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415章:无耻没有止境

第415章:无耻没有止境

        这一份顿饭,都是在这两母女的自我吹嘘中度过的。

        把杨旭整的很是尴尬,好几次都没忍住想要发笑,特别是这两母女在在规划自己的未来,更是让杨旭差点喷了好几次饭。

        秋淼淼也只能不停地对杨旭报以歉意的眼神。

        “吴莱啊,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放在心上没?”

        就在吃完饭,杨旭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韦翠何突然对正忙着收拾碗筷的吴莱问道。

        听到这话,吴莱洗碗的动作明显一僵,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还是强行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肯定放在心上,我现在就给你拿。”说完吴莱洗了洗手,然后快步走进房间。

        等他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张银行卡。

        “翠何啊,这是两万块,算是我给小青的创业资金。”吴莱有些心疼的把农卡行递了过去。

        “才两万块?”韦翠何一边接过银行卡,一边还嫌弃的埋怨两声。

        “当初我老公去世的时候,你可是保证过要照顾我们母女的,这句话你记得吧?”

        “记得记得,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太多钱了,我这生意最近也不好做了,快过年了,学生也要放假,上班族也要回家过年,我这……”吴莱搓着手,很不好意思的解释。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韦翠何给打断了。

        “你不用跟我说那些有用没用的,当初小青的读大学的事情,你每个月才给三千块生活费,报名的时候也只给了一万吧?我说你没有这个大能耐就不要吹着牛好吗?听着让人尴尬。”

        “你知道现在的钱有多不值钱吗?已经不在是当初你们那个年代的钱了,现在猪肉都涨了这么多,更何况是一个大学生的生活费?”

        “小青要报各种补习班,这都是钱吧?比如说那个什么钢琴补习班,一个学期就要好几万,你才给这点钱是几个意思?平时小青还要跟同学出去吃吃饭,逛街买衣服,一套衣服就是一千多两千,买完衣服了不要吃饭了?”

        韦翠何指着吴莱的鼻子怒气横生的埋怨。

        吴莱虽然心里有些怨气但也不好发作,只能低着头说下次在给多一点。

        杨旭在一旁听得也是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本以为刘霞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到还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无耻是没有境界的。

        这对奇葩母女是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种话来啊。

        杨旭都觉得自己的脾气挺好,可是现在他都忍不住想要开骂。

        一个月三千生活还不够,可是秋淼淼呢?还要半工半读,学费,生活费全都靠自己。

        有人给你女儿生活费你还嫌不够,她自己买几千块的衣服,报补习班跟我有毛关系啊?

        秋淼淼也是气的不轻。

        “姨妈,我舅舅每天早出晚归已经很辛苦了,每个月赚不到几个钱,你们还不停的问他要钱是不是太过分了?而且表姐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她可以照顾自己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可以半工半读啊,我就是半工半读。”

        不过这话一出,韦翠何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

        “你也配那你和我女儿做对比?你半工半读是你的事情,凭什么也要让我女儿半工半读啊,还敢顶撞我,真是没家教,我看你读书都读傻了,你们老师怎么教你的?知不知道尊老爱幼,你就是这么跟你长辈说话的吗?”

        “而且我女儿是什么人?她将来是要嫁给富二代的,难不成跟你一样找了个穷鬼?她不要保养皮肤吗?跟你一样干粗活,那手老的和老树皮一样,以后哪个公子哥敢娶她?”

        “还拿小青跟你对比,真是不知道羞耻,你和小青比连她脚趾头都不如!”

        韦翠何骂的那个凶啊,直接从沙发上站起身指着秋淼淼的鼻子就怒骂。

        而当事人袁青则是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玩手机。

        秋淼淼被骂的一愣一愣的,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银牙死死的要这下唇。

        见气氛不对,吴莱赶紧出来打圆场。

        “翠何你消消气,不要跟孩子一般计较,她还小,不懂事。”

        “真的是穷人志短,活该你母亲做一辈子的保姆,当初还说什么去大户人家做保姆,现在呢?自己的女儿成什么样子了,也没见能帮上什么忙!”韦翠何还有些余怒未消。

        “你……”秋淼淼气的浑身直颤抖,刚要反驳,不过却被吴莱一把拉住。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秋淼淼也知道这奇葩两母女有多难缠,要是在争论下去,估计她能泼妇骂街的骂一天。

        “没事吧?”杨旭拉着秋淼淼坐下,给她递了杯热水。

        “谢谢杨大哥,我没事,就是心里不舒服!”秋淼淼喝了口热水,心里的怒气才算是平静下来许多。

        但还是压低了声音抱怨道。

        “其他家的亲戚,看我们家这情况就算不来往,也不会像是吸血虫一样往死里啃我们的血肉啊。”

        “而且我舅舅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一天摆摊能挣几个钱?生意好的也就两三百,生意不好的可能十几块,我听说还有一天五六块钱的。而且以前那个皮哥还要来敲诈。”

        “我舅舅和我姨父以前是一个矿山的,不过因为矿山出事了,因为当时他们两个人是最后出来的,我舅舅在倒数第二个,我姨父是最后一个,然后我姨父没有出来,被活埋了。”

        “然后我舅舅觉得亏欠了他们,觉得是我姨父把求生的希望给了他,所以他才不停地给我姨妈他们钱,还说会好好的照顾她们。”

        “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我姨父之所以最后一个出来,是因为他手机掉了,想要回头找手机,但我舅舅这个人就是心善,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你看看现在,哎……”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杨旭听完也是不停地摇头,却不好多说什么。

        正在这时,袁青依然一蹦而且,抓住还在喋喋不休的韦翠何的手,很是激动的道:“妈,我给金茂集团投简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