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大宋捕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阴天子再现

第三百二十一章、阴天子再现

        屠三刀初始的时候,也跟聂烽一样,都怀疑是六扇门的人所为。

        可是等他冷静下来,仔细琢磨了一会儿之后,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真是六扇门的人发现了这里,那么绝对不会是单独几个人前来,而是会有大批的六扇门高手,将他们这批人彻底剿灭。

        虽然他现在拿不准到底是什么人做的,不过屠三刀心里始终觉得这件事与六扇门无关。

        “大统领,那现在怎么办?”

        聂烽看着重伤的罗非,说道:“罗将军现在身负重伤,此次行动怕是无法参加了,而且现在他的状态也不适合长途跋涉,我感觉还是就近找地方将他安置,免得伤势加重。”

        “可是这方圆数十里内都廖无人烟,而且没有药铺和医馆,要不还是把他带进京城,然后找间医馆安置,这样也免得再出变故。”姚琅摇头道。

        “没错,如果将罗非留在这里,那么万一对方又杀个回马枪,他就难逃性命了。”殷升也说道。

        即使这种可能性非常小,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有这份忧虑。

        屠三刀挥手唤过来几个守卫,用树木制作了一个简易的担架,然后道:“我们现在立刻动身赶往京城,到了京城之后,姚琅你先带人把罗非送到医馆,然后其余人直接分散隐藏,潜伏在皇城四门周围,不可擅自行动,也不可与人随意发生冲突。”

        “尊令!”

        这近百人都是先天高手,再加上是深夜,官道上一个人都没有,所以也没有那么多顾及,都施展出了自己的轻功绝技,沿着官道向京师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

        巍峨的城墙就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大统领,还有半个时辰城门才会开启,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张松低声问道。

        “不必。”

        屠三刀从怀中取出一面令牌,递给姚琅道:“持我令牌去叫城门。”

        姚琅接过令牌之后,飞身来到了城墙之下,将手中令牌举起,大喝道:“我乃相府中人,奉相爷命令外出办事,速开城门!”

        守城的将领看到姚琅手中的令牌之后,立刻吩咐手下开启了城门。

        姚琅看着城门守将道:“我乃相爷麾下玄武卫副统领,率领玄武卫将士外出剿匪,现在归来向相爷复命。”

        “原来是玄武卫的兄弟,将军辛苦,请!”

        城门守将一听是玄武卫的人,言谈也变得非常的客气,姚琅则是转身打了一个手势,聂烽等人这才在屠三刀的带领下,走进了城门。

        “将军,他们真是玄武卫的人?”

        一个副将走过来问道。

        “什么玄武卫,这些人都是丁谓手下豢养的私军,快回去派人通知大统领,然后找几个兄弟暗中跟着他们,不要让他们发现踪迹,探清楚他们的落脚点后立刻回报。”

        “是!”

        原来这个城门守将,竟然是叶琛手下的禁军将领。

        一直奉命在此等候聂烽等人回来。

        不多时。

        禁军的探子就都回来了,那些玄龙卫落脚之处,也都探明了。

        不过聂烽现在却感到有些棘手,屠三刀此刻正带着他和张松向丁谓府上走去,只要等屠三刀见到丁谓,那自己的身份就不攻自破,到时候想要脱身却难上加难。

        可是现在他一时半刻又想不到合适的理由脱身。

        张松神情焦灼的看了聂烽一眼,意思是现在该怎么办,如果回到相府,那不但聂烽的姓名难保,就算是自己这条命也难以保住。

        丁谓的府邸在内城边上,这附近的几条街巷,所居住的都是朝廷大臣,如果没有功名在身,就算你有钱也没有资格进入内城生活。

        不过就在屠三刀即将走进相府所在的巷子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却突然拦在了他身前。

        而且此人双手负在身后,背对着屠三刀,似乎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什么人?”

        屠三刀眉头微皱。

        “杀你的人!”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杀我?”

        “就凭你!”

        屠三刀冷笑道:“想杀我的人很多,但是最终他们都死在了我的手下,今天你也不例外。”

        “那你不妨试试看。”

        听着这个黑影的声音,聂烽突然感到有些熟悉,但是还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此人的身形仿佛已经与夜色融合为一体,虽然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三丈不到,可是聂烽却始终也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轮廓,甚至就连他所穿的衣服也无法看清。

        屠三刀缓缓抬起左手,一道璀璨的刀芒猛然间破空斩出!

