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582章:徐先生

第582章:徐先生

        “好了,接我的人来了,今天就不坐你的车了,这烟给你!”

        徐庆年说着,把手里的烟塞到一脸震惊,还没回过神来的小谭手里。

        双手插在口袋里,懒洋洋的看着燕天南。

        “哥,你……你……该不会是说,说燕天南是来接你的吧?”小谭一脸惊恐的看着徐庆年,还都说的不利索了。

        就连徐庆年塞到他口袋里的香烟,他都没有注意到。

        好像是为了验证徐庆年的话,燕天南的目光也朝着徐庆年看了过来。

        虽然知道燕天南不是在看自己,可小谭却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脏在这一刻也跟着停止了跳动。

        他自然不相信徐庆年所说的,这燕天南是来接他的。

        这不是开玩笑吗?

        燕天南是谁啊?那可是燕家的家主,有着无上的权威,这眼前这一位看起来憨厚的中年大哥呢?

        不是小谭看不起徐庆年,而是徐庆年穿的实在是太普通了,而且还做他的出租车。

        有钱有势的人会坐一天的租出车?

        有权有势的人会和他一样像个农民工似的蹲在路边抽烟?

        徐庆年没有回答小谭的话,还是那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甚至看着燕天南的眼中还闪过一抹戏谑。

        让小谭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燕天南一步步的朝着徐庆年走了过来,每走一步都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这是上位者的威严,无人可挡。

        “完了完了,燕天南走过来了,我是不是要死定了!”小谭心跳剧烈的跳动,头上冷汗滚滚滑落。

        他以为燕天南之所以走过来,是因为徐庆年说了那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他就站在徐庆年的身边,燕天南会不会误认为他们是一起的?会不会牵连他?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恐地看和徐庆年和小谭。

        “这两个家伙是谁啊?这个大人物居然朝他们走过去。”

        “不知道啊,这气氛太压抑了,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跳的好厉害!”

        “难不成这两个人也是大人物不成?”

        “怎么可能呢,一个是租出车司机,一个是乘客,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真以为高人在民间啊!”

        然而身为始作俑者的徐庆年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他脸上还是拿一副懒洋洋的表情。

        “哎!”

        徐庆年突然叹了口气,目光怔怔的看着悬挂在天空被白雾所遮挡的太阳,嘴角扬起一道完美的弧度。

        但短暂过后,他自嘲的摇了摇头。

        那萧索的背影在阳光下拉得老长,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就如同一头受伤的狼王。

        巅峰之上,居高临下俯视众生,身边却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

        “哥,我……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看着燕天南越走越近,小谭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不停地吞咽着唾沫,双脚都在打颤。

        然而两分钟之后,小谭发现自己错了。

        没有理会已经紧张兮兮的小谭,燕天南的脚步逐渐加快,一脸激动的朝着那个徐庆年跑来。

        刚开始是小跑,到最后变成了百米冲刺。

        让人看的目瞪口呆,好像面前的不是一个老头,而是一个短跑健将。

        “擦”的一声,燕天南在徐庆年身后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眼神火热,带着浓浓的崇拜。

        嘴皮子不停的哆嗦,看似有很多话想说。

        可是面对这个男人,他满肚子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眼眶微红,声音颤抖的从嘴里吐出三个字:“徐先生!”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不稳重。”徐庆年终于转回视线,落在燕天南身上。

        徐庆年淡淡的一句话,却让这个身居高位,跺一跺脚都能让魔都震三震的老人微红的眼圈变得更红了,身子都在颤抖,神情激动。

        就如同古代臣子受到了帝王的夸奖。

        “徐先生,这不是见到您了吗,有些把控不住!”燕天南憨憨的笑。

        燕忠在一旁看着这以严厉,狠辣,不苟言笑著称的家主露出孩子般的憨厚笑容,不由得傻眼了。

        这还是燕家的家主吗?

        就算是见到那一位,父亲都不会这么激动吧?

        这看起来一脸憨厚的中年男人又是谁?

        看起来再普通不过了,他就是今天自己要接的人吗?

        还有,为什么父亲叫他徐先生?

        先生这个词用的很广泛,在餐厅,服装店各种地方的服务员都会称呼男客人为先生。

        但是先生这两个字从燕天南的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先生,那可是尊称!

        如今,除了那几位之外,还有谁能让燕天南称之为现身?

        就算是前些日子去长城脚下拜访的国师魏忠明在燕天南面前,都不被称为先生。

        这中年男人到底是谁?

        燕忠好奇的上下打量徐庆年,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普普通通。

        看了半天,他感觉眼前这男人唯一不普通的就是,他始终都处于平淡,波涛不惊,就像是一汪湖水和这里格格不入。

        又像是已经融入了这世间万物的一粒尘埃,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升起任何情绪。

        他总是带着淡淡的笑。

        “以后就不要叫我徐先生了,叫我名字就行了!”徐庆年淡淡的笑道。

        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高高在上的燕家家主,而是一个和小谭一样的普通人。

        “徐先生,我们走吧。”燕天南微微弯着腰,让开一步,恭敬的道,称呼却没有改变。

        “先走了,有空在坐你开的车!”徐庆年转头看了一眼还处于震惊之中的小谭。

        在燕天南恭敬的护送中,跨上了车门。

        “恭送徐先生!”不知道是谁高声吼了一句。

        ……

        “恭送徐先生”

        ……

        “恭送徐先生!”

        跟着燕天南来的那些人全都粗着脖子,挺起胸膛,眼圈发红的对着徐庆年高声呐喊。

        声音发自肺腑,直穿云霄,石破天惊。

        声音之响亮,仿佛整个地面都要跟着颤抖起来。

        燕忠有些失去理智的做出了一个不符合他身份的动作。

        他揉了揉眼睛,呆呆的看着坐在车里,仰着头闭着眼睛的徐庆年,一时间呆了。

        他不了解这个男人经历过什么,又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看燕天南这么恭敬的对他。

        他称得上传奇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