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455章:自大的两母女

第455章:自大的两母女

        在打电话的时候,唐军的脸色一直都处于阴沉的状态。

        杨旭的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怀疑是废掉了陈毅雪给苏澳那边带来了麻烦。

        “出事了?”

        等唐军挂断电话,杨旭才沉声问道。

        “也不算大事,是……是家里的一些事情!”唐军有些尴尬的说道。

        见杨旭还盯着他看,唐军尽管不像过多的回答,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但还是支支吾吾的解释。

        “是……是关于我老婆的。”

        听到唐军这么一说,杨旭和顾寒霜相视对望一眼,两人的脸色都有些怪异。

        该不会是唐军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吧?

        如果唐军知道杨旭和顾寒霜这么想,估计会吐血。

        不是他老婆给他带绿帽子,而是他老婆又去闹事了。

        他这个老婆很嫉妒心很强,以前跟唐军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谁打来的电话她都要查看一番,就连来电显示写的是苏澳,被她看到她都要接起来。

        先确定了苏澳的身份,她才作罢。

        毕竟现在唐军身份就摆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来抢她的位置,她能不怕吗?

        为了这件事情,苏澳不知道说了唐军多少次。

        但是唐军也是有苦难言。

        她这老婆虽然嫉妒心很强,也有些势利眼,但是在唐军以前一无所有的时候,放弃了自己家里人,跟着他。

        这一跟就跟了十几年。

        唐军是个重义气的人,尽管他老婆这个样子,可他也只能忍着,平时也是事事迁就老婆。

        除了儿子做上门女婿的事情跟他这个老婆吵过架之后,平时无论他这个老婆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他都不会计较。

        但是今天,有手下来汇报,他这老婆竟然到荣成珠宝行去闹事,据说还打了一个女人,把那个女人当成小偷打的很惨。

        荣成珠宝行唐军跟他老婆说了很多次,在同州这地段,无论她在哪里闹事,唐军都有办法解决。

        但是在荣成珠宝行不行。

        荣成珠宝行虽然是唐军在打理,但是苏澳跟他说过这里不能出任何事情。

        至于为什么唐军也知道,因为这里是苏澳曾经的老家。

        以前苏澳还没发家的时候,是苏家村的人。

        而荣成珠宝行当时还没建立起来,是苏家村。

        后来政府大力开发,把苏家村这一块地也算在了开发里。

        所以苏澳把这一块地给拍下来了,建成了现在的荣成珠宝行,也算是帮村子里的人做一些事情。

        毕竟他家以前很穷,是乡里乡亲一口米一口粥喂养长大的。

        所以荣成珠宝行的人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曾经苏家村的人。

        所以一听到自己老婆去荣成珠宝行闹事,唐军就一阵火大。

        他左叮嘱右交代,不能在这里闹事,这女人咋就不长记性呢?

        跟杨旭到了声抱歉之后,唐军就火急火燎的赶往了荣成珠宝行,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的收拾这个婆娘一顿。

        ……

        荣成珠宝行。

        秋淼淼胆战心惊的跟在袁青和韦翠何的身后,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

        她家里很穷,母亲做保姆,一直跟着舅舅吴莱生活。

        秋淼淼也知道自己的家境是什么样子,所以尽管有时候很羡慕其他女生穿漂亮的衣服,拿着名牌包包,带着漂亮的首饰,但她也知道自家买不起这些。

        所以她从来就没有给自己买过任何一件首饰,就算是休息时间她也尽可能的去找工作。

        读书这些年来她没有问过家里要一分钱,全都是奖学金和打工赚来的钱自供自足。

        今天下午,她本来要去金茂集团报道,可是袁青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要她一起来荣成珠宝行。

        没办法,秋淼淼只好跟着一起来。

        “小青,这一次你能在金茂集团上班,可要好好的努力了,到时候让妈跟你沾沾光。”韦翠何挽着袁青的胳膊,在荣成珠宝行里傲慢这走着。

        说道金茂集团的时候,那音调也大了好几个分贝。

        看到其他人投来羡慕的目光,她更高傲了。

        她虽然自以为自己很高贵,但是还真没来过荣成珠宝行。

        毕竟这里的东西实在是太贵了,全都是奢侈品。

        最便宜的一枚戒指都要上万块,根本不是她能消费得起的。

        平时就只能在门外看到那些富太太从豪车上下来,一脸傲慢的进去,然后在一旁干羡慕。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金茂集团的人亲自打电话邀请她女儿袁青去上班,以后还会缺钱吗?