        可是让聂烽感到震撼的是,这道刀芒尚未触及那个人,就已经被他身前的夜色所吞没,消弭于无形之中。

        “你究竟是什么人?”

        屠三刀脸色也凝重起来,方才那一招,他已经施展出了七成的功力,就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斤两,可是怎料对方竟然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手都没有动,就让自己这刀化为无形。

        “杀你的人。”

        “如果不想就这么死的话,最好还是亮出你的真本事,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地方,值得萧断情那家伙可以手下留情,饶你一条性命。”

        “你今天必死无疑!”

        屠三刀眼眸突然变得赤红,声音有些疯狂的道:“就算是萧断情来了,他也救不了你!”

        萧断情。

        塞外名门斩空道的道主,左刀右剑双绝技。

        当年屠三刀犯了门规,本来应该被处死,但他不想坐以待毙,所以直接反出了师门,还顺手伤了两个长老,萧断情一路追杀他三天三夜,最终将他困与大漠之中。

        本来他是难逃萧断情手中的长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断情最后关头突然将剑偏了三寸,只是斩下了他一条手臂,并没有要了他的性命。

        这件事也一直让他引以为耻,他自负天资才情都不逊色于萧断情,可是却屡屡败于他手,最后连自己这条性命都是人家发慈悲留下的。

        这对屠三刀来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之所以投靠丁谓,也是想靠着丁谓的力量,有朝一日能重新回到斩空道,将萧断情彻底击败,洗刷自己身上的耻辱。

        可是如今这个人却重新揭开了他的伤疤,这让屠三刀心中怎么能不怒。

        屠三刀悍然出手!

        一道凛冽的刀罡突然从天而落,仿若天河倒卷,狂海怒啸,散发出的刀气足以撕裂空间,聂烽和张松纵然在他的身后,也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阵阵裂痛,这还是刀气的余波所造成的,可想而知这一刀威力如何。

        而那道黑影也终于动了。

        一抹金光在掌心绽放,随即显化万千金焰,其中还隐隐夹杂着黑色的魔光,两种完全相反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最后竟然在半空中幻化成一方龙印,直接将屠三刀斩出的刀罡震碎。

        皇者的威严不由得席卷八方。

        “难道是皇族中人?”

        感受到如此强烈的王者之气,聂烽心中也不由得犯起了嘀咕。

        大宋当今天子赵祯还有几个同胞兄弟,都是手握重权的王爷,而且武功也都非泛泛之人,虽然不入通天榜,可实力至少可与前十的人相媲美,难道出手的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旋即,聂烽又摇了摇头。

        应该不会。

        那些王爷虽然修为高深,但屠三刀也不是泥捏的,在江湖上成名已久,二十年前在通天榜上排名第十三,后来断了一臂之后,才从榜上退下。

        而这个黑影的实力,却明显超过屠三刀,要不然也不能一招,就破掉屠三刀全力斩出的一刀。

        “难道是……”

        聂烽突然想起了一个传闻。

        当年太祖皇帝殡天,太宗皇帝继位,敕封太祖八子为护国王。

        上殿不拜君,下殿不辞君,又用天外陨铁铸造一只金锏,后世子孙若有不肖者,手中可持此金锏肃正,而且对满朝文武,王公大臣,都有着先斩后奏之权。

        这位王爷不但有着种种特权,而且修为也堪称是天下独步,七十年前就用掌中金锏,毙了当年的通天榜首,契丹第一高手耶律枭龙。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位王爷平日里很少参与朝政,除非事关家国天下的生死存亡,否则他绝不会出手。

        难道是太子将这位王爷请了出来?

        再看屠三刀,自己全力斩出的一刀被对方轻易破掉,心中也是万分震撼。

        他自付凭借自己的武功,只要天命境界的高手不出来,自己就足以横行天下,无人能胜得过他,可是如今遇到这个神秘人,自己却显得是那么不堪。

        对方的武功显然超过自己不是一点半点。

        屠三刀心中很明白这件事,于是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屠某人?”

        “可惜……”

        “真是可惜。”

        黑影微微摇头,缓步转过身形从黑暗中步出。

        而聂烽也看清楚了此人的真面目,当即变得瞠目结舌,脱口道:“阴天子!”

