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581章:杀遍天下人,只为博你一笑

第581章:杀遍天下人,只为博你一笑

        古有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今有若水一怒,血流成河。

        周幽王为了博得绝世美女褒姒微微一笑,让人点燃烽火,结果导致灭国。

        徐庆年不是周幽王,不会点燃烽火逗韩若水笑,但他会杀人。

        就算是杀遍天下人,和天下人为敌,那又如何?

        在他的心里,只有韩若水,再无他人!!!

        封尘的宝剑一旦出鞘,谁与争锋?

        这一剑,谁能挡得住?

        当天早上,青木家族所在魔都的所有产业被人连根拔起,无数的地榜高手全军覆没,剩下的人狼狈的滚出魔都。

        而青木家族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没有愤怒,只有绝望!

        可能唯一的反应青木家族老爷子发出了一条命令,青木家族此生不再踏入华、夏。

        晚上九点,夜生活开始,燕家高层十八人全都深受三百多刀,最后被一刀刺穿心脏而亡。

        这一天,魔都的天已经变了,仿佛已经被血给染红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燕家到底得罪了谁,谁又是这么大胆,进入敢杀燕家这么多人,还用了这么残酷的手法。

        一时间人人自危,无论是大小家族,所有的家主都眼里警告自己的子女,在这件事情没有平息之前,谁也不能出门,宁愿放弃每天高达几个亿的生意,全都在家里呆着。

        还花了巨资请了无数的民间高手或者官方高手看护家门。

        而魔都所有人也在观望这一次的事态发展,想要看看燕家如何反击这一次的噩耗。

        毕竟燕家可是魔都的旗帜啊,是最顶级的力量,代表的是魔都的尊严。

        然而让所有人失望的是,燕家唯一的举动就是发了一条公告。

        所有燕家死的高层,全都被逐出燕家族谱,不再是燕家之人。

        这让魔都关注这一件事的所有人全都哗然。

        燕家居然投降了,这一份声明是几个意思?可能没有人会不知道。

        燕家是被杀怕了,没有任何反抗的就妥协了。

        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那个在一天当中屠杀了燕家十八个高层的人,他们燕家惹不起,只能发出这一份声明来自保。

        ……

        一辆黑色的奥迪从燕家大院驶出,在这辆奥迪的身后还跟着五辆黑色小车。

        在这辆奥迪的身后,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他身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家主,对方到底是谁啊?用得着这么隆重吗?用得着让你亲自去接?而且你的身份根本不允许你亲自出门,这会很危险的。”中年男人有些不悦的皱起了剑眉,国字脸上写满了浓浓的不屑。

        昨天燕家遭受大劫,家主不但不愤怒,反而还发了一条通知,死的那十八个人全都逐出族谱。

        只有罪大恶极,翻了天大错误的人才会被逐出家族,可是这十八个人却忠心耿耿,更是燕家的顶梁柱。

        燕家不找人报仇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这十八个人都逐出家族,这不是在跟人投降吗?

        他们燕家在魔都何时低下过头?又有谁能让他们低下头?

        可是家主的做法实在是让人费解。

        燕家不报仇也就算了,把十八个高层驱除出去也就算了,现在还要亲自来接人?这是闹的哪一出?

        这是奇耻大辱啊!

        现在整个魔都都在议论纷纷,他感觉都要抬不起头来了。

        “燕忠,一直以来你都很稳重,你也是我的骄傲,可是你的眼界还是太小,太小!”燕家的家主,燕天南沉声道。

        “爸!”

        “我说了,出了以后要叫我家主!”燕天南冷哼一声。

        “是,家主!”燕忠浑身一颤。

        虽然现在燕家是他做主,但是只要燕天南在一天,燕天南说的话就是无上的权威。

        也正因为有燕天南在,燕家才会平步青云。

        可是燕忠还是感觉很憋屈,父亲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难不成今天要接的那个人,比燕家死了十八个人还要重要?

        可能是看到了燕忠眼里的不甘和愤怒,燕天南不由得重重的叹了口气。

        口气也变得无比的严厉。

        “燕忠,我再次严厉的警告你,你可以不爽,但你不能轻视他,更不能藐视他。因为你不配,我也不配!”燕天南一脸严肃的说道。

        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颤抖,眼中闪烁出强烈的光芒。

        有恨,但更多的是崇拜了惧怕。

        那个人的一生就是传奇,他身上带着太多太多的传奇色彩,做的哪一件事不是惊天动地?万人敬仰?

