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683章:滔天的怒火

第683章:滔天的怒火

        张虎也被李萍这举动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要寻死,不就是玩一次吗?用得着寻死腻活的?

        不过他反应也算是快,毕竟李萍就在他怀里。

        张虎的手猛地捏住了李萍的下巴,阻止她咬舌自尽。

        “还想寻死?要死也要等着我玩玩你再说。”张虎说着,目光突然瞥到了一旁有些转醒的思思。

        眼神闪过一抹恶毒。

        “老子现在改变主意了,强迫虽然刺激,不过要是你配合的话,更爽不是?”张虎大笑道。

        “你做梦……”李萍被捏着嘴巴,说话含糊不清。

        “真的吗?”张虎说着,一只手控制住李萍,另外一只手依旧掐着她的下颚,防止她自杀,然后带着李萍朝着思思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看着张虎朝着思思走过去,李萍瞬间就慌了神,也生不起自杀的念头。

        这个恶魔要干什么?

        他到底想做什么!

        思思刚醒过来就看到张虎那张邪恶的脸出现在视线里,顿时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她只是一个孩子啊!你想干什么!”

        看着张虎把脸靠近思思,李萍都要疯了。

        她像是一只受伤的母豹子一般,疯狂地挣扎,转过脸一口咬在张虎的脖子上,把他脖子都咬出血了。

        “婊子!”张虎一巴掌把李萍抽飞,一把抓住思思的衣领把她提了起来。

        看着思思无助的踢腾着小脚,李萍顾不上疼痛再次扑了上来。

        不过在她扑到张虎身前时,动作猛地僵住了。

        因为此时张虎的手已经不再是抓住思思的衣领,而是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

        思思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被张虎这种彪形大汉掐住脖子,就和一直被掐住脖子的小鸡仔没有什么区别。

        那张粉嫩的小脸顿时变成了青紫色。

        “打啊,再咬啊,继续咬啊?怎么不凶了?”张虎转过脸,一脸嘲讽的看着李萍。

        “你放开孩子,我求求你好吗?求求你放开她,我给你跪下了!”李萍扑通一声跪倒在张虎的面前,泪流满面。

        丈夫死之后,思思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是她人生的全部希望。

        此时看着思思那通红的小脸,她心都要碎了。

        “现在知道求我了?”张虎大笑道。

        “求求你,有什么冲我来,她只是个孩子啊!”李萍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此时的她眼里只有孩子。

        “我说过,我不想强迫别人,伺候好大爷,这小女孩我就放了,要不然我就掐死她,不,我要把他卖到国外去,据说很多人都喜欢这种小女孩啊!”张虎淫笑道。

        李萍身子猛地一颤,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无比,身子也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

        “畜生,你个畜生,杨少不会放过你的,畜生!”唐彪趴在地上,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睛布满了红色的血丝。

        拳头攥得紧紧地,手臂上青筋暴起,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萍即将被糟蹋。

        “这里没你的事,把他的嘴巴给我堵上,打扰老子享乐!”张虎对着手下使了个眼神。

        压着唐彪的那小弟会意,脱下臭袜子塞进了唐彪的嘴里,扬起拳头对他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唐彪就倒在了血泊中,喘着微弱的气息,一动都不动。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你放开思思,我……我答应你!”李萍撕心裂肺的喊道。

        “早这样不就好了?”张虎说着,对着殴打唐彪的小弟点了点头。

        那小弟又重重的踹了唐彪一脚,才抱着胳膊在一旁看好戏。

        他们都知道,只要张虎享受完了,这个美艳的妇女,他们也能跟着喝喝汤。

        “把衣服脱了!”张虎说这话的同时,手依旧掐着思思的脖子,不过已经没有这么大力。

        李萍没有说话,满脸凄凉,手颤抖的放在衣服的口子上,两行清流止不住的往下流。

        “动作快点,老子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等你!”张虎不耐烦的催促道。

        尽管这里群都是他的人,而且警方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但是也不可能在这里消耗这么多时间。

        更何况等会儿他还要享受美人呢。

        随着两颗扣子被解开,一抹白嫩也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张虎和他的小弟看的眼睛都红了,和牛一样重重的喘着粗气。

        “啊!”唐彪看到这一幕,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这么慢,让大爷来帮帮你!”张虎说着,手猛地扯向李萍的衣服。

        然而就在李萍绝望的闭上眼睛,张虎的手也抓向她衣领的那一刻,门外突然穿拉来好几声惨叫和猛烈的撞击声。

        张虎的手也猛地停了下来,皱着眉头超外边看去。

        当他目光所及时,身子剧烈的一颤。

        这几声惨叫和碰撞声实在是太大,让唐彪那昏昏沉沉的脑袋也变得清醒许多。

        当他看到那黑色的身影时,眼睛猛地一亮,一直强忍的泪水都忍不住夺眶而出。

        虽然没有看到人,只看到一辆黑色的悍马,但他知道,那个男人来了。

        京华医馆外的悍马如同一匹真正发了疯的野马,对着张虎带来的小弟横冲直撞。

        有几个躲得慢的小弟直接被撞飞好几米远,倒在一旁不知生死。

        就算是被撞断腿倒在地上的,也挡不住那愤怒的悍马,直接从他们身上压了过去。

        什么叫惨烈?这就叫惨烈。

        什么叫血腥?这就是!

        这发出巨大轰鸣声的悍马在发泄着它主人的满腔怒火。

        随着一声刺破耳膜的刹车声响起,悍马一个极限漂移停在了京华医馆的门口。

        而门口也倒下了一大群混混,全都再鬼哭狼嚎,血液染红了悍马车身,染红了地面。

        也染红了所有人的心。

        张虎又惊又怒,这虽然不是市区,但也是人流量很大的街道,什么人敢这么开车。

        还把他的小弟撞成残废,一下子让他失去了过半的实力。

        那黑色悍马静静的停在门口,就如同一口漆黑的大棺材,刺激着所有人的心脏,让人觉得无比的压抑。

        尽管车里的人还没出来,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无穷怒火,和那磅礴的杀意。

        随着车门打开,一个修长的身影从车里跨了出来。

        也代表着丧钟正式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