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521章:在我眼里,天榜的人皆为垃圾

第521章:在我眼里,天榜的人皆为垃圾

        “韩队,你不是来审问我的吗?”

        见韩若雪还在喋喋不休的问着,杨旭也完全没有了耐性。

        “哦哦,审问!”韩若雪反应过来,脸又红了。

        “杨旭,我问你,十二月七号晚上……”

        “停停停!你还是别审问了,你已经知道我是九日集团的董事长,那么你觉得我有资格被人当成人资了吗?既然你调查清楚,就把我放出去吧!我还要回去给老婆炖汤!”杨旭不耐烦的打断韩若雪的话。

        这把韩若雪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多少男人想和她说话她都不搭理,这那男人居然是嫌弃她?

        平时那些罪犯都恨不得跟自己长篇大论,这家伙怎么就这么特殊呢?

        “虽然你是九日集团董事长,但是也摆脱不了你杀人的嫌疑!”韩若雪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杨旭眉头微皱。

        “这件事情我们先放一边,但是你还有一个案子没解释清楚。”韩若雪缓缓说道。

        “还有?”杨旭开玩笑的道:“韩队,你该不会是把那些没有侦破的案子都强行加在我的头上吧?”

        韩若雪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杨旭。

        足足过了五分钟,她才缓缓说道。

        “你知道周文林和周小超昨晚在医院死了吗?”

        “噢,周文林就是你们口中的鬼老七,明日会所的老板,周小超是他儿子!”

        什么!

        杨旭浑身一颤。

        鬼老七和他儿子昨天晚上竟然在医院被杀了?

        ……

        城西的老式小区。

        韩若水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根本不知道天榜第十的高手要来杀她。

        就算是知道,韩若水也不知道什么是天榜第十。

        这种排行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飘渺了,就像是一个在大山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农民,你跟他解释一克香水比黄金还贵重,他只会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看着你。

        “庆年,家里没耗油了,你到三姨的超市买一瓶。”韩若水从厨房里探出头,对着在屋外蹲在墙角教育小白狗的徐庆年喊了声。

        这只小白狗也不知道徐庆年从哪儿找来的,一天吃的比猪还多,这才半年多就长得和牛犊子一样壮。

        别家的狗,无论大小看到这只小白狗就吓得叫都不敢叫,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每天韩若水要去摆摊的时候,都会路过李大狗家。

        李大狗以前是开煤矿的,后来因为和别人抢矿导致脚筋被人砍断了,现在在家里养老,不过家里却养了一头超大型的藏獒。

        虽然绑起来了,但看到路人路过的时候都狂犬半天,韩若水每次路过都吓得小脸惨白。

        后来徐庆年知道了以后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这小白狗,说别看这小白狗还小,很瘦弱,却能保护她安全。

        韩若水根本不相信,那大藏獒一张嘴就能把只小白狗吃进肚子里,还保护她呢,她保护这小白狗还差不多。

        但是对于徐庆年的好意韩若水并没有拒绝。

        有天出门的时候她也是路过李大狗家,结果那藏獒却对她不喊不叫,甚至还浑身直哆嗦的躲在围栏背后。

        起初韩若水以为是这大藏獒被主人教育了,可是她刚路过没半分钟,就有一个人也同样路过,可是那大藏獒却疯狂的怒吼,好像是在发泄什么。

        当韩若水看到那小白狗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她的车上,像个大将军一样威风凛凛的昂首挺胸,韩若水才知道原来徐庆年说的是真的,那藏獒害怕这小白狗。

        从那天起,韩若水每次出门都带着这小白狗,在路过李大狗家时,那藏獒就从来没对她喊过。

        听到韩若水喊自己买耗油,徐庆年赶紧应了声。

        这才对着小白狗低声呵斥道:“记住了,不允许欺负其他的狗,要不然老子把你炖了,听到没?”

        “呜呜……”那小白狗忍不住的打了哆嗦,脑袋垂在两只前爪上,一个劲的点头。

        狗脸上还流露出害怕的表情。

        “就你还是狮子呢,这狗出息!婆罗门那老妖妇没骗我吧?难不成这只是杂交的?”徐庆年站起身拍了拍腿上的灰尘,慢悠悠的离开。

        那只小白狗,噢,是小白狮子看到徐庆年离开,这才重新抬起头一副王者的模样。

        它可是狮子王,要知道它以前可是神一样的存在,是有信徒的,不是什么小破狗。

        可还没等小白得瑟几秒钟,一个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样子哪天在给你剃剃毛,最好把尾巴割了,要不然被人认出来我只能把你炖了。”

        听到这话,小白的全身毛发瞬间就炸了,赶紧学着狗一样低着头,用两只前爪捂着自己的脸。

        它知道这看起来很憨厚,能骗小孩子棒棒糖的大树真的会把它给炖了吃肉。

        ……

        三爷眯着眼睛看着三楼的方向,能从纱窗上隐约看到一个美妇人正在做菜。

        “这应该就是韩若水的家了吧?”

