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怒发冲冠

第七十二章怒发冲冠

        周围几个老道长听到我自语的话,更是哈哈大笑,这时天涯小道士也走了过来,笑道:“要不是你的身份,就这点事根本惊动不了掌门师伯,好了,咱们青阳师叔叫我们在门口等他,咱们立即出发。”

        我有些无语,本来以为红衣鬼煞却是是个不一般的鬼物,会让这些前辈高人重视一下,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就像刚进来时候天涯小道士跟我说的,那玩意就像蚂蚁一样,在这些天师手里轻轻一碾,就变成了灰尘,烟消云散。

        要说龙虎山的决断层也是雷厉风行,做事没有拖泥带水的,本以为他们会摆摆架子来的,这些都让我对龙虎山这些天师高人们另有一番见识,但听天涯小道士和我说,能有这样的情况,其实全是因为我的身份不同寻常人,有我爷爷这层在,我也算是入的了天师眼的后辈,他们当然会多多照拂。

        紫阳真人行踪成谜,多年不见踪影,其实这一趟有天师下山掌门的意思也有寻觅紫阳真人的意思在。

        青阳真人是个很有意思的中年道人,为人和煦,让人相处十分的舒服,不过虽然年纪在诸多天师之中算是小的,但算起辈分来,他比我爷爷还要高上两个辈分,他是上一辈掌门天师的最小关门弟子,听说出身豪门却自幼上山出家当了道士,这种反差让我十分意料不到。

        天涯小道士也打算跟我们一起前往,所以到了车站我们直接买了三张票,一起踏上了归途。

        一转眼,我离开村子也有差不多一个月了,不足九九八十一天,那个红衣鬼煞应该还牢牢的困在棺材里,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一路在火车上,我和青阳真人,天涯小道士不断的聊着天,青阳道长十分健谈,而且从中他也指点了我不少迷津,其实就有关于我们那副邪灵画。

        第二天上午,我们到了县城车站,为了找个地方休息,我还特意去了一趟女老板的旅店,自从那件事被处理之后旅店的生意又恢复了以往的火热,看到我回来,女老板圆圆姐和她的老父亲不住的和我道谢,不仅免费让我们在房间休息,还想晚上请我们几个好好吃一顿,但毕竟有事在身,我婉言拒绝,表示下次再聚,简短的休息恢复后,女老板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村子,她店里生意很忙,我也不好意思让她耽误,就让她赶紧回去了。

        “啊,终于回来了。”看着眼前熟悉的村子,眼前熟悉的一切,我不禁有些感慨,虽然离开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但这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却是我在这个小村子里根本未曾遇到的,如今再回来,我当然会有些感慨了。

        “秋雨,现在时间尚早,我们等到晚上再去处理那只红衣鬼煞,现在先带我们去祭奠一下你爷爷吧。”青阳道长说道。

        我点了点头,自己也正有此意:“那好,咱们先回我家,等我拿了些东西,咱们直接去祭奠我爷爷。”

        想起爷爷,我不禁眼眶有些酸涩,叹了口气。

        天涯小道士拍了拍我的后背让我不要太难过,故人已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

        我表示明白,当下带着他们走进村子,往我家而去。

        村子的街景还和当初一样,在发生那件事之后村子里却明显冷清了许多,恐怕很多人都知道了那只鬼煞的厉害,出门避祸了吧,如今只剩下一些老人。

        “二大伯,三叔公……”但凡看到熟悉的面孔,我都会打声招呼,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却匆匆忙忙的勉强回了下,随后便躲避瘟神似的逃了。

        我心中十分的奇怪,不只是我就连天涯小道士和青阳道长也发现了这件事。

        我们几个有些不明白,这时也到了我们家,然而到了家门口我顿时一惊,原本锁着的大门,门锁此时却被撬开了,大门是打开的。

        我顿时一惊,难道家里来贼了吗?

        我赶紧走了进去,此时只见屋子里乱成一团,到处都是狼藉,明显被人里里外外的翻了一遍,很多东西都被丢在地上,到处都是残骸,碎片。

        我当下大怒,就连天涯小道士都忍不住破口大骂。

        “真是糟心,这些生儿子没屁眼的狗贼子,竟然偷到我们家了!”我忍不住爆出粗口骂道。

        这里的东西已经乱成一团,没办法,我只能开始收拾,顺便清点家里的损失,好在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现金放在家里,也就没什么大的损失。

        我们三个忙活了好一会儿才收拾好,我清点发现,家里确实什么东西都没少。

        “这些狗贼,我一定得抓住他们,哼,我还有警察朋友,这就报警!绝对不让这些家伙好受!”

        我正气的怒发冲冠,这时青阳道长却忽然拉住了我。

        “秋雨,咱们先别管这里,这不是遭了贼,而是有人想从这里翻找什么东西,走,我们赶紧先去你爷爷的坟冢,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闻言一愣,不敢怠慢,连忙跟着青阳道长和天涯小道士一起赶往爷爷的坟冢,然而,就在我们到了我爷爷的坟墓时,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暴怒。

        只见爷爷的坟墓整个被挖开,墓碑被打碎,丢在一旁,我上前一看,就连棺材也被撬开,棺材盖子翻开丢在一旁,而棺材里空空如也,我爷爷的尸首不翼而飞!

        “我草他娘的,怎么回事!谁干的这种事!”我当场暴怒,破口大骂道。

        “秋雨,你先冷静,想想你爷爷生前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这种挖坟掘墓是事情该是深仇大恨,不共戴天,这种人一定是跟你爷爷生前有过极大的过节,就连你家里被弄成那样,明显也是一个人做的。”天涯小道士赶忙问我。

        此时我已经气的完全要失去理智了,听了天涯小道士的话,我强压着怒火回忆着,却根本想不起是谁能跟我爷爷有如此深仇大恨,老人一生做事光明磊落,为人亲善的很,十里八乡受人爱戴,我是真的想不到会是谁能做这样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我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人:“王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