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大宋捕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七章、试剑

第三百六十七章、试剑

        击碎两个恶鬼的身形之后。

        聂烽身体仿若迅雷奔疾,体外也泛起炽烈的雷光闪电,将劈向自己的刀光全部崩碎,眨眼间便来到了另外两个恶鬼身前,神芒璀璨的双掌如刀锋锐利,轻而易举就撕破眼前的刀幕,将那两个恶鬼的脑袋斩掉。

        至此,罗勋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口中鲜血接连不停的喷出,身体周围的鬼雾也渐渐溃散,整个人的元气就如同风中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他想要抽身逃走,可是聂烽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如果让罗勋逃走的话,他为了恢复自己的元气,一定会大肆屠杀先天武者,利用他们体内的精元来恢复自己的伤势,以罗勋此刻的修为,就算他身负重伤,寻常天人境的武者也没有办法抵挡住他。

        所以为了避免日后多生是非,聂烽决定今晚彻底将他留在这里。

        聂烽好似光影虹芒穿梭在鬼屋之中,脚步所落之处犹如虚空炸裂,生生以绝空步将最后一个恶鬼的身体踏碎,在他强横的力量之下,那个恶鬼的身形从头顶开始粉碎,直至最后化为飞灰。

        罗勋的五鬼戮魂刀,已经被聂烽尽数破去,再无回天之力。

        “后生可畏,此子的修为已经远超过我们这些老家伙了。”

        站在高处的各道总捕头,看到聂烽的武功修为之后,纷纷自叹不如。

        这些人都是闻名天下的高手,修为大部分都是半步入神境界,只有极少部分的高手,已经突破了入神境的关隘,不过就算是他们看到聂烽和罗勋之后,心中也自认不如他们两人。

        若是让他们知道聂烽数日前曾经一次性击杀了五个入神高手,心中的惊讶恐怖会更深。

        罗勋的脸色苍白如纸,气息也显得若有若无,相貌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苍老了下去,看上去就像是个垂死之年的老者,哪里像是个入神境的高手。

        “没想到我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到头来却依然死在了你手中……”

        罗勋用手中的残月刀拄着地面,支撑着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可这把刀在战斗的过程中已经到了临界点,如今再也承受不住罗勋身体的重量,直接变成了满地碎片。

        “刀在人在,刀毁人亡……”

        罗勋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一丝惨笑,道:“这是我当年出师的时候,恩师赠给我的批言,他说这把刀就代表着我的生命,如果有一天这把刀毁了,那么也就是我命丧黄泉之时。”

        “可惜,可惜,可惜……”

        罗勋连道了三声可惜,声音也越来越低,体内最后一点的微弱生机,也终于彻底断绝。

        看着罗勋的尸体,聂烽轻叹了一口气。

        说句实在的,他与罗勋之间没有什么恩怨是非,说到底也就是一场意气之争,可罗勋却走不出自己的心魔,反而是在心魔的控制下越陷越深,最终落得个如此下场。

        “来人,把尸体带下去好生安葬。”

        顾飞仙从高处落下,唤来了外边的捕快。

        两个捕快跑进来,抬起罗勋的尸体就要向外走去。

        “等等……”

        可就在他们出门时,聂烽却突然叫住了他们,然后自己走过去将地上的残月刀碎片拾起,裹在了罗勋的衣袍,“这把刀跟了他一辈子,如今也随他一起葬了吧。”

        “是。”

        事情了结。

        其他人也都纷纷散去。

        “没事吧?”

