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656章:不知好歹

第656章:不知好歹

        沈秀兰这不知好歹的话,让的脸立时阴沉了下来。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就算是在清流市只当一个院长的时候,也没有人这么跟他说过话。

        谭树辉板着脸,沉声说道:“你捐多少是你的事情,你捐钱也是为自己积德,是造富百姓,这一点我感谢你,但是……”

        谭树辉说到这顿了顿,接着道:“但是你敢说你的钱真是捐献给需要的人民?你们不过是爱慕虚荣,攀比,故意搞出什么慈善拍卖,无非是做做样子,最终钱还是流到自己的手上!”

        谭树辉越想越怒,他喝道:“韩老爷子的病,还是另请高明吧,恕我无能。”

        说完拂袖离去。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延续被贬低就已经让谭树辉气的七窍生烟,如果不是担忧韩老爷子的病情,他都不想再这里多呆一分钟。

        不过现在他也忍不住了,这女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真以为全天下都是她家的佣人呢?

        韩家人惯着她,他谭树辉可不会惯着她。

        “谭院长……谭院长……”

        看到谭树辉真的走了,所有人都慌了。

        刚刚买完药从外边回来的韩茂德看到谭树辉气冲冲的离开,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还笑着上去打招呼。

        谁知道谭树辉看都不看他一眼,完全把韩茂德当成了空气。

        “这是怎么了?”韩茂德一脸茫然。

        他先前不在,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谭院长听说脾气挺好的,一点架子也没有,为啥突然这么愤怒?

        “你个老不死的,我告诉你,真以为韩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今天只要你真的离开,信不信我彻底封杀你,让你一个病人都没有!”沈秀兰还嫌不过瘾,从家里追了出来对着谭树辉的背影大骂。

        如果韩茂德先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话,现在看到这一幕,他现实明白了。

        感情千辛万苦青睐的谭院长被自家婆娘给气跑了?

        而且这蠢婆娘还说什么?封杀谭树辉?

        特可是谭树辉,不是一般的小医生啊,不知道有多少豪门的大佬都先请谭树辉做私人医生,这个败家婆娘倒好,还要把人赶走。

        “你把谭院长赶走了?”韩茂德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家媳妇。

        “是又怎么样?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罢了,你有意见?”沈秀兰插着腰和个泼妇似的。

        “你……”韩茂德心里有气,但又不敢发出来,只能硬生生的憋着。

        可是心里早就把这蠢女人骂的狗血淋头。

        要是谭树辉是沽名钓誉,那在场的所有医生全都是废物了,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好在这个时候韩力走了过来,对着沈秀兰道:“妈,你不要着急了,刚才医生检查过,爷爷没事了!”

        对于这个儿子,沈秀兰倒是没有和对韩茂德一样暴虐,脸上满是溺爱的光芒。

        “嗯,小力做的不错,不像是你这个窝囊老爹,一点用处都没有!还为了巴结一个骗子来跟我顶嘴!”

        韩茂德差点没一个老血喷出来,你嘴里的这个骗子可是你儿子找来的。

        但这话他却不说说出来,免得又要被指着劈头盖脸的大骂。

        沈秀兰可不管他的面子,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

        既然老爷子没事,沈秀兰也跟着韩力一起走到韩老爷子的房间。

        可是当她看到韩老爷子身上十几根银针,不由得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针灸吗,拔下去。”

        一边的年轻医生犹豫的说道:“可是杨旭说银针暂时不能拔下来。”

        “杨旭?就是刚才顶撞我的那个小杂种?你是听他的还是我的?”沈秀兰怒吼。

        而这时一个中年医生走了过来,狠狠的瞪了刚才那年轻医生一眼道:“真不懂事,没看到沈夫人都说了吗?把银针拔掉!”

        听到沈夫人这三个字,韩茂德脸上又是一僵。

        按理说女人嫁过来之后,别人称呼她都是带着夫姓。

        就像是沈秀兰,其他人应该称呼她为韩夫人才对,可是这医生却叫沈夫人。

        这是几个意思?完全是在打韩茂德的脸。

        但沈秀兰却没有一丁点不满,反而还的赞赏看了那医生一样,满意的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沈秀兰这话,那医生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那条宽敞的大路,看到了希望,激动地颤抖不已。

        但他也不敢耽误,而是深深地鞠了个躬道:“回沈夫人,小的叫秦职,是老爷子的主治医生。”

        “嗯,秦职,不错,我记下了!”沈秀兰点了点头,然后眼睛不留痕迹的在秦职那结实的胸膛上扫了一眼。

        听说医生的按摩手法都挺不错的。

        “谢谢沈夫人赏识!”秦职笑的眼睛眯了起来,然后将老爷子身上的银针取下来。

        他也没有想到,只是拔个银针就能得到沈夫人的赏识,而且这好处还落到了他的头上,这不是幸运之神在照顾,是什么?

        而他还没笑出声,只听病床的仪器上发出滴滴刺耳的警报声。

        秦职脸色都变了,吃了一惊,连忙转身去看。

        他只觉得头皮一炸,只见仪器上原本正常的数据猛然有了异变。

        心跳加速,血压飙升,而且韩老爷子呼吸有鸣音,口冒血水。

        “快去请谭院长……”秦职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的激动,吓得屁滚尿流。

        还未走远的谭树辉被韩占龙和韩若雪好说歹说苦苦哀求的请了回来。

        ……

        而手术室中现在又乱做一团。

        谭树辉看了一下伤者,喝道:“他身上的银针呢?”

        秦职吓得屁滚尿滚,结结巴巴的说道:“拔……拔了……”

        “胡闹,病人情况不稳定,全靠银针吊命,你怎么就拔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秦职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怎么敢说自己为了讨好沈秀兰,所以才拔掉银针的?

        再说了他真不知道会这么严重,不就是拔掉银针吗?韩老爷子为什么会吐血啊!

        差点把自己当场吓死好不好!

        “亏你还是医生,你不知道这银针拔掉有多严重吗?废物!”谭树辉虽然被请回来,但还是一肚子的气,现在更是忍不住连废物两个字都骂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