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655章:嚣张的沈家妇

第655章:嚣张的沈家妇

        “好啊,你这个小丫头,真以为老爷子宠爱你,你就敢这么跟我说话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打断你的双腿然后把你卖掉!”

        沈秀兰指着韩若雪的鼻子怒吼。

        沈秀兰嘴巴不可谓不毒,而且嚣张到了极点,在韩家就敢指着韩若雪的鼻子痛骂,还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可见她平时是有多嚣张,恐怕就连韩茂德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满足她生理需求的男人罢了,至于地位,估计跟佣人差不多。

        杨旭心里想的还真一点儿不差,韩茂德在沈秀兰眼里,真是个佣人差不多,对于这只母老虎他是害怕到了心眼里。

        上次他就因为和朋友去花天酒地一番,结果沈秀兰就带着人把那女人当街扒光衣服,然后找来两个流浪汉给轮了。

        当时可是白天啊,后来这女人也自己跳江死了。

        至于是没脸见人自杀,还是被逼迫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而韩茂德也是被打得遍体鳞伤,一句话不敢坑。

        而沈秀兰自己却不知道包养了多少个小白脸。

        可以说韩茂德在沈秀兰面前连条狗都不如,毕竟沈秀兰的娘家在魔都地下世界可是大佬级别的。

        ……

        听到韩若雪被人这么恶毒的咒骂,韩占龙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头火气,往前踏出一步,冷冷的看着沈秀兰:“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抽死?”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告诉你,我们沈家人不是好欺负的!”沈秀兰丝毫不惧。

        在她看来,她嫁给韩茂德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她嫁过来,韩家也不会有今天这地位。

        “你看我敢不敢!”韩占龙是彻底被点燃了心头的怒火,扬起沙包大的拳头就要打过去。

        不过却被韩若雪给拦住了。

        “若雪……”韩占龙眼珠子气鼓鼓的。

        “算了!”韩若雪摇了摇头。

        “哼,算你们识相!”沈秀兰眼中满是轻蔑,看的韩占龙又差点忍不住。

        “妹夫,我先送你回去!”韩占龙深深地吸了两大口气,把自己的火气强行压制下去,对着杨旭道。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杨旭摇了摇头。

        对于韩家这种事情他没有半丁点兴趣,毕竟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还能帮韩若雪教训沈秀兰这泼妇不成?

        “行了行了,啰啰嗦嗦的,要走赶紧走!不过我可记住你了,在老爷子还没完全康复之前,我都会找你,要是老爷子出事,我就让你这个庸医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沈秀兰不耐烦的摆摆手,然后对着所在人群后边的管家道:“煮好饭了没?肚子饿了。”

        杨旭的神色一冷道:“要你没有资格命令我。不是我看在若雪的面子上,你们韩家的大门我一步都不想进!”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开,就连韩若雪在后边说着什么他都没听到。

        “你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老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沈秀兰直气得混身哆嗦。

        ……

        在老爷子的病房中,谭树辉看着仪器上显示各项指标稳定的韩老爷子,惊得目瞪口呆。

        他本想着跟着杨旭一起走的,但是韩老爷子现在还没完全稳定下来,他又不能走,只能留下来帮杨旭善后。

        不过看到各项指标都稳定之后,谭树辉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

        韩老爷子呼吸平稳,面色红润,生命已经基本稳定。

        除了身上插着的银针和一些仪器管子之外,韩老爷子睡得很沉,如同以为睡着的老人,看不出来是生过病的。

        这一下,对于杨旭的医术,谭树辉在心里又是狠狠的佩服了一把。

        韩老爷子的症状他是知道的,为此他还特意的研究过好长一段时间,就怕自己没有把握治疗好。

        这一次过来,并不完全是因为韩力那个朋友的邀请,而是对于韩老爷子的病症有了初步的治疗方案。

        但也仅仅是克制住病情不让他继续恶化,还没有完全的治疗方案。

        可是杨旭呢?

        听说只用了几根银针就不但把韩老爷子的病情压制住,还有好转的迹象。

        这不得不说是医学上的奇迹。

        “怎么样了?”

        见谭树辉检查完毕,一言不发。

        沈秀兰心中一紧,赶紧问道。

        谭树辉说道:“老爷子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我师父的医术真是不简单。”

        “你师父?什么你师父?”沈秀兰一脸茫然。

        在谭树辉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自己是杨旭徒弟的时候,沈秀兰还没来,也没有听到。

        不过就算是听到了也就听到了,她才不相信杨旭是谭树辉的师父,反而还会怀疑谭树辉的医术。

        试问,这么年轻的一个臭屌丝都能当谭树辉的师父,那谭树辉到底有多不值钱啊?

        “没什么!”谭树辉也懒得解释,但是对沈秀兰却鄙视到了极点。

        很显然沈秀兰也不想再这种问题上纠缠不清,她继续道:“那老爷子是没有大碍了?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谭树辉沉吟一下说道:“看老爷子现在的状况是没有问题的,但身体机能这种事情不好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在谭树辉心里,杨旭的医术是不用质疑的,至于为什么不说完全好了,是因为处于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

        无论是你大病,还是一个小小的感冒,医生都不会告诉你百分之百。

        就如同亲子鉴定,也只会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不会写百分之百,毕竟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绝对的。

        你不知道老天是不是给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然而谭树辉这话却让沈秀兰的眉头皱了起来。

        “应该?”沈秀兰的神色立时变了,她尖叫道:“我要的是一个准确的说法,不是应该,确定,而是一定!一定你知道吗?你知道什么叫做一定吗?”

        听到这不客气的话,谭树辉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我这是平心而论,而且是实话实说,这天底下哪里有百分之百的,但是我敢保证,起码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还是需要观察观察!”

        “观察?我在说一遍,我却确定,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还是说你的医术根本就是浪得虚名?我们每年往医院捐上千万,难道就养了你们这群只吃干饭的医生,我现在就要结果。”

        沈秀兰尖酸刻薄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