        看聂烽神情有异,萧无名还以为聂烽受了伤。

        “放心,我没事。”

        聂烽微微摇头,回过神来。

        他只是感到罗勋有些可惜罢了,若是他没有进入古城,凭借他自身的能力,日后未必不能踏进入神境。

        …………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

        六扇门是越发的热闹起来

        除了先到达的各道总捕头之外,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掌权人,也都陆续来到了京城六扇门总部。

        上元节之后。

        顾飞仙就发出了英雄帖。

        遍邀天下群雄来到六扇门,来参加六扇门举行的试剑大会。

        试剑大会。

        六扇门自创建之初便留下的规矩。

        每当有人接任天捕的时候,六扇门就会邀请天下群雄来此共同见证。

        所谓的试剑。

        就是由各派高手试探接任天捕之人,看看其是否有能力接替此重位,若是继任者败在了对方手下,可允许对方进入六扇门的功勋阁任意挑选一样物品,而继任者也没有了继承天捕的资格。

        毕竟六扇门的天捕,从某种意义上维持着整个朝廷和武林间的平衡,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些桀骜不驯的武林人士也不会承认天捕的身份,到时行事也多有不便。

        而且天捕的人选也没有规定的数量。

        六扇门最辉煌的时候是太祖时期,门中共有十八位天级捕头,当时的整个武林无人敢违抗六扇门的谕令。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来此地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多,来者要么是各派的掌门宗主,要么就是执法长老或者是传功长老之辈的大人物,其中不乏有聂烽的故交和老朋友。

        就比如说十二连环坞的豹头老九,时隔数月不见,这位也早已经突破到了入神境界,来到六扇门之后就天天拉着聂烽比武,铁拳之下刚猛无铸,就算聂烽也得小心应对,十二连环坞能雄霸水陆两道,从江南到塞北都有十二连环坞的分舵,除了要有大量的高手和人力之外,掌舵人的功夫也不能差了,否则也压不住那些高手。

        还有点苍的乾坤八剑白若尘,道剑柳嶽。

        峨眉派的铁剑仙姑司马三娘。

        丐帮的帮主洪烈、就连天山灵鹫宫的宫主白愁飞,都亲自来到了六扇门。

        又过了数日,远在边关的铸剑城城主念无极,还有佛心剑宗的宗主笑红尘,也联袂赶到了京城。

        自从炼九霄突破了天命境之后,就把城主之位让给了念无极,自己则不理城中事务,一心研究炼器和武道。

        当晚。

        那些与聂烽相熟的人都聚在了一起。

        这江湖说大虽大,但是说小也小。

        众人彼此间都很熟悉,就算没有见过面的人,也都听过对方的名字,神交已久。

        “聂兄,这次你也是继任天捕的人选吧?”

        霹雳堂的大公子雷尧突然问道。

        “我看不止聂兄,就连顾兄和萧姑娘,恐怕也是继任者的人选。”

        点苍派的方弄玉看向顾停和萧无名。

        他们两人的修为此时也已经晋升到了入神境。

        “还有武家贤昆仲怕是也有份儿。”

        唐如意轻摇手中的折扇道。

        “阿弥陀佛,看来贫僧来晚了一步。”

        就在众人相谈正欢的时候。

        一个白衣僧人突然从天而降,周身上下青莲朵朵。

        “和尚你来晚了!”

        “不过这里没有酒,只有茶,就只能罚你一杯茶了!”

        唐如意随手将桌上的茶甩了过去。

        无尘笑呵呵的接过茶杯,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大师跟人动手了?”

        当无尘走近之时,聂烽突然看到无尘的白袍沾染了点点猩红,好似梅花般鲜艳刺眼,显然是刚滴上去不久。

        “几个小蟊贼而已。”

        无尘轻描淡写的说道。

        他嘴上虽然说的轻松,可众人心里却都是微微一沉。

        无尘的修为他们很清楚。

        若真是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几个小蟊贼而已,只怕尚近不了身就会被无尘轻易击败,哪里会让对手的鲜血污了自己的衣服,而且无尘身上的气息也有些不稳,显然是经过一场大战,对手的武功未必逊色他多少。

        “和尚,我们可是朋友,这些话你还是留给别人听吧,你认为我们会信吗?”

        修罗怀中抱着一柄长刀,靠着柱子说道。

        无尘无奈的笑了笑。

        “小僧来的时候,和无非师兄遇见了几个拦路的人,他们手底下的功夫不弱,我和师兄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将他们打退,现在师兄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了顾总捕头。”

        无非和尚。

        少林寺达摩堂的首座,在通天榜上排名第十五。

        以他和无尘两个人的力量,都耗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将对手打退,可想而知对手的修为如何。

        “大师能看出是哪个门派的吗?”

