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誓欢在线阅读 - 199 条件

199 条件

        竹哨声响起,紧接着,便又有十来道黑影从屋顶上跃下,将叶家姐弟俩团团围住,竟好似杀不完似的。

        同时,随着那竹哨声,有密密麻麻的黑点从四面八方飞拢而来。

        是毒虫!

        叶辛夷神色一凛,手中短剑便有了一瞬的迟滞。

        但也只是一瞬,她手中短剑一振,剑身轻颤,发出一阵嗡鸣,边上两人只觉银光一闪,便几乎不分先后地毙命,倒地不起。叶辛夷却已足下一点,跃上了屋顶。

        为今之计,只有杀了那以竹哨声控制毒虫之人。

        听音辨位,叶辛夷化为一道乌烟,朝着某个方向腾了过去。

        那个正拿着竹哨在吹的黑衣人,见得一道身影兔起鹘落,转眼便已到了跟前,竹哨声陡然尖锐,却只一声,便是戛然而止,而他已是被割了喉,眼瞠大,从屋顶上滚落,死不瞑目。

        叶辛夷险些低咒出声,该死!

        方才那人临死前那一声尖锐的哨声后,那些毒虫登时如同疯了一般,开始猛烈的攻击起来。

        而底下,叶川柏一个人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叶辛夷一时没法多想,跃身而下,手中短剑急挥,织成一片绵密的剑网,那些碰到剑光的毒虫毫无例外皆是毙命,纷纷坠落,转眼,地面便已是铺起了薄薄的一层虫尸。

        可那些虫却好似杀不绝一般,何况,还有黑衣人。

        “把鼻子捂起来。”正在这时,身后一声喊,出自叶仕安口中。

        叶辛夷姐弟二人回头,便见得叶仕安冲了出来,他口鼻皆用布巾遮着,手里还捧着一只香炉,里面袅袅黑烟腾起。

        姐弟二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将鼻子一捂,并迅疾往堂屋处一退。

        叶仕安手里的香炉飞掷出去,磕在地上一声响,碎裂开来,登时便有更多的黑烟漫了开来。

        毒虫在黑烟之中纷纷陨落,那些黑衣人见势不妙,连忙捂住鼻子后退。

        待得黑烟散尽时,那些黑衣人居然已经退得不见踪迹了。

        地上只剩几具黑衣人的尸身,并一地虫尸。

        可叶辛夷手里的短剑却还是紧提着,没有半点儿松懈。

        骤然两声击掌声自暗夜某一处传来,叶辛夷拧起眉心,与叶川柏一左一右将叶仕安掩在了身后,而后看着右边厢房,属于叶菘蓝的房间居然被人从内打了开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玄衣,更显出身形曼妙的女子从屋内走出。

        “这小小的院子里居然卧虎藏龙,当真是不能小瞧了。”

        身后跟着的,是另两个黑衣人,和被这两个黑衣人用长剑抵在颈上,吓得面如土色的叶菘蓝。

        “菘蓝!”叶川柏急呼。

        身后一只手伸出,牢牢拽住了他,转头一望,是叶辛夷咬牙隐忍的脸。

        叶仕安当先一步,绕到了叶辛夷姐弟前,“蓝教主,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还要遮遮掩掩?”

        蓝教主?蓝若华吗?她亲自来了?

        叶辛夷目下一闪,往那女子看去,却只瞧见那女子黑纱蒙面,露出一双盈盈美目。

        “叶大夫,多年不见,可安好否?”那女子低低笑了一声,而后抬手,将那黑纱拉了下来,露出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来。

        娑罗教十二明月楼尽是美人儿,而教主蓝若华更是绝代无双。

        哪怕是已经有了年岁,却也是保养得宜,风姿绰约。

        只一双浅色的琉璃瞳睐向叶辛夷时,却是透着几许刻骨的冷意,“你便是他的女儿了?可瞧不出半点儿他的风姿。”

        叶辛夷想着,她亲爹既然能让蓝若华这样的女子倾心以待,必然是个绝世无双的,只是,她显然长得不像他。

        “是啊,我还蠢钝,不值得蓝教主耗费心神,不如,便请蓝教主高抬贵手,放过我,也放过我家小妹。她还是个小姑娘,教主的风姿,只会吓坏她。”若能让蓝若华当真高抬贵手,叶辛夷不介意示弱。

        虽然,怕是她再示弱,结果也是一样。

        果然,蓝若华扯着唇角,嗤笑道,“那小玄姐妹俩折在你手里,我本还以为,你是个有本事的。如今看来,也是胆小,贪生怕死。果真是从殷雪乔那贱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小家子气。”

        她口中的“贱人”可不只是叶辛夷一个人的娘,叶川柏也好,叶菘蓝也罢,就是叶仕安一瞬间都是变了神色。

        叶辛夷抿了唇角,杏眼淡淡,无温,没有去解释她口中那家姐妹都折在她手里之说,“蓝教主,你是冲着我来的,便请放过我家小妹。”

        “此言差矣。本座也是方才才想到,不只是你,他,还有这个小姑娘不都是殷雪乔的骨肉么?换了谁,都是一样的。你的功夫不错,相反,这小姑娘反倒乖巧许多。”蓝若华红唇一弯,手指轻勾起旁边叶菘蓝雪白的小脸,叶辛夷瞳孔一缩,都怕那尖利的指甲会划伤叶菘蓝。

        “蓝教主,他们虽与我一母同胞,可与我怎么能相同呢?我身体里可是流着夏长青的血呢。你说呢?蓝教主!”

        “看来……你们一家子都甚是看重这个小姑娘,如此一来,倒是甚好。”蓝若华手指轻勾着叶菘蓝的脸颊,笑眯眯,可眼底却尽是冷意。

        什么甚好?叶川柏很是不安,只觉得那个女人那勾在小妹脸上的手怎么看怎么膈应,恨不得立刻便一刀剁了。

        叶辛夷神色尚算沉静,蓝若华拿住叶菘蓝,不过只是为了拿捏她罢了。既是还有利用价值,便不会轻易伤害。

        叶仕安沉凝着脸色,“蓝教主,你我这把年纪了,何必为难晚辈?你想要如何,不如与我直说?叶某虽不才,可还是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女儿,万事皆可一试。”

        “叶大夫的为父之心真是让人感动,只是可惜了,叶大夫虽然有一手过人的医术,但于我娑罗教而言,委实算不上有多大的用处。”说话时,她盈盈妙目微转,眸光若有似无落在了叶辛夷身上。

        叶辛夷早有觉悟,如今却也不惊,不顾叶仕安的阻拦,上前一步道,“蓝教主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究竟要我如何做,你才肯放了我小妹?”

        蓝若华似笑非笑,“你这般行止,真不知该说坦率有担当呢,还是蠢而不自知呢?看来,你不只长得像她殷雪乔,就这性子居然也与她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