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誓欢在线阅读 - 33 教授

33 教授

        还不知是当中轻的,还是重的。

        就算已经是重的了,绑在腿上,左右加起来,也是四斤,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不过,梁申也不过只是沉吟了一瞬,便是咬牙道,“是。”

        叶川柏自然也是不甘示弱,也是一声响亮的“是”。

        两人便是蹲下身,去包袱里挑拣。

        还好,那两斤重的,已经是重的了。

        叶川柏的那两只,看起来比他的,各少了半斤左右。

        两人蹲下身,各自沉默着将沙袋绑在了双腿上,而后等着叶辛夷吩咐。

        叶辛夷双手背在身后,站得笔直。

        “今日是头一天,那便简单些好了,马步,半个时辰。”

        灯光映射下,那莲色的唇瓣一张一合,吐出的字句再轻描淡写不过,梁申却是听得心头凉起。

        这入了夜,林中风寒,又还要顶着寒风,绑着几斤重的沙袋,蹲半个时辰的马步?

        “怎么?有问题?”叶辛夷挑眉。

        没问题,怎么敢有问题?

        “没问题!”边上叶川柏先是响亮应了一声。

        “没问题!”梁申哪里能比叶川柏怂呢?便也跟着应道。

        “那便开始吧!”叶辛夷语调淡淡道。

        梁申和叶川柏连忙摆开架势。

        叶辛夷一看,却是眉心紧皱。

        叶川柏也就罢了,他就算曾经瞧过叶辛夷扎马步,却也没人教过,姿势不标准,那是必然的。没有想到,梁申也是如此,叶辛夷总算知道,他说武师教了他两年,却还是没什么长进的缘故。

        怕是那些武师拿了钱,却不敢伤了他这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所以,都悠着呢。

        可是,这习武一道,如何能将就,能悠着呢?

        旁人她是不管,梁申既信她,要她来教,她便不会得过且过。

        拧了眉,她声量微沉道,“好了,先停。”

        梁申和叶川柏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听话,又站直了身子。

        “看好了。”叶辛夷说着,已是将双腿张开略宽于肩,沉气凝神,半蹲而下,大腿弯曲,与地相平,双臂齐举,亦是与地面和大腿相平。

        叶辛夷蹲了片刻,才起身,目光灼灼望向两人道,“可看清了?”

        “看清了,那便开始吧!半个时辰。”

        都说“入门先站三年桩”,这扎马步是习武的基本功,说起来简单,可时间一长,便自然知晓个中滋味,何况,这腿上,还绑着两个几斤重的沙袋。

        才不过一刻钟,叶川柏便开始晃晃悠悠,梁申死咬着牙,姿势却已悄然变了,叶辛夷从后一个扫腿,“啪嗒”一声,人便摔了。

        叶辛夷冷眼看着,声调亦是冷冷,“起来!接着站!若站不好,重站!”

        梁申龇了龇牙,到底从齿缝间挤出了一个“是”字,又重新站好。

        叶川柏摇摇晃晃,但见着前车之鉴,更不愿意输给了梁申,恁是咬牙撑着。

        叶辛夷走过去,为他正了正胳膊,便是走了开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梁申也好,叶川柏也罢,都觉每一息间,皆是煎熬。整个身子,都好似不像自己的了,麻木而僵硬。

        再冷的北风也没了效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鬓角,一一滚落。

        就觉得快要撑不住时,叶辛夷却是突然起势,在两人跟前打起了拳。

        暗夜之中,一缕光线将将打在她身上,明明是个瘦小纤弱的女孩子,可每一拳,皆虎虎生风,刚劲中带着威猛,一招一式,皆带着让人屏息凝神的魅力,让人心潮澎湃,忘乎所以。

        一套拳,行云流水一般打完,叶辛夷微喘着气,收了势,转头望向身后那两人道,“半个时辰,到了!”

        梁申和叶川柏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要动,才发觉手脚都已不是自己的,姿势一变,便是直接摔倒在地上,也顾不得丢脸什么的,此起彼伏的哎哎声一片。

        叶辛夷走过去,用鞋尖一人轻踢了一下,“起来?”

        梁申和叶川柏皆是摊在地上,望着高高在上,俯视着他们,怎么看,怎么都有些睥睨意味的小姑娘,不是吧?还来?

        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那目光里,已经说明了太多,叶辛夷不傻,能看懂,当下,没好气道,“我教你们怎么舒缓,否则,明日可有得你们疼的。真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梁申和叶川柏这才明白过来,忙依言站起身来,学着叶辛夷如何舒缓放松,果然好受了些,只回去的路上,却还是感觉浑身紧绷得厉害,到了家,倒床便是睡了个鼾声四起。

        叶辛夷本以为叶川柏从未练过武,梁申又是个娇生惯养的,怕是吃不下来这个苦。

        谁料到,她却是料错了,这两人居然一连数日,都是一声没吭地坚持了下来。身上的沙袋又各加了半斤,时辰也从半个时辰,慢慢向一个时辰靠拢,并且越来越轻松。

        叶辛夷本想着,梁申哪怕是能坚持下来,可这么些天了,她只让他们扎马步,他也该不满了的,谁知,他却是没有半句怨言与质问,叶辛夷不得再次审视这个少年,自己似乎,还是小瞧了他。

        就是叶川柏,对着梁申时的态度,也是微乎其微地变了,那一次,还在叶辛夷耳边透出梁申怎么与平日所见,全然不似一个人这样的话来。

        叶辛夷自然早已见过梁申不同于人前的模样,闻言,便是沉默下来,这世间的人活着,总有各种各样的不得已,人前人后两副模样的,也非梁申一人而已。

        转眼,时间已经来到了腊月二十。都要忙着过年,也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做,左右也就是扎马步的事儿,叶辛夷便交代了两人,从现在到正月初五,都不用再去柏树林,只自己也不许偷懒,每日一个时辰的马步不落下。

        正月初五那日,她要检查的。

        怎么检查,暂且不知,可叶川柏和梁申对于这个小师父的话,却存着两分忌惮,她的拳头可硬着呢,不敢不听。

        家里的年货慢慢备着,也是一日比一日齐全。

        这一日,叶辛夷和叶菘蓝姐妹俩上街,想着再买些瓜子花生糖果,并写春联和福字的红纸,便也差不多了。

        叶菘蓝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般丰盛的年货,一路上,小脸上的笑容便是一直未曾歇过。

        叶辛夷看着,觉得她的荷包,空得倒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