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不一样的植物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不一样的植物人

        “大师,怎么了??”刘伯敏感的看到了我蹙起的眉头。

        我松开了眉头,摆了摆说道:“一会儿再说,我先看看病人!”

        而我之所以进到房间之后立即就蹙起了眉头。那是因为我进来之后立即就感受到了一股很不舒服的气息。

        而且,我能感觉得到,这股气息正是从床上那个昏迷的少妇身上散发出来。

        我靠近床边看了看那个少妇的脸。

        看完之后,我的心里更加的不舒服起来,因为这个女子的命宫处居然缠绕着很浓郁的死气。

        然而这些死气却只是凝聚于她的命宫之内,似乎被什么东西压制着而不能向外扩散。

        这样浓郁的死气,如果不是我看见她缓缓的在呼吸,我真会以为这是一个死人。

        因为活人的面庞上是不可能凝聚如此浓郁的死气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向床的四周望了过去。只见床边放着很多的东西,什么佛珠、玉牌、符纸、桃木剑、菩萨像等等。

        但是,这些东西我都看过了,根本没有什么灵气。都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

        但是从她的面庞上的气息来看,就是有什么灵物帮她压制着命宫内的死气啊!如果没有这些压制的话,这个少妇早该死掉了。

        “病人的身上是不是佩戴了什么灵物啊?”我对刘伯问道。

        听见我的问话,刘伯还没有回答我,夏程程便先回答我了:“有啊!我可请了很多的法器给我娘。”

        她说完之后,走到床前,直接掀开了被子,指着少妇身上说道:“喏,你看!”

        少妇的被子被掀开,我立即就看到了,在她的手腕上,脚腕上以及脖子上全是乱七八糟的法器。

        我扫了一眼,她身上的东西和外面摆着的东西,都是一些假货,根本没有什么灵力。

        “不,不是这些,这些东西什么用都没有!反而让病人戴着不舒服。”我上上下下的扫了两遍之后说道。

        “啊??不会吧!这些东西可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夏程程不满意的说道。

        “她身上还有其他的灵物吗?”我问道。

        “呃……我想想!除了这块玉就没有了!”夏程程说着便从她母亲的脖子上拉住一条链子,从少妇的衣服里面拉出来了一块方形的玉牌。

        当我看到这块玉牌的时候,我立即眼睛一亮。

        这块玉牌看上去极其的普通,但是却是灵气十足。在我的灵眼之下,我还能看见它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就是这东西!!”我惊喜的说道。

        “啊?这……这个是我母亲的传家玉牌,听说我姥姥那边一辈辈传下来的!”夏程程说道。

        “嗯,就是这个东西保住了令堂的命!!这可是好东西,你们千万别给她摘下来,其他的都可以摘掉了!”我说道。

        “真的吗?”夏程程一脸质疑的向我问道。

        “信不信由你,若非这块玉牌,令堂早就没命了!!”我说道。

        “是吗?那……那我得给她放好!”夏程程赶紧将那玉牌塞回了她母亲领口的衣服之内。

        刘伯见我来之后,一直都提灵符的事儿,他便对我提醒道:“那个大师!要不我们先使用您的灵符??”

        “你着急什么?我不搞清楚情况就乱用吗?”我沉着脸对他低喝道。

        其实,我的心里现在已经没有底了。如果是普通的植物人,我的这张灵符或许真的有很大的功效。而这个病人,那就难说了。因为她命宫内凝聚的死气实在是太过浓郁了。

        刘伯听见我的低喝之后,张了张嘴,然后迟疑了一下说道:“呃……那好吧!麻烦您给看看!!”

        我望了他一眼,然后再次向床上的病人望去。

        而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进了房间。

        夏程程见到这个男子之后,立即喊了一声:“爸,你怎么来了!?”

        刘伯见到这个男子也微微的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叫了一声:“老爷!”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男子望了我一样,然后沉着脸对夏程程低喝道。

        “爸,我告诉你,我请了一位大师回来,他说他的灵符可以将娘唤醒!!”夏程程兴奋的对男子说道。

        男子闻言,指了一下我对夏程程问道:“大师??他?”

        “对啊!!”夏程程回答道。

        男子听到夏程程的话,他的面色更加深沉了,他轻蔑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扭头对刘伯说道:“刘伯,小姐年轻不懂事,喜欢胡闹,难道你也不懂事吗?”

        刘伯闻言,立即低下了头,恭敬谦逊的说道:“对不起!老爷!我也是看在小姐的孝心,才……”

        “行了!什么灵符不灵符的!整得这个家里乱七八糟的!给点钱,打发了!”男子再次瞥了我一眼之后对刘伯说道。

        “是!老爷!”刘伯赶紧回答道。

        我去!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当着我这样说,搞得我就像是骗钱的神棍一般。

        “这个先生!钱就不用了!我可不是乞丐,不需要打发。你既然不想救人,我走就是!”我望了男子一眼说道。

        说完之后,我立即转身就走。

        “大师,你别走啊!”见我要走,夏程程跑了过来一把就拽住了我。

        她拽住我之后,扭头对她父亲说道:“爸,这位大师他能够看出我娘身上有灵物,而且他已经确定了是母亲身上一直戴着的那块玉牌。他还说,要不是那块玉牌,我娘早就不行了!他能看出这些,这位大师一定不简单的!!”

        “是吗?”男子淡淡的望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

        “是啊!再说了,这人我都请来了!好歹也让他试试啊!要是真的行了呢?难道你不想我娘醒过来吗?”夏程程说道。

        “老爷,我觉得小姐说得对,这人都来了,让他试试也无妨啊!万一……”刘伯也出言说道。

        男子闻言,叹了一口气对夏程程说道:“哎……你这孩子,什么大师不大师的!难道你请回来的所谓大师还少吗?有一个有用的吗?花钱是小事,只是……”

        听见他的话,我更加的不爽了,一时间我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便对他低喝道:“行了!你别废话了,我现在就帮她治疗!就当我积一点阴德。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要你们家一分钱!”

        听见我的话,那个男子不由楞了一下,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像我这样的人都是为了蒙钱而来的。

        “哼!”我见他不说话,我冷哼了一声,然后摸出了我好不容易才炼制出来的灵符,走到了床前。

        “疾!!”我拿着灵符对着床上躺着的少妇面庞低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