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705章:张虎的命运

第705章:张虎的命运

        看着张虎这个彪形大汉被杨旭粗暴的塞进那狭小的皮箱里,唐彪都有些心有余悸。

        好在他当初聪明,知道跟着杨旭对着干是一件愚蠢的事情,要不然恐怕他的下场比张虎好不了多少。

        “杨少,沉江这种小事我亲自出马就好了,哪用得着您老人家亲自来!”

        看到杨旭拎着皮箱往门外走,唐彪赶紧说道。

        张虎的嘴巴耳朵都没有被堵上,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吓得一个劲的挣扎,把箱子撞得不停地摇晃。

        杨旭不耐烦的一脚踹在皮箱上,张虎才安静许多。

        “瞎说什么,我是这种人吗?我说过要放他走,就会放他走,再说了,凭我的势力想要杀一个人会这么麻烦?”杨旭瞪了唐彪一眼,可眼中的笑意却让唐彪心里直打颤。

        为张虎默哀几秒钟。

        看杨少这个笑容,怎么这么邪恶呢?

        而张虎自然是看不到杨旭表情的,在听到这话之后,他心里也长松口气。

        是啊,杨旭真的要杀他,那需要这么麻烦?

        看样子杨少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大好人啊!一时间张虎都有些感激涕零。

        ……

        在某一条乡间小路上,杨旭正驾驶着汽车飞快的行驶着,这一路上被藏在皮箱里的张虎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颠的硬生生的呕吐了好几次。

        这皮箱的空间就这么大,加上张虎人本就长得高大,此时卷缩在皮箱里已经没有了移动的空间,这呕吐物近在眼前,把他熏得晕过去好几次,又被颠簸不平的路面颠醒。

        然后再次呕吐,再次被熏昏迷。

        也不知道循环了几次,张虎已经是生不如死时,汽车终于停了下来。

        ……

        这是个很偏僻的渔村,湖面上漂浮着几条小破船,周围全都是齐人高的芦苇荡,头顶上方时不时地传来几声凄厉的乌鸦叫,看起来很是荒凉。

        是拍鬼片的最佳首选。

        这小小的渔村隐藏在很多处大山之中,不用猜都知道已经出了魔都。

        停好车之后,杨旭拎着皮箱左拐右拐的顺着小路走去。

        张虎怎么说也有百来公斤,可是被杨旭提在手上,却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差不多,看起来一点分量也没有。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杨旭停在了一艘残破的小船前。

        在船头上坐着一个只穿着灰色背心,头戴鸭舌帽的中年男人。

        这大冷天的,一般人不穿件羽绒服都会被冻的直打喷嚏,可是他却屁事没有,还很有闲心的在靠着烤鱼喝着啤酒。

        这男人肌肉很发达,露出的手臂上全都是结实,乌黑发亮的肌肉。

        这肌肉可不是健身房里吃蛋白粉,举哑铃练出来的,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爆发力。

        想要轻松的捏断一个人的脖子一点问题也没有。

        “今天不开船!”看到杨旭,那人眼中闪过一抹警惕,接着不耐烦的道,接着又低下头慢慢的烤鱼。

        “我不钓鱼,想邮寄一些鱼到外地。”杨旭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那人再次抬起头看了杨旭一眼,又看看他手里的皮箱。

        “鲳鱼,罗非鱼,鲶鱼我们不帮邮寄。”那人再次开口,不过这一次声音却多了凝重。

        “草鱼,两斤的!”杨旭晃了晃皮箱。

        “跟我来!”那汉子放下烤鱼,率先走入了船舱。

        等杨旭走进船舱时,一个黑黝黝的枪口已经抵在他的眉心处。

        “抱歉,这是规矩!”那汉子脸上已经没有了原先的朴实,一脸凶相,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布条。

        被人用枪指着脑袋,杨旭眉头微微皱起,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规矩就是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别说他现在没表露身份,就算是表露身份,该走的规矩一样要走。

        只有这样才能活的更久一些。

        随着杨旭把黑布蒙上,他的眼前也瞬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更过分的是,这汉子居然还打开了音乐,这震耳欲聋却让人烦躁不易的女士京腔在耳边响起。

        对于老魔都的人来说,吃饱喝足坐在四合院里的葡萄树下的摇椅上,拿着一把扇子,唱唱京腔,是很享受的一件事情。

        可是对于不熟悉京腔的人来说,听着女人唱出这种怪异的腔调,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总觉得瘆得慌。

        这汉子放这种音乐,很明显的是用来干扰杨旭的听力。

        杨旭也没有任何反应,放下箱子,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还翘着二郎腿跟着音乐哼起来,看样子一点屁事也没有,反而还给人一种来度假的错觉。

        那汉子一直都在观察杨旭,在开船的时候枪口也是一直对准杨旭没有松开,只要杨旭有任何异动,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看到杨旭这么悠闲的坐着,汉子的目光闪过一抹赞赏。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船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

        当杨旭脸上的黑布被解开时,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很破旧的茅草屋里。

        在他的面前站着七八个汉子,每个人都是一脸凶相。

        有坐着的,站着的,还有跨坐在房梁上的,不外乎的是,他们的手上都拿着枪,枪口的方向对准着杨旭的眉心。

        在这么近的距离,面对这么多热武器,如果对方同时开枪的话,就算是强悍如杨旭也不一定能躲得开。

        “阮老大,你们这待客之道是不是有些过了,我只是个客人!”杨旭笑着道,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

        “这是规矩!”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在杨旭的正前方,坐着一个彪悍的中年男人。

        被叫做阮老大的男人长得很魁梧,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头大黑熊,露出的胸膛上全都是黑色毛茸茸的毛发,那手掌有蒲扇大,手上满是老茧。

        在嘴上还叼着一根自制卷烟,此时正眯着眼睛打量着杨旭。

        那目光如同时实质般,只穿杨旭的心堂。

        看样子阮老大是他们的头。

        换成一般人,早就被这目光给吓傻了,反观杨旭,脸上却一直都充斥着淡淡的笑容,甚至还有藐视。

        “草鱼?”阮老大沉声问。

        “草鱼!”杨旭点点头。

        “看看货吧。”阮老大说着扭头对身旁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家伙点点头,把香烟丢在地上重重的踩了一脚,然后才慢悠悠的走到杨旭的身边,把皮箱拎了起来。

        感觉到皮箱的重量后,他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看样子这‘草鱼’的重量很让他满意。

        随着张虎从皮箱里被翻出来,当他看清楚眼前站着这么多五大三粗,一脸凶相的男人看着他发出如狼似虎的目光时。

        居然像个快要被非礼的小女孩一样,吓得失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