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790章:崩溃的沈青莲

第790章:崩溃的沈青莲

        “我说完了,能不能……能不能放了我……”黑狗哭喊着求饶。

        他真的快崩溃了,感觉老鼠已经开始在挖他的肚子,钻心的疼。

        杨旭并没有第一时间把黑狗从坑里挖出来,而是饶有兴致的蹲在一旁,捡起一根树枝去戳他的脸。

        “现在肯说了?可是我不怎么想听怎么办?”

        “求求你别玩我了,我真说……我现在就说,快把我挖出来,老鼠在咬我的肚子了!”黑狗哭的鼻涕眼泪都出来了,脑袋不停地扭来扭去。

        “先把话说清楚,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急什么!”杨旭一巴掌拍在黑狗的脑袋上。

        黑狗也不敢在耽搁,他真害怕要是在晚一点出土,他的肚子就要被老鼠要穿了。

        “我是虎堂的人,不对,还不算是,是大长老让我们来绑架沈青莲,说如果绑架成功然后卖到窑子里,我们每个人都能拿到五百万,然后成为虎堂的堂主!”

        黑狗不敢有任何隐瞒,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

        静!

        一时间气氛压抑的有点可怕。

        杨旭悄悄的看了眼沈青莲,发现后者眼神空洞洞的看着黑狗,那种眼神就像是古时候的死士,没有一点神采。

        杨旭也知道为什么沈青莲会出现这种表情,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导。

        要杀一个人,很简单,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可是袁英居然恶毒的想要把沈青莲卖到窑子里,这对于沈青莲来说比死了还要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沈青莲喃喃自语,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

        上次在会所的暗杀,沈青莲猜想到是袁英对她下的手,但也仅仅是猜测罢了。

        但猜测终究是猜测,在没有确认的时候,人的心理都会存着幻想,觉得这个人没有这么狠。

        但是现在这事实被赤果果的揭露出来,就像是揭露还没愈合的伤疤,这让沈青莲难以接受。

        “说,还有什么你没说的,在不老实交代,我真让老鼠把你肚子咬穿了!”杨旭一脚狠狠的踹在黑狗的头上,用这种方式来化解这有些凝重的气氛。

        “我真的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对了……我,我想起来一件事!”黑狗说道这,没有在说下去,而是把目光投向沈青莲。

        还跟沈青莲有关?

        杨旭眼角一抽,不知道该不该问出来,一个袁英都让沈青莲感到这么心塞,要是在多出来某个和沈青莲有关系的人,她能受得住吗?

        “说!不然我杀了你!”沈青莲满脸寒霜,眼睛如同两把刀子一样直视着黑狗,仿佛能刺穿他的心脏。

        “我……我听说,就听过这么一句,说是你母亲的死,是……是大长老做的!”黑狗吞吞吐吐的道。

        什么!

        沈青莲如遭雷击,身子住不住的一阵摇晃。

        美丽的双眸开始出现浓浓的水雾,直勾勾的看着黑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你刚才说什么,给我说清楚!”沈青莲像是受了伤的母狮子,一把抓住黑狗的头发,有些失去理智的怒吼。

        “说啊,你给我说清楚,我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跟袁英有什么关系,你说啊!”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你把话说清楚,要不然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沈青莲抓着黑狗的头发不停地咆哮,黑狗的头发也被一撮一撮的扯下来。

        黑狗疼的不停地直嚷嚷,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你先别激动,你先冷静冷静,你这样他没办法说话!”杨旭一把抱住了激动万分的沈青莲,示意她不要这么激动。

        “杨旭,我母亲死了……我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死了,被人杀了,被人杀了你知道吗?就死在我的面前,死在我的面前啊……我……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一刀刀砍死!”

        沈青莲突然抱住了杨旭,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放声大哭。

        杨旭很能理解沈青莲内心的痛苦,和此时崩溃的情绪。

        那个时候她才多大?五岁啊,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天真活泼的年纪,一个在母亲怀里撒娇这要去游乐场的年纪,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一刀刀砍死。

        这对她来说受了多大的打击,她没有完全崩溃,能一直坚强的活着,已经算的上很厉害了。

        杨旭也有些明白,为什么沈青莲能成为美女蛇,还是剧毒的那一种。

        想必儿时的阴影在她的心理,早已经留下了一个深深地烙印吧。

        杨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只能任由沈青莲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无声的给予安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过了几分钟,也许是过了一个世纪这般漫长,沈青莲的情绪才变得平缓一些。

        “从那次以后,我就特别害怕黑暗,害怕打雷闪电,因为那天……那天……”沈青莲说到这的时候,又开始梗咽的说不上话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身子疯狂的颤抖,脸上毫无血色。

        “别怕,都过去了,一切都好起来了,别怕!”杨旭轻轻地拍打着沈青莲的背后,示意她放松。

        怪不得上次在会所的时候,突然停电沈青莲会吓成这个样子,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原来是小时候的阴影。

        一时之间,杨旭不由得有些心疼起沈青莲来,一般人有她这种经历恐怕早就疯了吧?

        但她还是能坚强的面对,一直到长大以后,都还要和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想必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早已经被她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不透出一点缝隙。

        “把刚才的话说清楚的,沈青莲的母亲,又跟袁英有什么关系!”

        等到沈青莲的情绪平复许多,杨旭再次对黑狗冷声问道。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我就是上次听了这么一句,说是沈青莲的母亲被杀,是袁英让人做的,我真的就听到这一句,还是战虎死的时候说的!快把我挖出来啊……老鼠已经在啃我的肚子了,快把我挖出来啊!”

        黑狗扯着嗓子喊,满脸惊恐,甚至嘴角都开始流出鲜血。

        这是他以为内恐惧,自己咬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