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759章:证据确凿

第759章:证据确凿

        如果说白哥这种级别的混混,沈家人可以说把不认识的话,那还没有什么。

        可是如今进来这浑身是伤的人,还有人说不认识,那就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因为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彪和战虎。

        “战虎!”有人忍不住叫出声,眼睛睁的大大的,都快要从眼眶中爆出来。

        此时的战虎浑身是伤,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就和叫花子一样狼狈。

        哪里还有身为堂主的潇洒模样。

        如果不是这帮人和战虎熟悉的不行,都快要认不出他来了。

        战虎身边的唐彪也是狼狈的不成样子,身上还有很多明显的刀伤,衣服都是干枯的血迹。

        “杨少!”唐彪扶着战虎来到杨旭的面前,咧着嘴巴笑。

        杨旭站起身,在唐彪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差点没把唐彪给拍在地上。

        疼的唐彪龇牙咧嘴,头上都冒汗额了,但他的笑容却异常的灿烂。

        “辛苦了!”杨旭的眼中流露出赞赏。

        看到唐彪两人身上的伤口,用脚趾头猜想都知道,他们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

        想必是很惨烈。

        说实在话,杨旭都有点怀疑唐彪这一次是回不来了,如果不是半个小时之前唐彪给他发来信息,杨旭都以为唐彪和战虎已经死了。

        陈光很有眼力见,赶紧站起身扶着唐彪在椅子上坐下。

        至于战虎,还是病恹恹的站着,连个坐下的位置都没有。

        “杨少,幸不辱命!”唐彪咧着嘴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他太困太累了,一个晚上加上一个白天都在逃亡,几乎都没有合过眼,要躲避各种追杀。

        粪坑,垃圾堆都钻过,现在浑身上下全都是臭烘烘的味道,熏得不少人直皱眉。

        “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杨旭笑着点头。

        看样子他真能低估了唐彪,也证明了自己的眼光不差。

        经过这事情,也许是时候给他一个大舞台了,就像是曾经答应过他的一样,沈家就是他的舞台。

        只要他撑得住,扛得起,那杨旭都给他。

        “战虎站在你的面前,你总该不会说不认识他吧?”杨旭一脸戏虐的看向袁英。

        袁英脸色一黑,接着露出个愧疚的笑容。

        “战虎,你到底去了哪儿?我从昨天晚上联系你到现在,都没联系到你,我还以为你出了啥事情,正在和帮主说,要让他派人去找你呢!”袁英一脸激动的道。

        “呸!”

        所有人都以为战虎会感激涕零,然后揭穿杨旭的谎言时,战虎却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你居然还有脸说这种话,我为你出生入死,你居然派人杀我,如果不是唐彪,我昨天晚上早就死了!”战虎一脸憎恨的看着袁英。

        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战虎都有些心有余悸,对袁英的恨更深。

        好几次他都和死亡赛跑,差点没嗝屁。

        以前战虎觉得自己够拼命了,可是和昨天晚上的凶险比起来,以前那些都是小意思。

        几十把刀在后边追,这么臭这么大的一个粪坑,唐彪居然毫不犹豫的拉着他跳进去,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不过如果不是唐彪的决绝,估计他们昨晚真的死了。

        “战虎,你在说什么啊,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吗?我怎么可能会派人杀你!”袁英一脸痛心。

        “别在演戏了,你让我去杀自己人,说如果我成功嫁祸给杨旭的话,你就让我做上大长老的位置,还说让沈青莲嫁给我,你敢说这些话不是你说的?”

        “昨天晚上那个狙击手你敢说不是你派来的人?”

        战虎粗着脖子,红着眼睛对袁英吼。

        经过昨晚之后,战虎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现在对袁英完全没有一点尊敬。

        听到战虎的话,沈天霸和沈青莲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大厅里也是传来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袁英真的说过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让战虎当大长老,让沈青莲嫁给他?

        这是要谋朝串位啊。

        “现在你这条老狗还要什么要说的吗?”杨旭抱着胳膊冷笑不已。

        袁英深深地叹了口气,怔怔的看着战虎,眼圈有些发红,看起来好像在这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战虎啊战虎,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投靠杨旭,你是不是忘记了曾经你还是个街头混混的时候,是谁拉了你一把?你差点被人砍死,是谁帮了你,你如今的地位又是谁给你的?这些你都忘记了?”

        “杨旭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来污蔑我?谁都可以污蔑我,可是你不行,在我心里,不只是把你当成了心腹,更是当成了义子,你实在是让我太心寒了!”

        袁英说到这,声音都有些哽咽,看起来是心痛到了极点。

        如果战虎不是知道真相的话,都会被袁英这些话给感动。

        “老匹夫,表演完了吗?如果表演完了的话,那我给你一样东西吧!”杨旭对着战虎使了个眼色。

        “大长老,也许你计划的天衣无缝,但是伴君如伴虎我还是知道的,你心有多黑我比谁都清楚,所以我留了一手!”

        战虎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录音笔。

        “战虎,派几个人去京华医馆,把他们都给解决了!”随着战虎按下录音笔,袁英那充满杀气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

        “可是……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啊!”

        “战虎,成大事者,那个不是心狠手辣?心不狠怎么混社会?再说了他们又不是你虎堂的手下。”

        “如果不把那二十多个人暗杀了,就不能把这盆脏水扣在杨旭的头上,也不能把沈青莲和沈天霸拖下水,懂吗?”

        “你放心,等到事成之后,你就是大长老。”

        “到时候沈青莲还不是你的囊中之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全场静寂无声,所有人都在静静地听着录音笔播放出来的对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似要从嘴巴蹦出来一般。

        袁英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刺激着所有人的心脏。

        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仿佛都已经凝结了。

        所有人都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袁英,沈天霸的脸已经气得铁青,沈青莲那修长的手指也紧紧地抓着椅子扶手,眼中凶光暴涨。

        “咣当!”

        沈天霸猛地站起身,一言不发,把茶杯重重的砸在袁英的跟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