        “想我堂堂天榜第十的高手,竟然要来干绑架这种事情。”三爷摇着头幽幽的叹了声,脚刚往前迈出一步,耳边就传来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

        “你找韩若水?”

        三爷浑身一颤,全身的血液都僵了。

        他身边竟然有个人,而且从声音听起来,这个人离他很近。

        三爷惊恐万分的转过头,看到一个长相憨厚,手上拿着一瓶耗油的中年男人笑着看着自己。

        那笑容很淡,就如同吹风佛过脸颊。

        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天榜第十的高手,就算子弹都能躲开,一个大活人接近自己居然不知道?

        “天榜的?”那中年男人又缓缓开口了。

        “你……你是?”三爷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看着中年男人。

        “看样子执法者要换一换了,什么垃圾都能进天榜。”中年男人摇摇头,转身慢悠悠的离开。

        ……

        “怎么买一瓶耗油去这么久?”韩若水有些不满的瞪了徐庆年一眼,从他手中接过新买的耗油。

        “今天三姨家有点事不开门,我去城中村外边的小卖铺买的。”徐庆年摸着头憨憨的笑,接着眼睛突然瞥到了韩若水身的顾寒霜。

        “寒霜你怎么来了?那臭小子呢?”徐庆年说着东张西望,却没有看到杨旭。

        不由得低声自言自语:“这臭小子真小气,上次不就是贪了他一包烟吗?居然不来看老子。”

        “徐叔叔。”顾寒霜乖巧的叫了声,然后又有些欲言又止,脸上强行挤出个一个勉强的笑容。

        她不想让韩若水知道杨旭被关在派出所的事情。

        “等哪天我要好好教育教育这臭小子才行!”徐庆年骂骂咧咧的蹲在地上准备洗菜。

        “拿来!”韩若水却对着徐庆年伸出手。

        “拿……拿什么?”徐庆年浑身一哆嗦,猛地站起身,下意识的捂紧口袋,

        韩若水也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好吧好吧,我去小卖铺买了包烟。”徐庆年一脸肉疼的把新买的香烟放到韩若水的手中。

        不过刚要把香烟放在韩若水手上时,徐庆年手猛的一顿,接着把香烟收进口袋,在韩若水和顾寒霜目瞪口呆中跑到洗手池冲了冲手。

        还用洗洁精洗了两遍,这才重新把香烟递给韩若水。

        “你干嘛呢?”韩若水一脸纳闷,这男人该不会是玩狗玩傻了吧?

        “没,就是刚才买耗油的时候顺手丢了下垃圾!”徐庆年脸上又露出憨憨的笑容。

        这只手刚刚杀了个垃圾,怎么能碰到若水呢?

        接过香烟,韩若水把十七只抽了出来放进围裙前的口袋里,然后把三只香烟递给徐庆年。

        “平时不只是只能抽两支吗?”徐庆年一愣。

        “这一支奖励你的。”韩若水说着转过身,拿着锅铲继续炒菜,只是嘴角却扬起一个玩玩的弧度。

        “嘿嘿!还是若水好。”徐庆年小心翼翼的把三支香烟放进口袋里,心里的郁闷全都不见了。

        可转身刚走了两步,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珠猛地瞪圆,像是想起了什么惊恐的事情。

        一拍脑门跑到鞋柜上,把那双布满灰尘的皮鞋拿出来,在掏出鞋垫一看,果真,里边一分钱也没有了。

        怪不得啊,今天居然能多抽一支,私藏的私房钱啊。

        厨房里,韩若水探出脑袋看着蹲在皮鞋前,欲哭无泪,生无可恋的徐庆年,嘴角不由得像上扬起。

        然后在水龙头上用洗洁精洗干净手,擦拭干净以后,她才从围裙里再次掏出五支香烟,藏到了碗柜上方的夹层里。

        顾寒霜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然后压低了声音问:“妈,你不是说是徐叔叔洗碗吗?你还把香烟放在这里?”

        “不然他这个木鱼脑袋怎么找得到?”韩若水微微一笑,脸有些微红。

        顾寒霜身子猛的一颤,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鞋柜旁边的徐庆年。

        却发现徐庆年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一百块,重新的放在了鞋店里。

        看到这一幕,顾寒霜鼻子突然感觉到酸酸的,她好像在这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