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大宋捕神在线阅读 - 第二章、小人

第二章、小人

        离开了幽州牧的官邸之后,聂烽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可是还没等他进入院子,就听见屋内传出了一阵窸窣的声音。

        聂烽眉头微皱,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闪身躲进了角落里。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从屋子里面鬼鬼祟祟的走了出来,翻过墙头消失在夜色中。

        看着这个熟悉的身影,聂烽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赵康,你果然还是贼心不死……”

        走进屋中,聂烽把油灯点燃,屋内顿时变得一片光明。

        对方显然很谨慎,虽然在屋中四处查找了一番,但是却没有弄得乱七八糟。

        如果不是聂烽亲眼见到的话,只怕是也不能察觉到有人进来过。

        不过话说回来,聂烽之所以能来到这个世界,也都要拜这个赵康所赐。

        要是没有他故意陷害,聂烽的前身也不会死,他不会占据这个身体。

        前世的聂烽是个刑警队长,在一次追捕毒贩的时候,与他们交起手来,结果由于自己孤军深入,寡不敌众,最终惨死于荒郊野外。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谁知道当他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方世界。

        一个类似于华夏古代的世界,虽然同样国号为宋,但是却与他记忆中的大宋略有不同。

        在这里,天地间灵气充足,武道已经繁衍到了极致。

        一人之力可抵百万雄兵!

        昔日雁门关外,曾有人三剑灭杀铁骑十万,剑气萦绕三年方散。

        还有人一掌荡平三千海寇,顺手抽了东海异兽九头蛟龙的龙筋当腰带。

        亦有人单手翻天,移星换斗,横云蔽日。

        这些放在前世,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只能出现在虚构的场景里面。

        可这一世却实实在在的出现了,不过除了这些之外,倒是有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与前世相同。

        比如说当朝天子,四帝仁宗赵祯。

        比如说开封府尹,龙图阁大学士包拯。

        再比如说镇国大将军,大宋枢密使狄青。

        而聂烽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就是幽州六扇门的一个小捕快。

        在六扇门里面算是无品无级的编外人员,这还是看在他那个因公殉职的老爹面上,能够勉强混一个温饱。

        想到这儿,聂烽也不得不感叹一句。

        自己现在这具身体,原先真是一个……

        智商有缺陷的存在!

        通过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得知,这个聂烽的父亲聂迫云,本是少林罗汉堂首座的弟子,精修铁骨劲,铜像功,银脉诀三种少林嫡传武功。

        修为已至先天巅峰化境,是幽州六扇门的副总捕,地位尊崇无比。

        后来聂烽父亲因公殉职,临死前留下了铁骨劲和铜像功的秘籍,还有一颗可以增长武者十年内力的小还丹。

        而赵康,就盯上了这颗小还丹和聂迫云留下的两本秘籍。

        于是他便主动跟聂烽拉关系套近乎,费尽心机,终于把那颗小还丹,还有铁骨劲的秘籍骗到了自己的手中。

        不过好在那个聂烽还没有傻透腔,铜像功的秘籍始终握在手中,并没有交给赵康。

        三番两次被拒绝,赵康的心中就升起了杀念。

        于是在一次剿杀山贼的时候,赵康就设计陷害了聂烽一把。

        用聂烽当盾牌,挡住了山贼首领的铁腿功,而他则趁机一刀杀了山贼的首领。

        他本来想着聂烽死了之后,自己以朋友的身份为他处理后事,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拿到铜像功的秘籍了。

        结果没曾想聂烽福大命大,中了一招铁腿功竟然没死。

        但他哪里知道,此时的聂烽,已经不是原先的聂烽了。

        至于铁骨劲和铜像功的秘籍,也早就被聂烽熟记在心,然后扔进炉子里烧成了灰。

        盘膝坐在榻上,聂烽开始修炼起铜像功,赤铜色的真气缓缓浮现在肌肤表面。

        或许是老天怜他前世死的壮烈,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赐予了他一个类似于神通的能力。

        赏善罚恶!

