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百口莫辩

第二百零五章 百口莫辩

        在病危的时候我才看到李妍的慌张,她一定是个孝顺的人,只不过暂时因为自己一直在纠结一个事情,所以才会这样鲁莽,他不知道父亲这几日的状态并不好,还去反驳,甚至是让他病发。

        这些事情都是她不知道的。

        李妍的母亲对她说道:“其实你不知道,当天吵完架之后你父亲的情绪就非常不好,当天晚上心脏就出了问题,他几乎一夜都没睡,第二天还得赶着去工作,身体根本就扛不住,还不让我跟你说,你以为他打你他自己就不难受吗,咱可就只有你一个女儿,从小就把你当宝贝对待,这是第一次打你。”

        李妍知道自己错了,一个劲的道歉:“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那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父亲现在怎么样了,能够痊愈吗?”

        她摇了摇头失望的说:“医生说了,他最多只可以支撑一个星期的时间,妍儿,这几天里好好的和你父亲说说话吧,从小到大最宝贝你的人就是他了,只不过是嘴硬心软罢了,还有,至于你的那个心上人,我们已经管不了了,如果你真的是这样选择,那我也不会责怪你,跟随着自己的心走吧,但千万别让自己后悔,毕竟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

        李妍嗯了一声走上前去,看着父亲现在苍老的模样鼻头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他父亲现在的样子倒是慈祥了许多,虽然是如此的脆弱,但还是伸出手来想要替她擦干眼泪,用沙哑的声音说着:“乖女儿,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啊,这一辈子啊最操心的人就是你了。”

        她点了点头说:“爸,对不起,我知道你从小到大对我都很好,一直以来你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啊最关心我了,我还记得小时候总是喜欢坐在你肩膀上,不过自从你开始忙自己的事业之后就没有多少的时间陪我和妈妈了,后来妈妈也开始忙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其实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很孤单,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多陪陪我。”

        父亲的眼泪一直都在流着,他声音颤抖的说:“如果可以我也想多陪陪你,但是我现在时间不多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母亲明白了吗,千万不要再惹她生气了好吗?”

        李妍拼命的点了点头说:“好,你会好的对吗,你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做善事,绝对可以活下来的,我相信老天爷不会让你离开的,一直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这时父亲却没有再说话,只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李妍只看见身旁的机器上面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声音,医生和护士都冲了进来直接把李妍给推开说:“病人现在心跳骤停,我们需要采取紧急措施。”

        我看到李妍无助的眼神,还有她眼泪掉下的瞬间,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的鼻子都跟着酸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情绪,大概是因为就像是亲眼看见一样所以才会触景生情。

        在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李妍匆忙的走了上去,护士和医生一直都低着头,最后说了句:“节哀顺变,我们已经尽力了。”

        李妍跌坐在地上用迷茫的眼神看着眼前已经被推开的手术室的门,里面手术台上躺着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这时被一块白布给披着。

        顿了顿李妍站了起来走上前去,她直接把那白布给扯开,用手指抚摸着他的脸庞,眼泪一颗颗的掉了下来,她说道:“爸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原来真正的难过根本就不是撕心裂肺,而是冷静,是默不作声,说完这话她就一直蹲在那里,双手抱住自己的头,身体微微颤抖着,是那种慢慢的崩溃,哭的很压抑,几乎没有声音,我看到这个画面心里多少都有一些触动。

        我很想走过去安慰她一下,但自己现在什么身份都没有,这样唐突的出现会让她猝不及防,没过多久她的母亲就过来了,看到眼前的场景大声的哭了起来,李妍则是蹲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眼泪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我看见她的双眼通红。

        在这个时候我却感受到四周都在摇晃,我赶紧蹲在地上,这时突然昏迷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别的地方,看得出来李妍已经从这段回忆当中过去了,只是这住的地方和之前有一些差别。

        就像是普通人家,那些下人也都不见了,李妍和母亲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她这时则是在做着手工,即便如此眼神还是如此的纯洁,我看着有些出了神。

        李妍走到房间里和母亲说道:“妈,你最近身体不太好就不要太过劳累了,家里的事情我可以来处理,不用担心钱的事情,今天我再去给你买点药。”

        说着就走了出去,她穿着一身比较朴素的裙子,不过看起来依然是很整洁的样子,走在一条小路上面,路上偶遇了一只小猫她蹲了下来摸了摸然后面带微笑的继续走着,她还是来到了原本熟悉的那个地方,不过她的步伐并不着急,反倒是一直在深呼吸,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

        她坐在那里等了很久,大概一个小时之后男人才姗姗来迟,他的穿着打扮倒是变了很多,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不过表情有些不耐烦,李妍并没有看到那不耐烦的眼神,则是一直在问着一些问题,好像都是关心的话语,伸出手来想要为他整理衣服。

        但是他却一把甩开了她的手说:“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行吗?”

        李妍愣在原地,她有些不明白的问:“自从我父亲去世后这是我第一次来见你,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冷笑了一声说:“你还真是蠢啊,我都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