        没错。

        这个突如其来挡住屠三刀的神秘人,就是通天榜排名第三的绝世高手,邪道十宗里阎王门的宗主阴天子!

        一双妖异的眸子里透出紫色的荧光,身上的黑色龙袍无风自舞,隐隐可见身后魔气滔天,幻化成九条黑龙盘旋飞舞,整个人仿佛真的是阴间帝王降临人世。

        “什么?”

        屠三刀闻听聂烽所言,心中也是一惊。

        阴天子!

        难怪有着如此修为,通天榜排名第三,现在应该是排名第二的高手,因为排名第一的至尊盟主吕奉天,已经战死在了关外。

        现如今的通天榜第一,是契丹的天狼王耶律江。

        第三的阴天子自然就上升到第二名了。

        屠三刀心中没由来的一阵苦涩,他虽然为人狂傲,可是却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如果遇到通天榜前十的高手,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胜算,遇到前十之后的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不过这时,屠三刀也反应了过来,他转身看向聂烽,沉声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阴天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聂烽轻笑两声,挥手轻拍在张松的胸口,一股柔和的内力将他送到了数丈之外,然后又催动隋元珠的能力,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很快就出现在原地。

        “屠大统领,这回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聂烽挥手打出一道赤阳掌劲。

        “是你!”

        屠三刀挥手震散掌劲,看到聂烽易容后的身形,整个人都恍若被雷劈中,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阴天子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聂烽,道:“这隋元珠不愧为楼兰镇国之宝,竟然一点破绽都没有,不但能改容换貌,还能将体型和声音改变。”

        聂烽再次催动隋元珠的力量,很快就恢复了原貌。

        看着聂烽俊秀年轻的面庞,屠三刀瞳孔猛然一缩,“幽州聂烽!”

        “你背叛了相爷!”

        屠三刀也不傻,看聂烽出现在了这里,在联想到所发生的事情,很快就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一道刀芒直接向张松斩过去。

        可是聂烽却横空出手,一拳将刀芒轰碎。

        “识时务者为俊杰,屠大统领若是弃暗投明,这条命还可以保得住!”

        聂烽对阴天子拱手道:“前辈,如果屠大统领愿意帮助我们,您今日可否放了他?”

        聂烽的话很客气,他和阴天子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可以说是半个师徒,当日在猛虎寨的时候,阴天子还传给了自己天魔化血神功,也正是仗着这套武功,自己才捡了一条命,要不然早就死在赵康那个卑鄙小人的手里了。

        而且聂烽也看了出来,这位阴天子应该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奇女子,能以女子之身压盖武林,掌控偌大的阎王门,足以证明她的实力和手段,更何况她与自己的父亲,恐怕还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可以。”

        阴天子听了聂烽的话,也很干脆的点了点头,说道:“顾飞仙邀请朕来此,就是为了消灭这个隐患,如果他成了你们的人,那自然也就算不上什么隐患了,朕也懒得动手沾血。”

        “屠前辈,你听见了,只要你弃暗投明,我保证你平安无事。”

        聂烽劝道:“现在我不妨给你交个实底,太子的伤势已经复原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给丁谓设的局,你不会是想跟着他一起下黄泉吧?你们两人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他能给你的日后太子也能给你。”

        “人生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屠三刀将手中的长刀缓缓举起,看着阴天子道:“当年我落魄至极,孤身来到京城,是丁相将我接入府内,而且还请人给我锻造了这条铁臂,而且还治好了我身上的伤势,身为七尺男儿,如此大恩我怎能不报?”

        “我知道今日是难逃一死,但就算是死,我也要竭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为丁相铲除你们这些威胁!”

        话音落下,屠三刀猛然发出一声长啸!

        阴天子轻笑道:“别白费力气了,这里已经被我用逆乱阴阳的阵法所覆盖,就算这里打翻了天,外面也不会有丝毫的发现,你就别想着求援了,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屠三刀脸色一百,神情寂寥的自嘲道:“我早该想到这些了,看来人快要死的时候,脑子转的也慢了。”

        “既然如此,那就废话少说,放手一战吧!”

        屠三刀双手一震,手中墨刀泛起万千刀光,最后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刀罡,狠狠的向阴天子斩了过去。

        可是面对如此狂猛的一刀,阴天子竟然丝毫没有躲闪之意,反而看着聂烽道:“看好了,这才是天魔化血神功的真正威力!”