        通过抓捕有罪在身的人,来积累自己的功德,这些功德可以帮助修炼,也可以帮助他推演武功,也可以用来对敌……

        他也正是靠着这个能力,才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没有任何人指点的情况下,突破到了后天巅峰境界。

        还把铁骨劲修炼至大成,铜像功也小有所成。

        真气在经脉中运行了八个周天之后,聂烽有些无奈的睁开了眼睛。

        武者一道,修炼境界有后天,先天之分。

        最为明显的差别就是先天境界的武者,真气可以离体外放。

        也可以附着在其它的物质之上,比如说飞花摘叶,草木竹石。

        而后天武者只能在双方肢体有接触的时候,才可以释放出内力。

        只有踏入了先天境界,才能算得上是一流高手。

        他现在把铁骨劲练至大成,体内的十二正经已畅通无阻,只要将奇经八脉中的任督二脉打通,就可以开辟气海,成为先天高手。

        但是任凭聂烽如何努力,这一道关隘就如同天堑一样不可跨越。

        …………

        次日,清晨。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挥洒在聂烽的脸上。

        躺在床上的聂烽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脑海中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前世。

        来到这个世界五年多了,可他还是经常梦到前世所发生的事,过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起身洗漱。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烽哥儿,快开门!我给你买了东街王二娘的包子!”

        外面传来了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

        听见这个声音,聂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一个胖乎乎的身躯立刻挤了进来,把手里面的包子放在桌上。

        “刚出锅的包子,趁热。”

        说话的是一个跟聂烽年纪差不多的小胖子,嘴里面咬着包子,被烫的挤眉弄眼。

        虽然看上去憨憨的,但是那双灵动的眼睛却告诉旁人,他绝不像是表面上显得那么简单。

        “都这么胖了,你还吃!”

        看到他的样子,聂烽笑着打趣了他几句,自己也走到桌前坐下,拿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这个小胖子名为方笑,是聂烽的发小兼死党,两个人自幼一起长大,也算是世交。

        聂烽的父亲和方笑的父亲都是幽州六扇门的捕头,当年聂烽父亲殉职之后,就是方笑的父亲在照看他。

        可惜三年前,方笑的父亲死在了一个无名高手的刀下,至今没有找到凶手。

        聂烽查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眨眼间,三个包子已经进了聂烽的肚子,方笑把眼睛瞪得溜圆,忙开口道:“烽哥儿,你给我留点儿。”

        “手快有,手慢无,能不能吃饱就看你自己的了。”

        说话间,又是两个包子没了影。

        方笑也顾不得谦让,因为再慢就真要饿肚子了。

        可就在他即将碰到包子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了桌子上的镖囊,上面还绣有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那是花玉蝶的镖囊!

        “这是……”

        方笑眼睛一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聂烽道:“烽哥儿,这是花玉蝶的东西,难道你真的把他……”

        聂烽点了点头,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如果你运气好的话,现在去府衙的死囚牢,应该还能看见他,不过要是晚了,你就见不到活的了。”

        “烽哥儿,我真是服了你了。”

        方笑心悦诚服的说道:“这个花玉蝶的武功虽然没入先天,但他的三十六路游星手,可以隔空操纵暗器,先天之下也算鲜逢敌手,没想到竟然栽在了你的手上。”

        “不过也算这王八蛋倒霉,谁让烽哥儿你修炼的武功是铁骨劲,一旦运起功来骨骼肌肉如生铁一般,寻常兵器更是难以伤到你分毫。”方笑幸灾乐祸的说道。

        “等你把你爹传下来的问心掌练好了,也能轻易收拾他。”

        聂烽擦擦嘴,站起来说道:“走吧,快到点卯的时间了,去晚了老陈那铁公鸡,又该絮絮叨叨的扣工钱了。”

        “等等……我还没吃呢……你竟然都吃完了!太不仗义了!”

        “没事,一顿不吃饿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