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大宋捕神在线阅读 - 第一章,敕天之命

第一章,敕天之命

        夜幕深垂。

        大宋王朝,幽州牧官邸。

        作为一道之主的府邸,这里本应是最安全的地方,可今晚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道身影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了屋脊上,如狸猫一样落地无声,没有引起丝毫的异响,也没有引起巡夜人的注意。

        “嘿嘿……”

        “早就听说幽州牧的女儿貌美如花,有着幽州第一美人之称,你们连追了本公子六百多里,今天本公子就先讨回一些利息,等以后有机会在找你们算账,让你们知道我花玉蝶,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游星手花玉蝶,臭名昭彰的采花大盗,虽然天生一副好皮囊,但是心却早已经烂透,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年轻女子,又有多少人死在了他的手中。

        刑部和六扇门屡次追捕,都让他仗着诡异的武功逃脱。

        只是没想到他却流窜到了幽州城,还打起了幽州牧女儿的主意。

        可还没有等他动手,一个声音就突然从旁边响了起来。

        “按照我看,阁下怕是没有以后了。”

        花玉蝶心中一惊,猛的转过头,这才发现身侧数丈外的屋脊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人。

        月光下,此人一身黑衣,年约二十余岁,容貌俊秀,目若朗星,双手负在身后,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被六扇门追了七府十六县,一共六百多里的路,阁下现在竟然还有如此的兴致,我倒真的是有点佩服你了……”

        说到这儿,年轻人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精光。

        “游星手,花玉蝶!”

        “你是什么人?”

        见对方道破了自己的身份,花玉蝶暗扣了三枚丧魂钉,但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抓你归案的人!”聂烽的回答很了当。

        “六扇门的鹰犬!”

        花玉蝶心中早已经有了几分猜测,话音还没有落下,手中的三枚丧魂钉就已然飞出,呈品字形罩向了聂烽的眉心和咽喉。

        锋刃上闪烁着青蓝色的亮光,显然是淬了剧毒的。

        “冥顽不化!”

        聂烽摇头催动真气,右手浮现出一道冰冷的铁光,赤手空拳向那三枚丧魂钉抓了过去。

        可就在即将抓住这三枚丧魂钉的时候,花玉蝶双手轻轻一划,三枚丧魂钉好似游龙飞鱼一般,摇曳着从聂烽的指尖滑走。

        然后绕到了他的身后,如破甲锥一样旋刺向聂烽背心。

        “三十六路游星手!”

        花玉蝶的独门绝技,可以同时操控三十六枚丧魂钉,从不同的角度去攻击敌人,堪称是神鬼莫测。

        也正是仗着这套武功,他才屡屡能逃脱追捕。

        面对如此凌厉的一击,聂烽却不闪不躲,而是凭借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三枚丧魂钉的攻击。

        花玉蝶的丧魂钉淬得是见血封喉的剧毒,眼见三枚暗器钉在了聂烽的后心,脸上露出了一丝快意。

        “六扇门的捕快,也不过……”

        然话还没有说完,花玉蝶就像见了鬼似的,瞠目结舌的指着聂烽:“你……你怎么……”

        丧魂钉打在聂烽的后心,竟然发出了金铁之声,没有伤到他分毫。

        聂烽活动了一下身体,轻笑道:“既然我知道了你的底细,又怎么会不做出相应的准备呢?”

        “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

        “第一条路,自废武功束手就擒,跟我回府衙受审,或许还能免受一些皮肉之苦。”

        “第二条路,我出手废了你的武功,然后把你打个半死,再押你回府衙。”

        此时,花玉蝶的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

        对方既然已经做好了针对自己的准备,那么再继续打下去,胜算也不大。

        反而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到时候陷入包围想走都难。

        “别想着逃走。”

        聂烽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淡淡说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别想着逃走,外面已经布满了我们的弓箭手,你唯一的生路就是打败我,然后拿我当人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你要不信的话,可以试一下,看看会不会变成刺猬。”

        他分不清聂烽的话是真是假,也不敢贸然的向外突围。

        “那你就去死吧!”

        花玉蝶狞声一笑,身上的披风立刻向聂烽飞罩而去,藏在双手腕部的三十三枚丧魂钉也激射而出。

        月光下,暗器如萤虫乱舞。

        同时,花玉蝶脚步微错,手中已多出了两支精钢判官刺,如毒蛇吐芯一般刺向了聂烽的咽喉和心窝,速度又疾又快。

        这才是他的必杀之招!

        “敕天命!行人间!”

        “赏善罚恶!替天行道!”

        聂烽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口中轻喝道:“花玉蝶,你采花盗柳,作恶多端,七年间死在你手中的无辜人已有近百之多,今日我替天行罚……诛!”

        随着“诛”字脱口,聂烽的右手倏然探出,肌肤也变成了赤铜色,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轻轻一挥,就把飞过来的披风震碎,紧接着又把射过来的丧魂钉荡飞。

        然后,右掌后发先至,穿过判官刺的空隙,印在了花玉蝶的胸口上。

        咔嚓!

        一掌击中,胸骨碎裂的声音传来。

        花玉蝶的身体向后倒飞而去,从屋顶重重的摔在了院落的地面之上。

        “饶……饶命……”

        花玉蝶口喷鲜血,目光惊骇的看着聂烽,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画面,都是那些被自己虐杀惨死之人的模样。

        “你杀死那些无辜女子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饶她们一命?”

        聂烽落到地面上,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但是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因为就这么让你死去,未免太便宜你了。”

        “不过……,我要暂时先为那些无辜死难,讨回一些利息!”

        说着,聂烽右手一甩,指间一抹寒光乍现,直奔花玉蝶的双腿中间而去……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

        再看花玉蝶,此刻已经昏死过去,身下缓缓流出一滩腥臭的鲜血,弥漫在地面上……

        “现在你即使进地府变成鬼,也只能成为一个无能的阉鬼,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聂烽最恨的就是这种货色,如今能留他一命已经很不错了。

        将花玉蝶废掉之后,聂烽突然感觉到冥冥之中,降下了一股力量,在他体内形成一道金光,遁入识海虚空之中。

        “又近了一步!”

        感觉到识海发生的变化,聂烽眼中顿闪惊喜之色。

        这时,官邸内的众人也纷纷被惨叫声惊醒,屋中亮起了烛火。

        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人身披长衫,走出正房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聂烽不卑不亢的说道:“马大人,卑职是幽州府六扇门的捕快,聂烽。”

        “六扇门的人?你大晚上来我的官邸做什么?”马大人眉头微皱。

        “此人名为花玉蝶,是六扇门通缉的采花大盗……”

        接下来的话,聂烽并没有继续多说,他相信马大人应该能理解。

        果然,马大人一听这话,立刻拿过下人手中的灯笼,走到已经昏死过去的花玉蝶近前详细端看,半晌之后才倒吸了一口冷气。

        起身对着聂烽一拱手,心有余悸的说道:“多谢聂捕快!”

        花玉蝶是什么人,他身为幽州牧再清楚不过了。

        深更半夜他来到这里为了什么,不用说也知道,要是让他得逞的话,只怕自己的女儿……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更加后怕。

        “大人客气,此贼的武功我已经废掉了,接下来所有的事情就交给大人了,卑职告辞!”

        聂烽拱了拱手,没有过多停留,解下花玉蝶手腕上的镖囊,便离开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