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异侦实录在线阅读 - 第223章 途径

第223章 途径

        之后野泽良就告诉他们,其实他在上船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开始出问题了,只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据野泽良回忆,他在上船后的头两天里,饭量一直很大,最初他只是以为自己可能要发胖,可他渐渐发觉自己虽然很能吃却一直没有排泄物。

        野泽良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能吃,而身体却一天比一天消瘦,最后他只好借口说要研发新的节目暂时躲在房间里面休息。

        后来他的女友兼助理艾玛在之后的几天里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可能得了什么病,而且还传染给了艾玛。

        那段时间他曾经让艾玛去医务室里拿了点抗生素回来服用,但始终没有什么效果,直到艾玛突然死在了他的面前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可能有什么活的东西……

        野泽良记得当时艾玛说自己很难受,觉得肚子很饿,可是却怎么吃都吃不饱。其实野泽良也有这种感觉,但可能是他的身体要比艾玛强壮一些吧,所以并没有到她那么难受的地步。

        谁知就在野泽良转身准备给艾玛拿点食物的时候,她却突然毫无预兆的吐血了,紧接着她的皮肤就开始一点点的往外渗血,整个人瞬间就像是个破了的皮球一样迅速干瘪下去。

        野泽良清楚的看到在艾玛死之前,有许多像头发丝一样细长的米白色虫子从她的皮肤里钻了出来,他眼睁睁看着艾玛从一个活生生的人直接变成了一具只剩下骨头的尸体……而那些数不清的虫子在离开艾玛身体之后,竟然直接化成了一滩酸臭的液体。

        野泽良实在受不了这个刺激,立刻就跑出了房间,结果却在门外撞见了杰森船长,然后他就被船长带到了这里关了起来……

        锻锋听到这里就十分不解的问道,“他为什么要把你关起来呢?”

        野泽良一脸茫然的告诉锻锋,他到现在也不清楚那个杰森船长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这里,他已经跟船长说了自己的身上感染了某种寄生虫,需要治疗!可对方依然选择把他关在这里,并且每天定时定点的送来水和食物。

        袁牧野听后想了想说,“这一点的确很可疑,野泽良先生,你现在必须要回答我一个涉及到隐私的问题,那就是在你和艾玛接触的这几天里,有没有发生过一些亲密的行为?”

        野泽良听了就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锻锋这时看了一眼手表说,“咱们先离开这里吧,如果再晚我怕那个老外船长就要醒了!”

        袁牧野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安抚野泽良说,“你别害怕,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治疗的!”

        之后二人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那间禁闭室,袁牧野还以为锻锋会直接把门禁卡还回去呢,结果他却先回了14层,让曾楠楠抓紧时间把那几张卡全部复制了下来,这样他们再下去的时候就用不着冒险去偷卡了。

        搞定之后,锻锋就把英国船长的卡悄无声息的还了回去,就算这老外清醒过来之后,也会以为自己之前只是做了一个印象模糊的怪梦。而那个在酒吧偷来的钱夹子,则被锻锋直接送到了邮轮的失物招领处……

        锻锋回到房间之后,他们几个人就围坐在一起,把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捋了捋,发现了两个说不通的地方。首先,如果野泽良是最初的感染者,那他为什么会一直活到现在,而被他感染的艾玛却早早就已经死了?

        还有就是那个杰森船长,他又为什么要把野泽良关起来呢?还有艾玛和维克多的尸体始终都没有找到,想必也是被他给藏了起来。

        就算他之前这么做是因为害怕野泽良会传染给其他客人,可现在邮轮已经被t国军方扣押了,他是不是应该交出野泽良以求自保呢?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袁牧野最先说道,“咱们现在假设船上另外那几十个感染者全都是通过艾玛感染的,那么最有可能的感染途径是什么呢?”

        锻锋听了就沉声说道,“野泽良感染艾玛是因为他们之间为爱鼓掌了,难道说艾玛之后又跟别的人一起鼓掌了?”

        霍冉听后就一脸鄙夷的说道,“不可能,肯定还有别的传播途径,她感染没几天就死了,又哪来的时间和剩下的几十个人鼓掌啊?!”

        袁牧野也同意霍冉的观点,“为爱鼓掌肯定是一种传播途径,但绝对不是唯一的,不过现在有一点到是可以确定,那就是必须要有一定的肢体接触才会被感染。”

        这时就听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曾楠楠说道,“那个日本人说亲眼看见那些虫子钻出人体后就迅速化成水了,那就证明这些寄生虫一旦离开宿主可能马上就会死亡。”

        “所以传播途径只能是通过体液了呗,也许是艾玛和那个维克多为爱鼓掌了,然后维克多又和别人为爱鼓掌了,于是就一传二,二传三了。”张开一本正经的说道。

        袁牧野听了摇头说,“未必,否则那几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你要怎么解释?一定还有其他的感染途径!这样吧,锻队,你尽快把这里的情况告诉林博士,那个杰森是船上的最高指挥,如果他想从中作梗,就凭咱们几个人是查不出真相的。”

        之后他们几个人就各自分工,锻锋和曾楠楠跟老林汇报情况,袁牧野则带着剩下的三个人再去找找那位赵伟赵医生,想看看现在船上有没有什么可以临时应急的驱虫药。

        谁知袁牧野说明来意之后,赵伟却面露难色的说道,“现在船上只有一些广谱驱虫药,咱们在没有搞清楚那些被感染的客人身上都是些什么寄生虫之前,是绝对不能乱用药的,否则可是会闹出人命的。”

        这个道理袁牧野当然知道,可他同时也知道,如果不尽快驱虫的话,是铁定会闹出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