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妖血花

第一百零三章妖血花

        “妖血花?”我惊讶的问道。

        面对我的惊讶,黑皮衣女人望了我一眼,什么都不说了。倒是他身边的一个男子望着我回答道:“我们只是怀疑,那东西我们也没有见过,只是在资料上见过!”

        这个男人和那个黑皮衣女人的年龄差不多,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

        它之所以被称为妖血花,那就是因为它的成长需要很多的血液。尤其是人类的血液,对于它而言,那简直是上上之选。因为人类是万物之灵,血液内蕴含的命气相当的浓郁。

        虽然我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但是要不是小白花的女儿提起,我还真没有往这个方向想。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过罕见了。

        联系起那些树根上的血,我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墓室之内一定有着一株妖血花。

        之前我们看到的那棵香樟树,它的树干之所以看上像是已经死掉了的,而它的树冠上却是生长着绿叶。

        那就是因为,那香樟树的确是已经死掉了的,而那些绿叶完全是靠吸收根部传来的命气而生长出来的。

        而它的根须和妖血花的根是缠绕连接在了一起,所以,它的根须中才会有血液流出来。

        但是,我突然之间又想起来了妖血花的另一个厉害之处。

        那就是它所在的地方,除非是被它奴役的傀儡,否则,不会有任何生物存在。

        因为它不光喜欢吸食人血,而且其他拥有生物的体内的命气同样是它吸食的对象。哪怕是一根小小的野草,它也是不会放过的。

        想到这儿,我赶紧说道:“不对啊!如果真的是一株妖血花的话,那这方圆百里之内早就是一片荒芜了啊!”

        “所以,我们怀疑是一株尚未成型的妖血花!”黑皮衣女人淡淡的说道。

        未成型的妖血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它尚未成型,所以还不具备吸食所有生物命气的能力。

        在这个阶段的妖血花最喜欢的自然就是人血,因为人血中的强大命气可以让他快速的成长。

        听完我们的对话,那个张东方对我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个东西,那……”

        他说话的时候,用询问的眼神望向云朝辉。

        云朝辉见到他的眼神之后,点了点头对我说道:“嗯,你们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你们能处理你就处理,处理不了的话,我再找人过来!”

        听见他的话,我也是微微一愣,然后望了望一边的两个人,经过介绍,我才知道这个女人名叫白宁,而那个男人叫做阿江

        “走吧!”白宁瞥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倒是叫阿江的男子,他看起来很和善,不像白宁那样冷冰冰的。

        “她就这样!你别介意!走吧!”阿江伸手拍了拍我,笑着对我说道。

        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报以微笑之后说道:“请稍等,我拿一下我的包!!”

        “好!我等你!”阿江对我回答道。

        我返身回到帐篷中,拿起了我的包之后,给帐篷中的云朝辉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赶紧走了出去,借着四周明晃晃的灯光,我们走到了那座墓室边。

        “秋雨,你过来看看!这些东西真的很坚韧,应该就是妖血花的根须!”阿江对我喊了一声。

        我应了一声,走了过去,然后向那些缠绕着青石砖的根须望去。

        果然,这些根须非常的怪异,摸上去之后很光滑,根本不像是植物的根须,感觉更像玉石。

        但是当我试着用小刀去刮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东西非常的坚韧,我的小刀根本无法伤它分毫。

        用小刀敲上去之后,它们竟然发出了“锵锵锵”的金属之声。

        “怎么样?”阿江对我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这样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我老实的回答道。

        “切!添乱!”一旁的白宁冷哼了一声,然后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支试管。

        那试管是用软塞塞住的,里面装着一种金色的液体。

        她拿着试管摇了摇之后,试管中金色的液体立即就开始变色,没一会儿就变成了乳白色。

        我不知道她拿出来的这种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所以,我也没有吭声,只是站在一边看着。

        只见她不断的晃动着试管,没一会儿,那试管内的液体再次发生了变化了,变成了血红色。

        “师妹!你小心点!”一旁的阿江对白宁说道。

        白宁闻言,只是淡淡的望了阿江一眼,然后他拔掉了试管的塞子,慢慢的开始倾斜那试管。

        “噗!”那试管中的液体倒了出来,落在了那些根须之上。

        一根青烟立即就从那液体滴下的地方冒了出来。

        “搞化学实验啊?”我的心中暗自嘀咕道。

        然而,就在我疑惑她的行为之时,我看见那些根须居然蠕动了起来。

        没错,那些根须就跟活过来一样,像一条条小蛇蠕动了起来。

        “噌!”只见白宁手中一道银光一闪,她的手中多了一把短剑。短剑一现,她抬手一划,那原本坚韧无比的根须就瞬间断裂开了来。

        “噗……”一股带着腥味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所有的根须都开始动了起来,那截被砍断的根须如同一股正在喷水的软水管一般,毫无规律的摆动了起来。

        我下意识的退了几步,白宁和阿江的速度也很快,他们也用极快的速度退下来了好远。

        “做事吧!”白宁直接拿出试管扔向了我,我赶紧伸手将她扔过来的试管给接住了,而一旁的阿江,只见他和白宁一样,手一晃,手中便多了两支试管。

        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晃动着手中的试管,开始清理那些根须。

        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晃动着手中的试管。待试管内的液体变成血红色之后,我将它们倒向了那些根须。

        “噗……”

        “噗……”

        “噗……”

        我们三个人同时动手,那些根须直接就开始扭动了起来。

        “唰啦啦!!”那些根须跟灵蛇一样,游动了起来,它们似乎很怕我们倒下去这种液体。

        “秋雨,用刀砍!”阿江对我喊了一声,他自己此时拿着一把大刀,对着那些根须砍了起来。

        我也赶紧从包里拿出一把小刀对着那些根须割了起来。

        虽然我手中的小刀不够锋利,但是此时割起来也比之前要强了,起码在我用力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割断那些根须了。

        随着我们弄断的根须越来越多,加上那些根须自己的收缩,经过我们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原本将整座墓室包裹得密密麻麻的根须已经被我们弄开了两三米宽的一个空当。

        没办法,我们在砍断那些根须的同时,还得避开那些喷出来的血,所以速度不是很快。

        “行了!”白宁扬了一下手,对我和阿江说道。

        然后只见她拿出一颗土黄色的小丸子,这颗小丸子只有豌豆粒那么大。

        见她拿出这个东西之后,阿江对她说道:“你小心点!”

        这次白宁回答了阿江:“我知道!”

        除了她捏着的小丸子之外,她还拿出了小块灰白色的软泥。

        她将那颗小丸子塞进了软泥之内,然后在那些青石上轻轻一按,就将其沾在了青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