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紧急合作

第二百六十五章 紧急合作

        这几天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事情,我也把合作的事情给抛诸脑后了,原本以为想要拿到神器就得牺牲自己所有的时间,现在觉得我就是多想了,根本就没什么事情。

        这天我向往常一样悠哉游哉的走在路上,从摊子上买了一个鸡蛋饼看着大爷下象棋,顺便指点了一番,刚想坐下来跟大爷来个巅峰对决,这电话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我接通了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声音我还是很熟悉的。

        就是王嘉宁的声音,她说道:“现在有个事情必须得处理,我等下就派人过去接你,东西不用准备,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只要人能过来就行了,你的定位我已经搜到了,现在只需要站在那里等着就行了。”

        我哦了一声就继续坐在那里跟着大爷们下象棋,不出半个消失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这附近,周围的大妈都在议论纷纷:“哎呀这是哪个帅小伙子开车来接自己的女朋友吧,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丫头这么幸运,我可得好好的看看。”

        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看起来就是很狡猾的老狐狸的感觉,不过当他径直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还有点慌张。

        他对我说道:“你就是凌秋雨吧,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

        大妈上下打量我一番之后冲我翻了个白眼又开始再背后议论纷纷。

        我和他一同坐上了车,不过这个男人基本上都不说话。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我想着找点话题:“哎呀今天天气其实挺不错的。”

        可是下一秒就打起了雷让我更加尴尬了,但是男人好像不为所动,他淡淡的说:“凌秋雨,我们之前见过面的,只是你应该不记得我了,我倒是对你一直都是印象深刻的,作为这么年轻的驱鬼师,我一直对你很敬佩。”

        要知道他的长相就是比较严肃,看起来难以接近的那种,而且穿着一身西装,一看就知道是高定的那种,手上戴着的手表估计比我的所有家当还要值钱,现在对我说出这些,我感觉到受宠若惊,连忙客气着:“不不不,我之前肯定也见过你的,像您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本来就是一句客套话,可是他却接茬道:“好,那你现在能说出我的名字吗?”

        我愣了一下又尴尬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这个嘛我就有点忘记了,不过你现在要是跟我说的话我保证以后都会记住的。”

        他嗯了一声说:“我叫陈泽,希望你能一直记住。”

        我点了点头,这下肯定得记住了,不过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干嘛,他对我的态度还不错,所以就打算问一下:“诶,咱们接下来是去哪个地方要做什么,你这突然开车把我带走,我心里也没底。”

        陈泽的眼睛始终注视着前方,他说道:“去一个村子,那里经常出现鬼魂,那些道士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有降服,估计只有你可以了,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的把你叫过来,我们都不想再看到有人牺牲了。”

        原来是跟鬼有关的,只要不是太过复杂的事情我都愿意参与,现在听到这个放心了许多。

        他看了我一眼说道:“距离村子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先休息休息,如果饿了的话有一些零食你可以吃,等到了地方我再把你叫起来,安心睡吧。”

        没想到他这么体贴,我倒是有点不习惯了,但确实有些困,所以就闭上眼睛休息了一段时间,没想到还真是陈泽把我给叫醒的,打开了车门后我走了出来,看到一大村子的人都盯着我看,就像是再看一个国宝熊猫一样。

        真的是把我给吓了一跳,要知道我刚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才刚睡醒,头发还有点乱糟糟的,手上还拿着一大罐薯片,村民们都排成一排看着我,让我十分的紧张,赶紧把手中的薯片递给了陈泽,然后冲大伙尴尬的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王嘉宁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对大伙说道:“大家不要担心,这就是我找来的大师,你们可以叫他秋雨大师,别看他年纪轻轻,其实很有实力的,这次绝对会帮你们把这些鬼怪全部都降服,这个村子里不会再有人牺牲了。”

        听了王嘉宁的话他们才安心下来,纷纷走到我面前握着我的手心酸的说:“大师,您可一定得帮帮我们啊,这个村子里经常闹鬼,我的儿子就是死在那鬼的手里,到现在尸骨都没有找到,那只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啊。”

        刚说完那妇女又开始哭了起来,我赶紧安慰着:“你放心,我绝对会把那鬼魂给降服的,不会再放他们出来害人,你们也别再难过了。”

        刚说完这句话那些老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给我行了个大礼,我肯定是担待不起的,赶紧把他们给扶了起来说:“好了你们别这样了,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陈泽也走了过来把其他人给扶了起来,这个村子距离镇子有一段的距离,在村民家里吃了晚饭之后陈泽就开着车带我来到了镇子上面。

        这个镇子其实并不小,该有的东西都有,而且还有一个旅社,晚上终于有地方住了,不过总共就只有俩个房间,毫无悬念的我和陈泽住在了一个房间。

        王嘉宁自己一个房间,不过开了房间之后王嘉宁就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面丝毫不生疏的说:“凌秋雨,这次的事情你可得小心一点,如果是一般的鬼魂那也没必要这么多的驱鬼师都在这里碰了壁,其中有一个驱鬼师的道行要比你深很多,就连他也无计可施。”

        我嗯了一声说:“刚走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很深的怨气,但是这个怨气很不一般,和通常的鬼魂都不一样,应该是一个修为极高的厉鬼,肯定是在这里存活了很长的时间,最起码是吃了很多的人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