        顾停神色微冷的问道。

        “对方的武功驳杂,各门各派的都有,不过据小僧猜测,应该与白莲教或者是封神王庭有关系。”无尘轻声道:“普天之下,也只有这两个势力才有如此实力。”

        “若是白莲教还好办些,可要是封神王庭那些家伙就难办了。”

        狂刀季如云皱眉道:“封神王庭之内流传有多种上古阵法,可以不知不觉就让咱们着了他们的道,万一真是他们,麻烦可就不小了。”

        聂烽闻言也深有体会的点点头,当日在荆襄六扇门的时候,他们就以阵法封锁住了自己所住的院落,而且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差点就被他们算计到了。

        而且白莲教和封神王庭,他更倾向于是后者来到了京城。

        毕竟白莲教的月圣使白衣剑圣司徒玉,刚死在自己手里不长时间。

        他们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采取这种不明智的举动。

        “我们之要小心提防一些就好,也不用太过担心。”

        雷尧接着道:“别忘了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不但有六扇门的高手坐镇,还有十万禁军在守候,再加上我们各门各派的高手都在这里,他们除非是脑袋进水了,才会在这里闹事。”

        聂烽洒脱笑道:“雷兄说的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量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众人相对而坐,侃侃而谈。

        天空中也渐渐飘起轻雪。

        虽然此时正值严冬,可对他们这种修为的人来说,寒冬酷暑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们早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修为。

        一夜就此平安过去。

        …………

        次日。

        正是试剑大会开始的时间。

        地点就在六扇门正堂前的广场上。

        虽然这次试剑大会的人不少,可却没有半点拥挤的迹象。

        铛铛铛……!

        悠长的钟声响起,回荡在整个六扇门内。

        大**响了九声方才停止。

        在六扇门内,钟声响起的次数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钟响三声。

        意味着有敌人来犯。

        钟响六声。

        意味着有同仁殉职。

        钟响九声。

        意味着有大事发生。

        要么是晋升天捕,要么是国有大丧。

        而钟响十二声。

        意味着六扇门已经被人攻破,危在旦夕,十二声钟响也是求援的信号。

        不过从六扇门建立至今,铜钟还没有响过十二声。

        大宋王朝的八大天捕。

        连同总捕头顾飞仙坐在上方高台之上。

        其余的各道总捕头分座两旁,来此参加试剑大会的武林中人,则是分别坐在四周。

        辰时三刻。

        试剑大会也正式宣告开始。

        顾飞仙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把接下来的时间让给了身旁的八位天级捕头。

        天捕这个身份看着很风光,其实对这些天命境界的高手来说,却是一种变相的折磨,每日里都要处理这些公事,还不如赶紧卸掉这个身份,然后进入六扇门的禁地之内,与那些六扇门退隐的前辈高手讨论武学。

        最先忍不住的就是淮南道总捕头笑视乾坤武天涯。

        从他的名字上就能听出,他视武如命,就是个天生的纯粹武痴,最讨厌的就是处理公务,要不是他师父上代淮南道总捕头将位置硬塞给了他,他才不愿意接手这个位置。

        “本座武天涯,在此宣布将淮南道总捕头的位置传给武家兄弟!”

        武天涯的声音犹若雷鸣,传遍了全场。

        也不知道他怎么看上了大武小武两兄弟,硬是将两个人收为徒弟,说是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他们,武家兄弟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从了命,反正他们修炼的逆乱神功,也是当年武天涯留下的秘籍,只不过没有师徒之名而已。

        大武小武两人站出来,飞身来到广场上,对着四方微微拱手。

        “六扇门总捕头的位置,难道可以两个人同时继承吗?”

        这时,人群中传来了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

        “或许这是六扇门特殊的规矩,毕竟这里是人家的主场。”

        又一个声音紧随其后传来。

        大武循声看过去,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高家昆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