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411章:吓瘫了

第411章:吓瘫了

        这张卡不发行与任何一张银行卡,也可以说里边一分钱都没有。

        但是持有这张卡的人却能在同州任何一个地方消费,除了韩家的势力范围。

        而且,卡只有一张!

        这张卡之所以流传出来,是为了一个象征,就如同古时候皇帝的玉玺。

        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也听过,玉玺一出,这人就是皇帝。

        而为了讨好杨旭,苏澳把这张卡送给了杨旭。

        当麻子脸看到这张卡的时候,就如同古时候的狱卒看到了皇帝亲临,能不被吓到?

        “你……你……”麻子脸惊恐万分的看着杨旭,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他见过苏澳,知道杨旭不是苏澳,但是在这张卡能在杨旭的手中,这代表什么?

        代表眼前这年轻人和苏澳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在同州也有着跟苏澳一样的势力。

        “你不是要五万块吗?这钱您拿好了。”杨旭在说到您的时候,语气特别的重。

        麻子脸瞬间感觉到一阵无形的压力传来,双脚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脸都吓白了。

        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不要钱似的往下淌。

        看到麻子脸突然跪下,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懵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皮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跪下了?该不会是发羊癫疯了吧?”

        “看着不像啊,那脸色和死了妈一样。”

        “这年轻人难不成是什么大人物?你们看清楚他刚才给皮哥丢了什么东西没?”

        “没看清楚,只知道是一张卡,可如果是银行卡应该不会把皮哥吓成这个样子。”

        众人议论纷纷,全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皮哥,你干嘛呢?起来干他啊!”一个小弟不知所以,看到麻子脸跪下,还很殷勤的上去搀扶起他。

        “干你妈呢!”麻子脸一巴掌重重的打在那小弟的脸上,接着转过头对着杨旭求饶道:“大哥,大哥我错了,这钱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是我狗眼看人低,这钱您收好,我不要了,您大人有大量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麻子脸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愤怒和傲气,有的只是懊悔和恐慌。

        他不过是个靠着收保护费过日子的小混混,怎么敢和苏澳对着干?

        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越是了解同州的情势,他就越害怕。

        “别啊,你刚才都问我要垃圾费了,我现在给你钱你又不要,这不是故意耍我吗?”杨旭抱着胳膊,走上前把麻子脸从地上搀扶起来。

        还用手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把卡塞进他的口袋里。

        “这钱拿好了。”

        “不不不,我不要了,我以后再也不受清洁费了,我不要钱了!”麻子脸刚站起身,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面子是什么?在生命面前连狗屎都不如。

        杨旭的话让他感觉就像是死神的镰刀架在脖子上,随时都能把他带走。

        看到麻子脸吓成这样,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其他人也不都是傻子。

        都猜想到也许是杨旭的身份真的不简单,要不然怎么可能把麻子脸吓成这个样子。

        看到麻子脸都吓瘫了,周围的人,特别是那群被常年欺负的小贩都感觉出了一口恶气。

        “看样子吴莱这侄女婿的身份真的不一般啊,看把这皮哥……呸,把这小皮都吓成什么样了。”

        “可不是嘛,看到这畜生跪下,我都兴奋的想要回去多喝几杯,实在是太爽了!”

        “早就应该有人来治他了!”

        “干得好!”

        “这家伙这些年不知道从我们这里拿了多少钱,应该让他把钱都吐出来,这种人就应该弄死!今天算是为民除害了!”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激动的笑容。

        “我给你钱,是你不要的,不能怪我是吧?”杨旭说着把卡拿了回来,放进口袋里。

        “大哥,您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怎么敢要您的钱呢!”麻子脸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样子别提多逗。

        “我这个人呢,也不喜欢和人计较,既然你知道错了,那我也就算了。”杨旭缓缓说道。

        听到杨旭这话,麻子脸如获圣旨,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脏也落了下来,长长的吐了口气。

        如果杨旭真的要他死,他估计全家都的赔偿。

        别说反抗了,就连想跑的勇气都没有。

        这里是哪里?是同州。

        在同州是苏澳的天下,他能跑去哪里?可能还没跑出同州就被人给分尸了。

        得罪了苏澳就是得罪阎王爷啊。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以后我一定做个好人,我再也不敢收保护费了!”麻子脸说完,赶紧从身上掏出之前吴莱给的钱,恭恭敬敬的递过去。

        “吴哥,这是您的钱。”

        看着麻子脸递过来的钱,吴莱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愣愣的发呆。

        这转折实在是太快太大了,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以往都是麻子脸跟他要钱,今天还打了他一巴掌,现在居然把钱还给他,而且看起来好像还多了好几百?

