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同的伤口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同的伤口

        这些学生身上的伤口都各不相同,所以我和陈泽开始猜测了这伤口是怎么回事,但最后都没有猜测到,当我掀开衣服的时候发现她有一个很大的伤口,那刚好就是心脏处。

        也就是说这第四具尸体的伤口就是心脏了,没看错的话心脏已经丢失了。

        我和陈泽对视了一眼之后表情有些难堪,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以这么诡异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其余的人根本都没敢看,一直站在门外,而王嘉宁现在还没有缓和过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陈泽的反应,他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面,但是却如此的镇定,我有些好奇的问道:“你的职业是做什么,我只是比较好奇,看到这些尸体竟然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他嗯了一声说:“之前当过医生,所以对于这些尸体比较有抵抗力也已经习惯了,你没有问我就没有去说了,不过这些尸体的伤口都不专业,可以说是创伤很大,可以看得出制造伤口的人很心急,急于完成某件事情才会这么粗心。”

        在我看来这些伤口已经是天衣无缝了,已经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伤害,要不然我也没想到这些尸体的创伤处竟然各不相同。

        他摇了摇头说:“如果是专业人士的话流的血估计会很少,像是眼球的丢失和舌头的丢失可以做到几乎让人看不见,根本没有人注意这两个地方,这肚子里的肠子都流了出来,完全是最暴力的行为,就像是在惩罚一样。”

        听到惩罚两个字的时候我愣了一下说:“你觉得这会不会是某种惩罚,或者说是在恐吓?”

        陈泽陷入了深思,他考虑了片刻之后说:“惩罚有可能,恐吓的话倒是不至于一下子出现了五具尸体,这样的话就显得有些大费周章了,我觉得是有很重要的含义的,因为都失去了很重要的器官你发现了吗?”

        这个时候还有最后一具尸体没有看,他摆的方向是正对着我的,身上看起来没什么伤口,我看了一眼却觉得她四肢僵硬脸色苍白,陈泽看了几眼之后皱着眉头说:“这是被冻死的。”

        “冻死?”我疑惑的问着。

        他嗯了一声说;“脸色苍白四肢僵硬,尤其是从眼珠和嘴巴的色泽来看就知道是冻死的,现在是秋天,冻死的话不太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现在所有的尸体死因都已经明确了,我让他们都走了进来,戴眼镜的男人好像一直都在逃避,不愿意进来,我看着他说:“你身为学校的负责任就这点担当啊,还是害怕到时候出事我把所有担子都加在你的身上?”

        好像是被我说中了心事,他赶紧走了进来说:“没,没有。”

        见他进来之后我指着地上的尸体说:“你去找几个人把这些尸体全部都存放起来,最好是那种温度比较低的地方,我需要做一个事情处理一下。”

        这样的地方不是没有,在地下室里有一个房间里有类似与冰库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学校为什么要搞这样的东西,既然有了我也就没有多问,大家齐心协力把尸体全部都放在了地下室里。

        望着这里一片黑暗而且四周地面有些潮湿,这样的地方虽然有些不适合,可也没有其他合适的地方了,只能这么凑合着了。

        这里只有一盏灯,而且灯光微弱根本起不了多少的作用,王嘉宁打开了手电筒一直帮我照着,我从口袋里拿出了符纸写了咒语贴在了她们的身上,并实施了法术。

        戴眼镜的男人有些好奇我现在的行为就问道:“你这是在干嘛?”

        我如实回答:“因为这些女学生是刚死去没多久,死亡时间都不超过十二个小时,在一天之后魂魄很有可能会出现,我就暂时把她们给封印住免得去出去害人,要知道刚死去的人魂魄是没有任何意志的,根本就控制不住。”

        男人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说:“还是秋雨大师想的周到。”

        我并没有进行回答,实施好了咒语之后对他们说:“你们最好是在这里看着一步都不要走,我这手上还有一些符咒作用都差不多,要记住这身上的符咒千万不能消失,万一被风吹走了封印会立刻接触。”

        他们一听说要一直看着鬼魂都不乐意了,纷纷开始推卸责任,最后王嘉宁出声道:“算了,还是我来吧,不能只让你一个人有危险。”

        我看了他们几眼说:“你们这些大男人还真够可以的啊,让一个女人去做这些事情,不过王嘉宁你不适合待在这里,你的阴气很重,在这里的话只会添乱,说不定鬼魂还会将自己的魂魄附身在你的身上,还是算了。”

        听了我的意思之后戴眼镜的那人才有些勉强的应了这份差事,虽然有些不乐意但硬着头皮也得继续做下去,我把那些符咒交到了他的手里说:“这些符咒都已经有法术了,你如果不放心身上可以多贴几个,注意一定不能让符咒丢失。”

        他嗯了一声,我和陈泽还有王嘉宁就一同走了出去。

        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回头看了好几眼才走了出去,现在我们要去的是另一个地方,对于这种行为我并不是很清楚,当然是打算去讨教一下该如何是好。

        想到了这附近有一位老师傅,应该可以讨教一番,但到了地点之后才发现门没有开,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不早了,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拨通了小师妹的电话。

        见我主动打了电话小师妹很开心,完全不相信我会这么主动,电话里寒暄了一番之后我才勉强步入正题,我说道:“那个我现在已经开始跟他们进行合作了,不过现在遇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事情,想向你请教一下。”

        见我说话如此客气小师妹嗯了一声说:“师哥,咱们这关系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