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矛盾

第二百九十九章 矛盾

        最后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继续说道:“当时所有人都回来了,但就是在那天晚上发生了意外,记得当时我和妻子都会房间里休息了,只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惨叫声,等到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楼下一具尸体,好像是死人了。”

        当老人回忆起这个场景的时候,他一直皱着眉头连脸色都开始变得惨白,看得出来当时的事情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即使是过了二十年之后还是一样,根本就无法释怀。

        他说:“听到惨叫声之后我和妻子就一同出去了,宅子很大,我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把灯给打开了,刚走下去就能够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我和妻子低头就看见大哥的妻子正躺在地上,她已经死了。”

        所以说当时的惨叫声就来自于他大哥的妻子,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如果是意外的话就有点勉强了,所以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但在当时他们根本都没有注意这些,当他看到尸体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报警,不过在夜晚的时候打电话来的时间都很晚,妻子也很担惊受怕,他们只好把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

        发生这样的事情第一个知晓的应该是他的丈夫,也就是他大哥,但是他大哥这个时候却一直在熟睡,在房间里面。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破绽,而且很诡异,明眼人应该都能看出来这肯定是一场意外,绝对是人为的,就算是再不小心也不至于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

        那个房间最高的楼层也就是三楼而已,就算是从三楼摔下去也不至于会死。

        我看着老人说:“当时你们真的认为这是一场意外吗,明明漏洞百出。”

        老人点了点头说:“是啊,当时还真的那么认为了,当我过去敲大哥房间的门时,他一直在睡觉,说话的时候都是迷迷糊糊的,当我说大姐发生意外的时候,他根本都不敢相信,疯了一样的跑下去,看到尸体之后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想想也是。

        如果一觉醒来,自己一起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妻子却发生了意外,而且是以这么惨的模样摔死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是血液,谁看到了应该都会觉得难以接受吧。

        陈泽问道:“那后来警察来了是怎么解释的?”

        老人回想起当时的事情说:“警察来了之后说是自杀,就连证据都找到了,还原了现场之后真的是自杀,是她自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直接摔死的,其他人都没有在场证明,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起来还真是荒唐,当时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是自杀,但是警察却一致认为是自杀,而且证据确凿,这真的有点蹊跷了。

        我叹了口气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老人也跟着叹了口气:“后来大哥就一蹶不振,自从大姐去世之后他基本上都没心思了,没过多久他也因病去世,后来家里的人就开始争夺财产,我是没有心思争夺这个房子,更何况这房子里还死了人,大哥和大姐都是在这里去世,我看着就会触景生情,所以很自觉的退出了这场争夺。”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那次回来好像就是为了争夺房产,只有大哥死,这房子才会有争夺的机会,而在我面前的老人根本就没兴趣参加,其余的人一直都在争夺着。

        我试探性的问着:“所以你觉得这一切都跟他们有关对吗,那次回来之后大姐就出了意外,大哥也跟着去世了,你觉得跟弟弟妹妹们有关系?”

        我这话说出来就像是废话一样,只要不傻估计都知道是这么回事了,

        但是他却摇了摇头说:“当时我也怀疑过,可是想想他们也不至于这样,为了争夺个房子竟然能把大哥和大姐都给害死,后来这房子就给了三弟,按照这个关系确实应该三弟拥有房子了,在拿到房子之后三弟就顺理成章的住了进去。”

        如果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应该还会有人去世,果然跟我预想的一样。

        老人对我说;“后来啊三弟也跟着去世了,这次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得了重病,找了很多的医生都治不好这个病,就连医生也说这个病很罕见,就像是中邪了一样。”

        “中邪,能跟我说一下他当时的症状吗?”因为我对于这方面比较熟悉,所以才会这么问。

        他回答道:“当时他的脸色苍白,死的时候一直睁着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四肢僵硬,胳膊上面有一个印记,长长的,就像是一条黑色的线一样,就连医生也无法解释着黑色的东西是什么。”

        我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情果然不简单啊,不过都是这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想不到在这么久之前还有人想要用鬼来办事,这个人啊后来绝对玩火自焚了,绝对不会活着的。”

        陈泽和老人都不明白我说的话。

        我就大致解释了一下:“简单来说,这个凶手不是鬼而是人,最可怕的不过就是人心罢了,一切都是缘由与这个房子,因为某些人觉得不公平才会想要争夺房子,可又没有正当的理由,又怕引人注目,只有把你大哥杀掉才能名正言顺的去争夺。”

        见她们没说话我就继续解释着:“当时大哥大姐都死了之后他们才可以顺势争夺房产,但是没有想到这房子给了三弟,是按照顺序的,显然三弟不是凶手,不过到底有没有参与就没人知道了,如果是凶手的话他也不会死在宅子里了。”

        陈泽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给了比了个手势示意我很聪明,竟然能够领悟的那么快。

        我继续说着:“您刚才也说了他是在宅子里因病去世,而且死时的模样很奇怪,就连医生也看不出来,但是你刚才跟我描述的所有症状都是被鬼折磨造成的,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