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有超体U盘在线阅读 - 089-高瞻远瞩

089-高瞻远瞩

        在陈晨位于非洲的时候,隔着一座地中海的欧洲区这边,萨姆埃尔正站在冰冷光洁的实验室内,静静的望着一座充满科幻感的培养仓。

        这座培养仓呈圆柱状,直径约三十厘米,通体由钢化玻璃制成,只有底座和顶部为金属制造。

        培养仓内,则盛着一种淡黄色的液体。

        如果透过这些浑浊的液体,能隐隐看出一只拳头大小、初具人类外形的生命体正静静悬浮在溶液中。

        那是一枚正处于胎儿形态的黑猩猩。

        而在胚胎的肚脐上,一条生物材料制造的人工脐带正连接着一端,而另一端则穿过了培养仓,连接在一旁的营养机中。

        实验室便是通过这种模拟母体环境的方式,将营养传进胚胎之中的。

        似乎是看累了,萨姆埃尔轻轻转过身,顿时,一排培养仓暴露了出来,每座培养仓内都是相同的景象……

        这便是陈晨当初离开前制定的实验计划了,这里的每一只克隆胚胎,都对应着研究所内一只年老的黑猩猩。

        要知道在克隆史上,最困难的永远都是灵长类生物的克隆,其它动物的克隆技术往往可以互相参考,例如克隆绵羊的技术稍微修改,就可以用在昆明小鼠的身上。

        可是,所有迄今为止哺乳动物的克隆技术,都无法用在灵长类的身上。

        有神学家断言,这是因为人类就是灵长类,而人类是上帝钦定的宠儿,因此上帝不会容许科技去亵渎灵长类。

        从克隆羊多利诞生起直至2013年,这段时期被称为克隆界最为黑暗的十六年,因为这十六年来,全世界都在极为有限的理论支持下,不断尝试着对灵长类生物的克隆。

        尝试,失败;再尝试,再失败……

        很多人放弃了,但是每一个失败的尝试都为后人排除了一项错误的选项,每一丝进步都在铺就胜利的征途……

        这一情况直至2013年,终于,上帝的权柄再一次被人类所打破。

        2013年,美籍哈萨克斯坦科学家米塔利波夫在做出上千次尝试后,首次在人类体细胞核移植的过程中使用了咖啡因,结果就是这一次,他看到了无数科学家梦寐以求的奇迹——

        经过咖啡因处理,人类的克隆胚胎不但可以轻易融合,而且还有着史无前例的完美形态!

        至于原因,便是因为咖啡因是一种蛋白磷酸酶抑制剂,它可以暂时抑制卵细胞的信号通路,让卵细胞始终保持稳定,因此可以让克隆的效率大幅度提升。

        还是用西方那则寓言来打比方:

        克隆的目的,是将卵细胞内原先的“卵细胞核”国王驱逐出去,扶持一个名叫“体细胞核”的新国王上位。

        但是,政权更替毕竟是大事,如果在政权变动的时候民心动荡,很容易引发政变,甚至导致国破家亡。

        于是,咖啡因的作用就凸显了,它在其中的作用,就像是权力交接时维持国家正常运转的“顾命大臣”,在这种动荡时期它可以不断安定民心,最终确保“体细胞核”顺利登上王位……

        中洲区有句古话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那个名叫米塔利波夫的科学家的贡献,令全人类的克隆技术没有彻底停滞下去,也才有了此时此刻萨姆埃尔眼前的一切。

        看着眼前颠覆生命的景象,萨姆埃尔露出一抹感叹的神情。

        这一批克隆黑猩猩已经分化出足够的造血干细胞与间充质干细胞,完全可以重复陈晨当初的实验了。

        只要这项实验能顺利进行下去,那么很快,衰老将不再是一种不可逆的现象,人类的平均寿命有望再次拔高二十至三十年。

        当然了,现在这项技术并不成熟,还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例如化疗对身体的损伤、免疫系统重建的失败率过高等等,这些都需要在将来一一克服。

        直至这项技术的危险性降低到百分之一以下,那时才是技术成熟,能够面向公众的一天。

        ……

        而此时的另一边,前脚刚刚送走程超,陈晨便接到了萨姆埃尔克隆成功的消息。

        “只花了不到两个月就克隆出黑猩猩,萨姆埃尔这个人,果然很有潜力……”

        看到信息的内容,陈晨略微思索了一下。

        只要接下来的黑猩猩实验也能够成功,那么剩下的,就是人体临床实验了。

        当然,如果在瑞士想要进行临床实验,必须要通过atp(治疗产品署)与foph(联邦公共卫生办公室)的审核,就像在北美洲区要通过fda审核、在中洲区要通过cfda审核一样。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蛋疼的情形出现了——

        有的时候,国家在审核上耽误的时间,甚至要大于药品和技术研发的时间,甚至时间长到将公司彻底拖死都有可能。

        因此,陈晨必然不会在医疗体系完善的瑞士进行第三期临床实验。

        他准备将第三期实验搬到纳米比亚。

        如今自己和纳米比亚官方正处于蜜月期,想来通过这个国家的卫生部审批还是比较so    easy的。

        实在不行,自己也可以先进行秘密临床实验嘛……

        于是,陈晨思索了一下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然后拨通了瑞士分公司总负责人温恩的电话。

        “温恩先生,我有件事拜托您去做……”

        “我要购买现如今市面上最先进的生物电子设备……是的,价格和关税不是问题,政治献金也不是问题……”

        “我知道这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和人脉,听说您的儿子最近准备结婚,刚巧我最近在苏黎世歌剧院旁买了一套豪华公寓,就送给他好了。”

        “好的,最好能快一些,您也知道的公司最近究竟在研究些什么,如果能够成功的话,您肯定是第一批受益人。”

        挂掉电话后,陈晨不由得摇了摇头。

        照这么下去,当初从脸书诈骗来的四十亿美元已经有些不经花了,看来是时候再去诈骗一波了。

        陈晨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等到萨姆埃尔的实验出成果之后,自己的确可以再去全世界搜刮一波。

        而且这一次,可不只是四十亿这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