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583章:三步之内如杀鸡

第583章:三步之内如杀鸡

        魔都燕家。

        “燕家,这一次你们越界了!”徐庆年单手把玩着茶杯,淡淡的道,脸上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在徐庆年的对面是燕家家主燕天南,还有在长城底下被称之为国师的魏忠明。

        至于燕忠却没在,按照燕天南的说法是,他还不够资格参加这一次的会议。

        燕忠,目前燕家的最优秀的俊杰,都没有资格参加这一次会谈,可见这一次的谈话分量有多高。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燕天南要保存燕家的最后血脉。

        想想都让人感到胆寒,堂堂燕家居然被一个人给吓破了胆。

        虽然对徐庆年抱着恐惧心态,但燕天南看到徐庆年这一副表情,还是有些无奈和愤怒。

        “徐先生,这一次是我们燕家的疏忽,你已经杀了燕家十八个人,是不是能罢手了?”燕天南从椅子上站起身,对着徐庆年深深的鞠了一躬,脸上满是沧桑和悲凉。

        燕家被杀了这么多人,可他连一旦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还不够!”徐庆年用食指轻轻地摩擦着茶杯的杯身,语气不咸不淡。

        就仿佛那十八个人的性命在他眼里,不过是十八只蚂蚁。

        十八个人,十八条命还不够?

        燕天南浑身一颤,拳头不由得握紧了,脸上出现一抹怒气。

        “徐先生,为表诚意我会让燕家所有人以后见到杨少的时候行师之礼,也不会在参与魔都任何家族任何事情,青木家族的所有收尾产业全由我们燕家承担,然后拱手让给杨少,如何?”燕天南强忍着怒意,再次沉声道。

        这已经是燕天南的最大底线了。

        整个燕家对杨旭行师礼节,这已经是燕家在低头了,这一份天的大荣耀,除了上边那几个人,还没有人享受过这种级别的待遇。

        毕竟以后杨旭在燕家面前的地位,就相当于燕天南的地位了。

        “还不够!”徐庆年看都不看燕天南一眼,好像天地万物中,能入得了他法眼的只有手中那一个精致的茶杯。

        国师魏忠明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这徐庆年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的脾气啊。

        还是这么狂傲。

        “徐庆年!”燕天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脸上满是怒火,脖子也粗了两圈,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徐庆年缓缓站起身,准备离去,至于那一杯茶,他始终都没有喝过一口。

        茶已凉,再无谈判的必要。

        “庆年,等等,你等等,好不容易来一次,天南还给你准备了二十年的女儿红,你不准备尝尝?”

        看到徐庆年要走,魏忠明赶紧站起身赔笑的道。

        一边说他还一边对着燕天南试了好几个眼色。

        燕天南自然看懂了魏忠明眼神里的意思,可他还是被气得够呛,感觉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从徐庆年杀掉燕家十八人开始,燕天南就一直强忍着,不但力压众议,还亲自去接徐庆年,已经放下尊严。

        可徐庆年依旧还要杀人,这让燕天南实在是忍不住。

        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燕天南才总算是把心头的怒火强行压下去,配笑着道:“是啊,徐先生,知道您喜欢喝女儿红,我早已经让人备好三大坛陈年佳酿……”

        “戒了!”徐庆年淡淡的打断了燕天南的话。

        若水不喜欢自己喝酒。

        燕天南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笑容比哭还难看。

        尽管他尊重,惧怕徐庆年,但燕家也不是泥人,人人搓揉的。

        燕家有燕家的尊严。

        “庆年,得饶人处且饶人吧。”魏忠明幽幽的叹了口气。

        “说完了吗?说完了不要妨碍我杀人!”徐庆年懒洋洋的道。

        呃……

        魏忠明一愣,不由得露出个苦笑,杀人都杀的这么急吗?

        “那你接下来准备要杀谁?”魏忠明仿佛又老了几十岁,声音里满是悲凉。

        “萧家,杨家,李家,龙家,叶家。”徐庆年掏出支烟叼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道,语气没有一点波澜。

        要杀魔都四大家族的人,就好像要杀几只鸡这么简单。

        “真杀?”魏忠明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徐庆年没有回答魏忠明的话,而是轻轻的瞥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燕天南,道:“如果可以,让你儿子给你准备一副棺材。”

        什么!