        袁青注定是要飞黄腾达的,以后她就可以自信的走进去。

        所以今天听到袁青说要买一条项链,韦翠何就带着袁青来了。

        “妈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现在我进了金茂集团,到时候在勾搭个经理什么的,那以后我们母女的生活就衣食无忧了。”袁青得意的道。

        对于女儿这些话韦翠何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胸膛都挺了起来。

        “那是必须的,我女儿这么漂亮,肯定要嫁给豪门大少,以后妈也是豪门的人了。”

        在韦翠何看来,女人不就是要嫁给有钱人的吗?

        说到这,韦翠何轻蔑的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秋淼淼,嫌弃的道:“淼淼,你看就行了,可不要随便乱碰这里的东西,万一碰坏一件,把你卖了都买不起,到时候也不要说认识我们,我们是不会帮你赔钱的!”

        “姨妈,表姐,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虽然金茂集团没有规定我们什么时候去报到,但是早一点比较好,这样显得尊重。”秋淼淼轻声道。

        其实她很不喜欢来这种地方,一个是买不起,另外一个也是不想来。

        今天如果不是袁青和韦翠何强制性的让她来,她现在已经去金茂集团报道了。

        “什么早一点去显得尊重,你不懂就闭嘴。”韦翠何不满的瞪了秋淼淼一眼。

        “金茂集团邀请小青去上班,你知道什么叫做邀请吗?是因为他们看重了小青的潜质,所以才会邀请,知道吗?”

        “既然是邀请,我们就要摆好姿态,你没有在社会上行走过,不知道这复杂的关系,今天我就好好的教教你,谁让我是你姨妈呢?”

        “不是所有人给你脸,你都要马上腆着脸过去的,这样人家不但不会尊重你还会轻视你。”

        “你要表现出高高在上,人家才会尊重你,人家才觉得你是有本事的人,你见过那个有本事的人不是摆谱的?所以说啊,你还年轻!”

        韦翠何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对着秋淼淼一阵劈头盖脸的教育。

        说完她顿了顿,觉得还是有诶不过瘾,又接着道。

        “而且你以为我们是来玩的吗?我们是来给小青买首饰的,知道什么叫做人靠衣装马靠鞍吗?”

        “小青要是不戴着一点名贵的首饰,会被人看不起的,你以为这里还是学校吗?学习好有能力就成?在公司上班需要打好人际关系的。”

        “人家看穿得好,才愿意跟你做朋友,这样才会对你的工作有利懂吗?”

        “就算是在学校,老师是不是对家境好的同学格外的关照?”

        “而且这一次来珠宝行,也要多了解珠宝的牌子,懂吗?这样你才能和你的同事有话题可以说,难不成你跟他们说那条小吃街的路边摊比较好吃?不懂就不要随便说话,显得你无知。”

        秋淼淼被这一连串的话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心想好像我才说了一句,你就用十句话来呛我吧?

        见秋淼淼瘪着嘴,韦翠何顿时就不爽了。

        “怎么?觉得我说的不对吗?我……”

        “妈,你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你真以为她能在金茂集团上班吗?难不成你要让她帮着吴莱摆摊的时候,跟隔壁卖臭豆腐的女人说珠宝牌子,也要人家听得懂才行啊!”袁青冷笑的打断韦翠何的话。

        “也是,说的我口水都干了,毕竟金茂集团可不是你这种而不能进去的,还去什么市场部当经理,真是笑话!”韦翠何也点头说道。

        看向秋淼淼的眼神更是嘲讽。

        “不是的,杨大哥说了他已经跟金茂集团的人打好招呼,说让我是市场部当经理,他不会骗人的……”

        见袁青和韦翠何不相信,秋淼淼赶紧解释道,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韦翠何冷声打断。

        “淼淼,我怎么说也是看着你长大,你怎么就这么单纯呢?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你这种就属于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那种人。”

        “还帮你进金茂集团,你以为那个杨旭是谁啊?当金茂集团是他家开的啊?”

        “知道今天我和袁青为什么带你来荣成珠宝行吗?我就是想让你见见世面,也是告诉你,做人不要好高骛远,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要有点数。”

        “行了,我也懒得跟你说这么多了,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等会儿你跟着小青去金茂集团,但是不要乱说话。”

        “先让你见见世面,了解金茂集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你在回头想想你现在说的这些话有多可笑,还市场部经理,你能进去打扫卫生都不错了。”

        “我怕你是没听过吧,打扫卫生的都是要大学毕业,你就知道进入金茂集团有多难了。”

        “到时候小青混的好了,我让她给你去金茂集团打扫卫生,也总好过跟你舅舅买煎饼。”

        韦翠何那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似的,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让秋淼淼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每次秋淼淼想要反驳,都被韦翠何快速的的堵了回去,完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秋淼淼也知道这个姨妈是个什么人,犹豫了会儿,才强行忍住心头的那口气。

        反正她说的再多,韦翠何和袁青也不会相信,反而还要给她来一篇唐僧一样的教育。

        就在这时,袁青突然惊呼出声:“哇,好漂亮的项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