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431章:好心当作驴肝肺

第431章:好心当作驴肝肺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韩康宁,韩少!怎么?你是故意要跟我争吗?”

        唐军黑着脸看着韩康宁。

        在场的人都是有钱人,虽然不一定见过韩康宁,但是没有人没有听过韩家和韩康宁的名号。

        “原来他就是韩康宁啊?怪不得什么有钱!”

        “是啊,两千万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但是对于韩家人来说这就是九牛一毛啊。”

        “据说韩康宁即将要成为韩家的继承人,而唐军是苏澳的左膀右臂,看样子他们要起摩擦了。”

        “我们还是避开远点,这神仙打架,我们参合不起。”

        “不过这有好戏看了!”

        “哥!”看到韩康宁,韩珞珞也丢下顾寒霜,跑到韩康宁的身边亲热的挽住他的胳膊。

        韩康宁溺爱的摸了摸韩珞珞的秀发,然后才冷声对着唐军道:“唐老大,这可是原石拍卖会,当然是价高者得,我怎么会故意跟你过不去呢?”

        “当然是谁的钱多久归谁了!”

        “难不成是说,我们的唐老大要用你的权势威压我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肯定给唐老大一个面子,这块原石我就不要了,免得遭来杀生之祸可就不好了。”

        韩康宁双手插在裤兜里,满眼的傲然的站在那里,那近乎嘲弄般的语气,却是让唐军更不爽了。

        听到韩康宁这话,其他人是大气都不敢出。

        “你也说了这是原石拍卖会长,当然是价高者得。”唐军脸色阴沉的道,眼中杀气闪烁。

        他自然不敢真的用权势来威压韩康宁,也威压不了。

        要不然就是和韩家开战了。

        现在同州,苏澳和韩家一人一半,虽然有些小摩擦,但总体的来说还是相安无事,要是真的大动干戈,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虽然唐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也做不了这个主。

        “那唐老大,这块原石我就笑纳了!”韩康宁冷笑道。

        “谁告诉你我不要这块原石了?你也说了价高者得,你是看不起我唐军吗?”

        “我告诉你,这块原石我要定了!”

        唐军明显是被韩康宁激怒了,冷笑一声,当即一喝:“两千五百万!”

        什么?

        “又加了五百万?这可是两千五百万啊!”

        “不亏是军哥,真的是似金钱如粪土!”拍卖师此时已经乐坏了,激动的说着。

        她没想到,这才刚开场没多久,竟然便出现了千万级别的原石了。

        “三千一百万!”韩康宁继续加价,价格到了现在,韩康宁明显也谨慎起来,仅仅增加了一百万。

        “唐老大,韩家虽然有钱,但是韩康宁毕竟还没正式成为韩家继承人,所以动用的资金也不并不是很多,这次才加价这么点,明显是后劲不足,被我们的气势给吓住了。要不你在加点?”

        “拍卖会我见多了,除了拼钱之外,另外拼的,便是一股气势。”

        不少人也看的眼红的不行,纷纷跟唐军提意见,出谋划策。

        “这块玉石,我看好,不过三千五百万冲顶了,在多就不划算了!”秦大师也习惯性的摸了摸山羊胡,缓缓说道。

        有了秦大师的保证,唐军也一狠心,准备喊出三千五百万。

        现在已经不是值不值得这个价钱的原因,而是一口气。

        也是苏澳势力和韩家首次碰撞,这一次不能输!

        别说是亏了几千万,就是亏了一个亿也要硬着头皮上。

        就和其他人说的一样,这比拼的是气势!

        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场输赢,对于不懂的人来说这可能是意气用事,比如说那个涛峰。

        在他看来值多少就是值多少,但是对于唐军和韩康宁来说不一样。

        然而,就在唐军准备再度竞拍之时,杨旭却是从后面拉住了他,沉声道:“听我的,别跟了。”

        “那石头是块废料,别说几千万了,几千块都不值!”

        “韩康宁之所以跟你竞拍,是在故意抬价坑你。”

        什么?

        几千块都不值钱?你当这么多人眼瞎呢?

        唐军一听顿时就急了。

        如果这块原石价值三千万,他用一个亿拍下来,可能会有人说他看走了钱,也有人说他是为了一口气,或者说为苏澳争一口气。

        但是这块原石真的价值几千块,那就是白痴了!

        就算是为了一口气也不能把几千块的东西用就几千万买下来啊。

        不然真的成了笑柄了。

        “杨少你……你说的是真的?”唐军忍不住问道。

        “不信我你可以买,但是信我别买,不然亏死你!”杨旭淡淡的道。

        “可是这七号石头可是这次拍卖会压轴的石头之一,刚才展览的时候放在中间的柜台。”

        “不止秦大师,很多人看了之后都说好。它若是废料,拍卖方怎么会让它压轴?”