        燕天南为之一振,魏忠明也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徐庆年的意思是,他连燕天南都要杀?

        “庆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都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燕家……”

        “你若拦我,我必杀你!”徐庆年淡淡的瞥了魏忠明一眼。

        很随意的一眼,却让这个桃李满天下,额比称之为国师的老者如坠冰窟。

        天若挡我,我便破了这天!

        地若阻我,我便踏碎这地!

        “徐庆年,你不要以为我们燕家怕了你!我承认你很你厉害,但你也是有家人,有孩子的,你真要和我们燕家为敌吗?”

        燕天南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下一秒,原本还很平静的空气瞬间爆发出一阵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气息。

        冰冷的杀意如同潮水般弥漫整个房间。

        燕天南惊恐的看到徐庆年那原本波涛不惊的脸庞,突然变得有些狰狞。

        就像是一头刚睡醒的雄狮,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头被激怒的巨龙。

        下一秒他的脖子突然被一只大手给卡住,提到了半空中。

        这一幕来的实在是太突然,太快,快到一旁的魏忠明都没反应过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发现燕天南已经被楚凡单手举到半空中,挣扎的力度也是越来越弱,双眼已经开始向上翻。

        “庆年,请住手啊,他不是故意的,我代他向您道歉。”魏忠明吓得魂不附体。

        要是燕天南真被杀了,这事情就大条了,魔都都震荡的。

        “没有人可以用我的家人威胁我。”徐庆年的声音很冷,让人忍不住打了两个寒颤。

        “他……他可是燕家的家主啊……”魏忠明吓得魂不附体,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镇定。

        可是徐庆年的嘴角却微微向上扬起一个轻蔑的笑容。

        “你说,如今的燕家和曾经的何家比起来如何?和欧洲皇室的李烨家族如何?”

        魏忠明身子猛地一僵。

        是啊,他怎么忘记了那些年他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曾经的何家,是如今燕家的前身,比现在的燕家强大了无数倍,但那又如何?

        一夜之间被灭门,轰动全国,可那又如何?

        他真的忘记了那尸山血海,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是踩着多少强者的尸骨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了吗?

        “可是……”

        魏忠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

        一抹苦笑出现在他的脸上,眼神有些悲哀的看着燕天南,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他救不了她。

        “庆年,若水已经等了好多年,我想您也不希望她在多等您几年吧?”魏忠明已经完全无计可思,只能寄托这最后的希望。

        “是啊,她还在等我!”

        徐庆年身上的杀气瞬间消散,松开了抓着燕天南脖子的手,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看向东边的双眸出现了化不开的情谊。

        燕天南捂着发疼的喉咙惊恐万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极其复杂。

        刚刚还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怎么下一秒就变成人畜无害的模样。

        那个女人真的有这么大的魄力吗?

        徐庆年仿佛看穿了燕天南的心思,双手插在口袋里,懒洋洋的道:“我不希望有人去打扰她,她也不知道我的事情,如果有人去打扰她,我不介意让燕家在魔都消失。”

        燕天南浑身一僵,脸色阴沉不定,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以他的身份,竟然被人给威胁了?

        燕天南紧紧地握着拳头,银牙都要被咬碎了,眼中闪烁着怒火。

        “我知道燕家很强大,在各个省内,足以让官方的人忌惮,你身边的保镖,也是身手一流,恐怕连世界一流的最强雇佣兵,天榜第一的高手都接近不了你吧?但是我徐庆年要杀你,就算整个燕家,整个天榜所有高手挡在你面前,也阻拦不了。”

        徐庆年淡淡的瞥了一眼燕天南。

        “大胆!”

        “放肆!”

        这时,门外走进来两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太阳穴高高鼓起,手掌宽大,眼神如鹰一般锐利,站在门口就像是两尊门神,气势滔天。

        “凭两个执法者也想拦我?要杀你,三步之内如杀鸡!”徐庆年大步走出燕家。

        什么是藐视?

        这就是赤裸裸的藐视!

        什么是霸气?

        这就是霸气!

        燕天南的脸色剧烈变化,从愤怒到震惊,再到深深的敬畏。

        这世间有几个人敢藐视执法者的存在?而且是同时面对两个执法者的情况下。

        恐怕就算是如今称霸佣兵界,有着天榜第一,号称战神的龙牙也不敢吧?

        三步之内杀你如杀鸡!

        这是何等的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