        ……

        朝阳街。

        徐庆年毫无形象的蹲在路边,手里拿着只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眼睛看着远方,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哥,你这烟哪来的?太好抽了,在哪儿买的?我怎么说也是魔都通,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咋我就没见过有你这烟卖?”

        徐庆年身边蹲着一个穿着天蓝色制服的中年男人,手上也叼着一支香烟,正疑惑的问。

        他是一个租出车司机,昨天一整天徐庆年都坐着他的车,在整个魔都到处逛。

        每到一个高层大厦,或在是工厂,徐庆年都要他停几分钟,然后上车,再去下一个地方。

        至于徐庆年去干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每一次去的地方都不会超过几分钟。

        “一个臭小子送的。”徐庆年露出个淡淡的笑容。

        “儿子?”司机小谭问道。

        一般能称呼对方是臭小子的,肯定是对方的长辈。

        “后爸!”徐庆年咧着嘴笑。

        “呃……”小谭一脸惊愕,什么时候后爸这两个字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了?

        “对了哥,今天还打算去哪儿?”小谭深深的吸了最后一口香烟,然后把烟蒂小心翼翼装在口袋里。

        在魔都这个到处禁烟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之下蹲在马路边抽烟,还是小谭几年来第一次这么干。

        毕竟这是要罚款的,他每天都下班还要回去给家里的黄脸婆上缴工资呢。

        要不是这烟太好,他都不敢这么放肆。

        “今天不用去了,有人来接我!”徐庆年淡淡得到。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的奥迪开了过来,在奥迪身后还跟着几辆汽车,不紧不慢的跟着,一看就是负责护送的车队。

        在魔都这个地方,跑车,豪车遍地,但是看到这辆奥迪的时候,小谭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的盯着那车身发愣。

        他是汽车发烧友,以前也在部队待过两年,一眼就看出来这辆车改装过,就连玻璃和轮胎都是防弹的。

        也不知道里边做了什么大人物。

        还没等小谭看向车牌,奥迪缓缓停了下来。

        接着一个身穿黑衣,脸上带着墨镜的男人从副驾驶上跨了出来,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

        接着其他车辆的人也走了下来,把黑色奥迪包围在了中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本来有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太太看到徐庆年和小谭在这里抽烟,正要走过来呵斥两声在罚点款,可是看到这一幕,也不敢再往前走。

        不只是这老太太,其他路过的人也全都停下脚步,一脸震惊的看着。

        全都是高手!

        小谭心神大骇。

        在看到这几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时,他眼睛都直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这几个人比他在部队的搏击教官还要强大,虽然对方没有动手,但这气势就已经压倒周围的一切。

        “哥,你看到那辆奥迪了吗?这车太牛逼了,全都是防弹的,而且那几个保镖全都是高手,我估计丢失兵王之类的人。”

        “也不知道车子里做的事那个大人物,居然有这种级别的高手保护,这待遇太高了。”

        小谭兴奋的对着徐庆年说道。

        然而小谭却不知道,不只是他所看到的这些人,在周围五公里的高楼上,也全都被人给控制住了,几把狙击枪正警惕的观察着周围一切有可能存在的危险。

        只要有危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而且不容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这就是权势!

        然而夸夸其谈的小谭却没有发现,身旁这个一直给他递烟,做了他一天车的男人眼角闪过一抹不屑。

        “燕天南。”徐庆年深深的吸了口烟,慢慢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仿佛眼前这一切大阵仗在他的眼中都是透明的。

        “燕天南?这名字好熟啊……”小谭低着头轻轻地嘀咕,接着突然失声喊道:“啊,燕天南,燕家的家主!”

        是了!

        也只有燕家的家主出门才有这大阵仗,毕竟他可是魔都最有权威的几个人其中的一个。

        而这个时候,小谭也看到了这奥迪上的车牌。

        魔a00003。

        光是这车牌就能让一方大佬跪迎。

        就在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中山装的老者从车子里跨了出来。

        一头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银色的光芒,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

        虽然他没有刻意的板着脸,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一阵阵无形的威压,那是久居上位的气势。

        他正是燕家的家主,燕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