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747章:比恶魔还要邪恶

第747章:比恶魔还要邪恶

        比这还要痛上百倍?

        那是什么痛?

        战虎不敢去想,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着。

        “去找几瓶辣椒来,给我们的虎老大洗洗手!如果他还能撑得住,就再去找十条强壮的公狗,和一个大的铁笼,到时候我们把铁笼放在大街上,在让十条公狗吃一点补品,你说会怎样?”杨旭嘴角高高扬起一抹令人心颤的笑容。

        战虎的眼珠子瞬间瞪大,身子抖得就连杨旭都有些压制不住。

        痛战虎能忍,但是如果杨旭真的把他和狗放笼子里,在放到大街上任人观赏,以后他恐怕也不用在出来混了。

        既然混不了,那下场是什么?下场也是一个死字。

        别以为出来混的就可以随随便便退出,你是普通的马仔还好,可战虎是连英会虎堂的堂主,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有句话说的好,也是从古至今的真理,在很多电视剧都出现过——“你知道的太多了!”

        一般这句话说出来,就代表这个人要死了。

        “魔鬼,你是魔鬼!”战虎的声音都带着浓浓的颤音。

        杨旭没有搭理他,而是瞪了唐彪一眼,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等等,我……我说!”

        看到唐彪转身真的要离开,战虎突然喊道。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他想清楚了。

        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那还不如说出来,至少能少受一点罪。

        “如果……如果我说了,是不是可以放过我家人,给我个痛快!”战虎可怜巴巴的看着杨旭,眼神充满了哀求。

        “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这么丧尽天良,但这前提也是需要你好好配合。”杨旭说着把脚从战虎脑袋上挪开。

        这个时候踩着战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好,我说,是我派人去京华医馆,打算杀掉连英会的人,然后把罪名嫁祸在你身上!”战虎说完像是漏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听到这话,杨旭还没震惊,反而是一旁的亦如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亦如一直都知道战虎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她之所以跟战虎在一起这么久,除了战虎能给她带来虚荣之外,一小部分也是因为战虎很讲义气。

        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喜欢六亲不认的男人,他都能杀掉手下,谁知道哪一天他会不会杀掉自己?

        可是她怎么都想不到,战虎会为了嫁祸给杨旭,竟然要杀掉自己的手下。

        亦如也总算是明白了战虎先前和她说的话,感情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把连英会搞成一团粥的男人?

        而战虎准备当上大长老,也是用杀掉自己手下换来的利益?

        “不错!说的很好!”杨旭眼睛微微眯起。

        “现在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可以放了我了!”战虎像是被抽掉全身骨头一样,一丝力气也没有,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现在还不行!”杨旭笑着摇了摇头,用一种很柔和的声音再次问道:“我相信你没有这个脑子用这么恶毒的计谋,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听到这话,战虎本来还很沉重的呼吸声猛的一滞,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两下,紧接着又恢复成了那种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能说,真说出来可能连家人都要死。

        然而战虎这短暂的惊愕却没有逃过杨旭的眼睛。

        果然,战虎的背后还有人。

        “没有人指使我,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的……我想杀了你,我就想杀了你!”战虎气喘吁吁的道。

        “你这么恨我?我记得我好像跟你无冤无仇吧,就因为我把你虎堂的手下,白哥给扣押了?让你丢脸了?”杨旭一脸迷惑。

        “对,就是这样!你扣押了小白他们,这等于是在打我们虎堂的脸,我就是要弄死你!”战虎突然变得恶狠狠的。

        “砰!”唐彪听得大怒,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战虎的脑袋上。

        “给我说话注意点!”唐彪说着拿着铁签,又砸在了战虎的指甲上,疼的战虎差点没从床上蹦起,如果他还有力气的话。

        “为了找回面子,甘愿把自己的手下给杀了?你说我傻,还是你傻?你这帮他卖命值得吗?”杨旭要了摇摇头。

        “你不用套我的话,就是我干的!”战虎撇过头不去看杨旭。

        “我该说你傻呢,还是说你聪明呢?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家里人想想吧?”杨旭叹了口气。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你说过不会像我们一样丧心病狂的,祸不及妻儿,你到底想怎样?我都说了是我一个人干的,没有人指使我!”战虎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像是疯的一样从床上站起,粗暴的朝着杨旭扑来。

        不过还没等他靠近杨旭,就已经被后者一脚踹飞。

        不过这一次战虎的待遇没有这么好了,脑袋不偏不倚的撞在了那有些尖锐的装饰台灯上,耳朵都被扎穿了一个洞。

        “你绑架了我家人,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战虎和疯了一样不顾耳朵上传来的疼痛,再次朝着杨旭扑去。

        “放心吧,我没有对他们怎么样!”杨旭再次把战虎站在脚下,然后拨通了电话。

        “喂!”电话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妇女声,是战虎的母亲。

        “妈,妈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战虎对着电话急声问道。

        “小儿,你在说啥啊?我很好啊,没有谁会对我怎么样啊,哦,你是说你的这些兄弟啊,他们是你朋友吧,还给我买了很多补品,临走的时候还塞给我一些钱,说是你给我的。”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充满了笑意,一点惶恐都没有,听起来不像是被人威胁。

        战虎猛地抬起头怔怔的看着杨旭,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杨旭没有对他母亲怎么样?

        “小虎,小虎你在听吗?”电话里再次传来战虎母亲的声音。

        “妈,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先不跟你说了,刚才那些人是我朋友,你不用担心,我先忙了,有空在回家陪你吃饭!”

        战虎说着,匆忙挂断电话,接着长长的吐了口气。

        看着杨旭的目光中,除了惊恐,愤怒,还有一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