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誓欢在线阅读 - 57 水祸

57 水祸

        “阿姐?”叶菘蓝见叶辛夷也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发呆,脸色还很不好,有些吓到了,连忙低声喊她。

        叶辛夷却终究是有了决定,“我出去一趟,晚饭你来做,若是我没回来,不用等我吃饭。”

        话未说完,人却已经奔出了门洞去。

        不管是真是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封信,还有梁寅的态度,都不会是无的放矢。

        梁申帮她那么多回,但愿,她也能帮他一次。

        只是,待得出了门,她还是先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日头尚高,离子时尚远。

        这才一咬牙,又是拔足狂奔。

        叶辛夷却是不知究竟该往何处去寻梁申,只好碰碰运气,先去了北二街的酒楼。

        掌柜许是得了梁申的吩咐,待她倒是热情周到,问起梁申下落时,倒也没有遮掩,只说,昨日来过,今日倒是不曾捎信说要来。

        叶辛夷便又咬咬牙,管那掌柜的借了一匹马,纵身一上马背,便是纵马疾驰而去。看得那姓宋的掌柜和店小二咋舌,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还会骑马?而且看那模样,骑术还很不错的样子。

        叶辛夷一路打马西去,出了城门,直往城郊,轻车熟路到了梁申种药材的那片山地下。

        这才弃马上了山。

        才到半山腰,便已隐约听见了上头的人声喧嚣。

        吵嚷中,甚至隐隐夹杂着怒骂。

        叶辛夷微微顿了下步子,眉心轻颦。下一刻,却又毅然决然朝着那人声喧嚷之处,疾步而去。

        她碰运气,碰得不错,梁申果然在。

        可这运气,却也不怎么好,寻着了梁申,却是此时此地。

        叶辛夷到得山顶时,便瞧见了梁申被好些个拿着棍棒锄头的村民堵在一头,而他带来的两个小厮和雇来在这山地上干活的长工则护着他在另一头。

        叶辛夷蹙了蹙眉,便是绕开人群,赶到了梁申身边,这于她而言,倒算不得难事。

        “梁申!”她轻唤。

        梁申转头望着她,脸色却是微变,“你怎么来了?”

        显然,这个时候,并不是说梁寅,和如今她掖在衣袖中那封情信的时候。

        “怎么回事?”她问,自然是眼前的状况。

        却是不等梁申回答她,那些村民居然又闹将起来,“你们今日非要给个说法不可,你们这山上不知做了什么,才会不到雨季,这土石便垮方,砸伤了人,你们却想赔钱了事,哪儿那么容易?”

        “是啊!他们还用咱们村子的水,必然是将水源都截断了,这才连灌溉的水都不够,哪里是赔钱就能了事的?”

        “给个方法!”

        “必须要给个说法!”

        叶辛夷望过去,人头攒动,但当中分明有两个声音在刻意挑唆,引起群情激奋。

        梁申自然不可能半点儿没有察觉到,扯着她的衣袖,给她使了个眼色。

        叶辛夷狐疑地一眯双眸。

        那边厢,那些村民已经是大声喊叫着,纷纷挥舞着锄头棍棒什么的,朝着他们这边围了过来。

        “走。”那些人绝对不只是普通的村民那么简单,梁申早有所觉,因而,待得见他们开始失控,一动起来,他便是一把拽住叶辛夷,两人同时拔足往后急退而去,那几个小厮和长工负责给他们断后。

        但寡不敌众,他们也不过只是能为他们多争取些时间罢了。

        叶辛夷别无选择地跟着梁申急跑,转头间,果然瞧见有几道身影挥舞着锄头急追了上来。

        跑过了山地,越跑,林子便是越密。偏那些人,却是紧追不舍。渐渐,只能听见他们彼此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呼吸声,至于其他的人声,早已远不可闻。

        叶辛夷微微一侧头,已是听到身后利刃出鞘的声音。

        而那些人,在远离人烟之后,显然已经抛却了顾忌,飞也似的追了上来。

        这个速度,他们逃不过。

        电光火石间,叶辛夷一扯梁申,后者跟着被迫停下了步子。

        事实上,也是无论可逃。

        再前面,便是一处断崖,已没了路。

        而断崖处,一泓飞瀑,直泄而下,喧腾热闹,哗哗水声中,当真如银河直落,雪白的水花溅起,扑面已觉湿气。

        两人回过头来,见着那几道身影已是丢去了锄头,手里,都握着银亮的刀刃,铮然作响。

        也不再故作村民的朴实敦厚,显出杀人舔血的森冷来。

        日头下,寸寸寒光缓缓逼近过来。

        “梁申,你到底有多招人恨,竟然有人不惜雇了杀手要来杀你?”这些人身上的杀气,经年累月,一看,便不是善茬,定是专做人命生意的。

        梁申白胖的脸上,却没有多少惧意,笑呵呵将下巴往那几个人一递,道,“你问我?不如问他们?”

        叶辛夷权衡利弊,他们俩都是半吊子,这几个杀手,却绝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眼看着那几个杀手封住了他们所有的去路,慢慢收拢包围,将他们逼往断崖。

        叶辛夷扭头往崖下一看,算不上高,也就二十多米吧,且崖上树木繁茂,瀑下则必有深潭。

        她望了一眼梁申,注意到他望着某一处,嘴角轻勾,她也顺着望了过去。一瞥间,她眉心微颦,却同时还注意到了更远的地方。她微微眯起眼,没有转头,只是问他一声,“会泅水吧?”

        梁申嘴巴微张,似是惊怔了,望着她,半晌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忙促声道,“不......不用......”

        奈何,尚且语不成详,叶辛夷已经将他拽着她的手反手紧紧拽住,朝着他,倏忽一笑。

        那一笑间,竟然灿烂得能晃了人的眼。

        梁申便是那被笑闪了魂儿的当中一人。

        直到被拽着纵身一跃,双脚腾空,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急坠下去时,他才吓得回过神来,面如土色地哇哇大叫道,“叶辛夷,我不会水啊!”

        然而,已是晚了,身子从那些茂密的枝丫间穿梭而过,好在叶辛夷早有所备,带着他跳下来时,转了个方向,用背承接那些枝丫,往下坠去时,枝丫不断地断裂,有些疼,却也稍稍阻缓了他们的速度,只是却也颓然,没有一处能够彻底阻住他们的坠势,不过是顷刻间,便能到头。

        电光火石间,叶辛夷又是拉住他,一个翻身,“噗通”“噗通”前后不过两息的落水声后,他们俩还是没有例外地,掉进了瀑下深潭。

        如叶辛夷一早算好的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