        说完这句话之后,阴天子的身体突然间被血光弥漫,屠三刀所斩出的刀光,竟然直接穿过她的身体,劈在了地面之上,然后又是一道血光闪过,阴天子已然来到了屠三刀的身前,右手直接将他的墨刀捏碎,旋即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冥顽不化,死有余辜!”

        阴天子语声阴冷,眸中紫光炽烈。

        屠三刀身上的所有血气精元,都被阴天子吸入了自己体内。

        一个入神境武者的精元和血气,绝非普通先天武者所能比拟,屠三刀口中惨叫练练,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变成干尸,血枯而亡。

        “碎!”

        将屠三刀的血气吸干之后,阴天子右掌猛地一震,屠三刀的尸体立刻化为齑粉消失,只留下了那条铁臂。

        “看清楚了吗?”

        阴天子瞥向聂烽。

        聂烽心中暗暗咋舌,忙点头道:“看清了,全都看清了。”

        “那就好,不过你的修为太弱了。”

        阴天子语气颇为不满,移步来到聂烽身前,将手放在了他的头顶。

        聂烽顿感识海一声轰鸣,一股灼热的气血之力,从天灵穴涌入自己的体内,并且迅速延至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天魔化血神功的内力也自动在经脉中运行起来。

        本来已经崩碎的魔神法身,又再次在识海中凝聚起来,而且比之原先更加凶恶,魔气更加炽烈。

        “天魔化血神功乃是我所创出的魔门绝学,可以吸取任何人的精血元气,而且没有丝毫的弊端,能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踏进入神境界,成为真正的高手……”

        阴天子将方才从屠三刀那里所吸取的血气,全都渡入了聂烽体内,直接将他的修为拔到了半步入神的境界,其实阴天子是想直接将他修为提升到入神境界,可是转念一想那么做有些拔苗助长,对聂烽日后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还会让他少了突破境界的经验。

        所以就将屠三刀的大部分血气,都封在了他的丹田中,只是提升到了半步入神境。

        阴天子看聂烽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而聂烽口中长出一口浊气,心中充满了暴虐杀伐,好在他还有一丝清明,立刻运转起了明镜止水篇,将体内的杀性压制了下去。

        “多谢前辈!”

        聂烽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对着阴天子拱手一拜。

        “谢就不用了,谁让我和你父亲……”

        后面的话聂烽没有听清。

        因为阴天子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回去告诉顾飞仙,我答应他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剩下的事情就与朕无关了。”

        阴天子的声音传入聂烽耳中。

        这时,周围的景色也倏然一变。

        天色已经渐渐放亮。

        张松心有余悸的跑过来,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聂烽看着地上的铁臂,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见他催动隋元珠的力量,将自己变成了屠三刀的模样,就连左手也变成了屠三刀的那条铁臂。

        当然,这只是虚有其表而已,实则还是血肉之躯。

        “你……你不会是想伪装成屠三刀吧?”

        张松哑然失色。

        “为什么不呢?”

        聂烽运起内力,迫出一口鲜血,然后道:“我遇见了阎王门阴天子,最终败在她的手下,虽然捡了一条命,但是也受了内伤,修为短时间不能复原。”

        “怎么样,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合适?”

        “可是这未免太过冒险了?”

        张松有些迟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聂烽运起内力,将那条铁臂融化为废铁,随手扔到了角落里,然后道:“相府在什么位置,我这个玄龙卫的大统领,要去见见相爷了。”

        张松见自己无法说服聂烽,只能随了他的心意,然后又将屠三刀平日的生活习性告诉了聂烽,尽量让他装的像一些,不过屠三刀不经常在相府,所以暴露的可能性也不算大。

        张松在前面带路,很快就来到了相府门前。

        啪啪啪!

        张松扶着聂烽,上前疯狂的敲打门环,嘴里还大声喊道:“快开门,快开门!”

        片刻后,门开了。

        开门的人正是相府的内务大总管秦如龙。

        “张松!”

        “大总管!”

        张松扶着聂烽进入相府,急声道:“大总管,我们受到了埋伏,大统领被高手所伤,相爷和三供奉可在?”

        “相爷正等着你们呢,快跟我来!”

        听到张松的话,秦如龙才发现他搀扶的人,正是玄龙卫大统领屠三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