鬼魂我自己都不信,所以就开始看着周围。

        陈泽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帮我拿着东西。

        在下面转悠了一圈之后罗盘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和陈泽开始走着楼梯打算上二楼,因为这时间隔得太久了,所以上楼梯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一直在晃悠,总是发出嘎吱的声音。

        所以我和陈泽走起路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刚到楼上的时候我就看到罗盘一直在动着,而且方向都不一致,一会在左边一会在右边,一会又在中间了。

        陈泽看着我手中的罗盘缓缓开口;“这个罗盘的意思该不会是,这四面都有鬼魂吧?”

        其实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我看着眼前长长的走廊还有好几个房间突然叹了口气,不过这楼上还是有灯的,我抱着侥幸的态度走了过去按了一下开关,好在这灯能够打开。

        正当我乐呵呵的打算往前走的时候,灯闪烁了很久突然灭了,原本光明的地方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好在陈泽及时的把灯给打开了,一直在给我照着,我看着陈泽一直站在我的身后就对他说:“你就站在我的旁边吧,这鬼啊有时候就喜欢袭击落单的。”

        陈泽嗯了一声站在我的旁边,一直拿着手电筒帮我照着前面的路。

        看着手中的罗盘没了反应我只好继续往前走着,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罗盘的方向却突然很稳定,直接指向了面前的房间,我和陈泽对视了一眼之后看着房间打算进门。

        当我伸出手想要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被锁了上去。

        想不到这楼上的门都被锁了上去,我叹了口气看着陈泽。

        他往后退了好几步把手电筒给放在了地上,正当我好奇的时候他直接冲了过去一脚把门给踹开了,然后又拿起了地上的手电筒一脸淡定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