        “舅舅,人家都把钱还回来了,你就拿着吧,要不然我估计他睡都睡不着。”杨旭笑着提醒道。

        “是是是,舅舅您赶紧把钱拿上,要不然我真的会睡不着的!”麻子脸赶紧点头说道。

        “谁是你舅舅,跟谁攀关系呢?”杨旭直接一脚踢了过去,把麻子脸先前说的话全都还给他。

        “不是我舅舅,不是我舅舅,是大爷,大爷!”麻子脸赶紧赔罪。

        杨旭又是一脚踢过去。

        “别废话,把各位叔叔阿姨的钱都还了!”

        看到麻子脸被踹了两脚,跟着他来的那群小弟一个屁都不敢放。

        大哥都跪了,说明眼前这年轻人肯定是什么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他们招惹不起。

        还不等麻子脸问他们要钱,一个个赶紧把口袋掏空,把先前收来的钱挨个还了回去。

        拿着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那些小贩也全都和吴莱一个表情,很是震惊。

        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钱还能再一次回到自己的手中。

        “我不会是眼花吧?这黄鼠狼偷了鸡还能把鸡还回来。”

        “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这淼淼的男朋友真是太厉害了,真是找了个好归宿啊!”

        拿到钱的小贩,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把杨旭和秋淼淼都跨到天上了。

        杨旭笑笑并没有解释,反而是秋淼淼听得脸都快要烧起来,羞得低着头有些不敢见人。

        心里却是美滋滋的,眼神含情脉脉的,紧张的心如鹿跳。

        这是杨旭第二次帮她了,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该多好啊。

        “大……大哥,钱我都已经还完了,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在这条街上出现了,我再也不收清洁费了!”麻子脸哭丧着脸道。

        今天他本来想着能多收一笔钱,谁知道不但一毛钱没捞着,反而还得罪了这一尊大佛,把钱全都吐了出来。

        如果早知道秋淼淼找了这么牛逼的男朋友,他打死都不敢来啊。

        说完他就准备要走。

        这地方他一秒钟都不想在待下去,生怕把自己的心脏病都给吓出来。

        麻子脸已经打算好了,回去以后马上带着家人搬家,迫得远远的,去别的地方从新生活。

        要不然谁知道杨旭会不会无聊了,想要找他的麻烦。

        “你不是来收清洁费的吗?你都收了这么久的清洁费,不干点事就想走?”杨旭慢悠悠的说道。

        麻子脸的双脚顿时一僵,一步都迈不出去。

        “大哥,干……干什么事?”麻子脸扭过僵硬的脖子,结结巴巴的道。

        “既然收了清洁费,你说应该干什么事?”杨旭戏虐的问。

        “噢,我知道了,我知道该干什么了!”麻子脸醒悟过来,对着身后那群小弟破口大骂。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大哥说什么吗?我们作为人民的仆人,收了钱就要干事,去,跟我把这条街的所有垃圾全都清理了!”

        “啊?”一个小弟一脸懵逼的看着整条小吃街,陷入了痴呆。

        “啊什么啊?没听到大哥说什么吗?”麻子脸又是一巴掌拍过去。

        心想着小弟怎么这么木头呢?要是再不动作快一点,万一杨旭又因为这点小事被激怒,真要杀了自己怎么办?

        “可是……可是这条街是不是垃圾太多了?”那小弟委屈的道。

        这小吃街全场两百多米,虽然每个摊铺前都摆放着垃圾桶,但是也有不少客人是边吃边丢,地上难免会有很多垃圾。

        “垃圾多你们也可以不用捡的,毕竟像皮哥这种大人物,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屈尊了!”杨旭缓缓说道。

        麻子脸身子不由得一震,陪着笑脸道:“不多不多,我最喜欢干活了,为人民服务,光荣!”

        说完他又对着小弟破口大骂:“不想死的都给我赶紧捡垃圾。”

        说完他也不敢在犹豫,撸起袖子赶紧捡起地上一个被人丢弃的串串。

        那串串还么吃完,估计是刚要吃就被麻子脸等人给吓到了,掉在了地上,还被人踩了好几脚,沾满了灰尘。

        看起来很是恶心,但麻子脸也丝毫不介意,动作很是迅捷。

        相比起命来说,这点脏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