        “而且韩康宁真的想故意坑我,这几千块的废料他不应该争的这么起劲,毕竟我真的不跟上,他就亏大了!”

        “杨少,你到底懂不懂赌石啊!”

        唐军是真的急眼了。

        秦大师也不悦的哼了声,道:“杨少,这块原石出绿的可能性很大,我干担保,如果这原石不值三千万,我以后用脑袋走路!如果杨少不懂赌石,希望你不要插嘴。”

        “说不定杨大少真的是慧眼识珠,深藏不露,我看你们还是相信杨大少,这块石头买下来不亏的!要不然你们之后可不要哭鼻子噢!”韩珞珞丝毫不放弃任何一个数落杨旭的机会。

        听到所有人都在指责杨旭,顾寒霜的俏脸也阴沉了下来,感觉丢人的很。

        她狠狠的扯了杨旭一把,羞怒得道:“我都让你不要乱说话,这石头所有人都看好,就你偏偏说不行,你不嫌丢人,你考虑考虑我行不?”

        顾寒霜不是看不起杨旭,而是现场这么多人都看好这块石头,难不成他们都眼瞎吗?

        现在杨旭还说几千块都不值,等于是得罪了所有人。

        “我言尽于此,你想买就买吧,不过我只跟你说最后一次,到时候把裤子赔掉了,不要怪我没提醒!这块……”

        “杨少,说句不敬的话,这原石你真的仔仔细细的看过了?它是块废料?”

        “杨少你就跟我说你到底懂不懂赌石,如果你真的懂赌石,而且仔细的看过,那我这一次肯定听你的。”唐军打断了杨旭的话。

        “我不会赌石!”杨旭再次摇头,他确实不会。

        “那你……”唐军一脸疑惑。

        “直觉!”

        又是直觉!!!

        “杨少,我看这块石头不会有错!”唐军都要气炸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你能拿得出证据来,我就听你的,不然就不要再开口了。

        唐军是害怕杨旭,也是想要和杨旭交好也没错。

        但是你总不能这样随便坑我吧?我是怕你,但你不能玩我啊。

        唐军心里怨气十足,他以为杨旭真是故意捣乱的,而且是完全不给他面子,也不给苏澳面子。

        毕竟唐军已经告诉杨旭了,他是来帮苏澳选石头的,而且现在还碰上韩家的人,他怎么能输?

        就算你是老大,也不能这样玩人不是?

        你这么玩手下,以后谁给你卖命啊!

        很显然,无论杨旭说什么,他都要买下来了。

        杨旭无奈的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却被顾寒霜一把扯住了。

        “杨旭,我警告你不要再乱说话了,要不然我真不理你了!”

        “唐大哥送我了一幅名画,人家是看得起我们,是想要和我们做朋友,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坑朋友吧?”

        “不懂拜托你不要乱说话好吗?你看看周围人看你的眼神,和看智障一样!”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跟你来了!”

        顾寒霜都要被杨旭给气死了。

        她提醒了杨旭多少次了?已经不下五次了吧?

        平时也没有见到杨旭说这么多的话,今天咋就说个不停呢?难不成是他在吃醋?

        吃韩康宁的醋?可是自己跟韩康宁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啊!

        除了人为杨旭在吃醋,顾寒霜实在是想不通杨旭到底在干什么。

        “好吧!”杨旭无奈的点头。

        他只是好心想要提醒一下,怎么就成了搞破坏了?

        毕竟唐军送了一副价值过亿的画给顾寒霜,杨旭总不能看着人家吃亏啊。

        现在好了,两头不讨好。

        “唐大哥,你不要听杨旭的话,他什么都不懂,我替他给你赔罪!”

        “你放心买,要是他在敢开口说话,我就收拾他!”

        顾寒霜对着唐军和秦大师赔笑道,满眼歉意。

        唐军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话有点失言,也笑着:“嫂子放心,我知道杨少是跟我开玩笑的,就是为了缓解这紧张的气氛,不过确实,杨少这么一打岔,我都没刚才这么紧张了!”

        杨旭在一旁听得脸都黑了。

        感情老子浪费这么多口舌帮你,你以为我在帮你缓解紧张的气氛?

        得!

        不让我管,老子还懒得管了?

        杨旭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人家都不相信他,说了也是无用,索性就站在一边,双手插着兜在旁边看着,完全一副看戏的样子。

        反正我提醒了你们不相信,等会儿求我的时候,看老子帮不帮你,让你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