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408章:清洁费

第408章:清洁费

        “对,我大哥只是好心想要帮你收拾垃圾,碰倒了你的摊子,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

        “对啊,我们都是良好市民,大婶你可不能冤枉我们!”

        “你看看你这多脏啊,我们哥几个都降低身份来帮你打扫,你不感谢我们还说我们打人?”

        “这摊子我估计是故意做了手脚,想要讹我们钱啊!”

        “老板娘,你这良心大大的坏!”

        那几个混子哈哈大笑起来,边说着,他们还边故意用脚把中年妇女刚刚捡起来准备往垃圾桶里扔的串串踢飞。

        这老板娘不说是个最普通,无权无势的中年妇女,面对这么多五大三粗,一看就不说好人的混混,她能做些什么?

        只能无助的站在原地,一个劲的抹眼泪。

        “我这个人呢,最讲道理了,这样吧,我们来帮你打扫卫生也不容易,你意思意思给个辛苦费就行了!”麻子脸一脸轻松的说道。

        杨旭听到这,也总算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本他只是想着,是几个小无赖吃了东西不给钱,可是没想到竟然是来保护费的。

        现在都不说保护费了,都是说清洁费,显得比较有文化。

        就算被抓住,他们也能说时候过来好心帮忙收拾垃圾的,顶多教育两个小时就放出去了。

        但如果说收取保护费就不一样了,这可是存在黑恶势力性质的,要判刑。

        所以说这社会在进步,这些混子也在进步。

        这种事情在每一个地方都有,换句话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你没有看到就不代表没有。

        这也是一些低级混混出来找钱的手段,像是唐军那种级别的也是混子,但他们混得方式不一样。

        都是直接管理酒吧,高档会所,或者是投标工程,在这种富得流油的地方出手,一出手就最少几百万,多的上亿。

        那像是麻子脸这些人,一个月下来也就几万块钱的利润,还要被人骂的狗血淋头,时不时进局子里喝喝茶。

        杨旭并不是一个正义感特别泛滥的人,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没有选择出手帮忙。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是个人吃人的世界,谁的拳头大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过的有滋有味,要不然只能生活在社会的最低端。

        这是杨旭从小就知道的知识。

        而且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生存法则,谁有人都需要生活。

        就如同动物世界里,可能到狼杀死了可爱的兔子,会觉得很残忍,就想要把狼给杀掉,拯救兔子。

        但其实这是坏了自然生存法则,把狼灭光了了,兔子就没有任何天敌,那么对生态坏境会制造出很大的麻烦。

        就像是现在,杨旭真的出手帮忙,又能怎样?第二天他走了,小贩一样会被报复,可能会比现在更加凄惨。

        当然,这一切都是扯淡,因为没有影响到自己的自身利益,所以就连杨旭也不例外,高高挂起。

        “皮哥,我这刚开张没多久,我真没钱啊!这一百块您拿去喝茶。”

        中年妇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红钞票,笑眯眯的递了过去。

        “这才像话,不过你也记住了,这是我们帮你清理的费用,可不是敲诈你啊!”麻子脸收起钱,乐呵呵的道。

        “是是是,皮哥说的是,我记住了。你们都是好人。”中年妇女说着,连连拜谢。

        但心里有多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想要在这社会上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忍耐一些事情。

        而麻子脸拿完钱,也开始到了下一家。

        其他人可能到中年妇女的惨状,啥也没有,赶紧掏钱。

        有的是一百,有的则是三四百。

        这自然是根据地段,还有卖的东西拿钱的,不可能你只是买个一开五的茶叶蛋,也要给几百。

        所以说这麻子脸还是挺聪明的,要是都收一样的钱,估计大伙都会造反,他们也扛不住这么多人的怒火。

        还不如一家收取一点,虽然只是百来块,但几十家收下来,一个月也有好几万了,足够他们美滋滋的生活。

        很快,麻子脸就收到了吴莱的这边。

        吴莱也很识时务,虽然很是心疼,但还是用拿出了一百块钱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皮哥,今天生意不怎么好,你还过来帮我收拾垃圾,实在是过意不去,这点小钱你笑纳。”

        秋淼淼则是站在一旁气呼呼的转过头去不愿意在看,毕竟她想要阻止也没有办法。

        “生意不好?我大老远就看了,你今天生意很好啊,垃圾又多,我不帮忙,你忙的过来吗?”麻子脸也没有接过钱,而是皮笑肉不笑的道。

        看到麻子脸这表情,吴莱心里一沉,隐隐有些怒意,但也只能又掏出五十块递了过去。

        “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麻子脸声音不由得沉了几分。

        “没有没有,皮哥怎么可能是叫花子呢,我是叫花子,我才是叫花子!”吴莱赶紧赔笑道。

        他在这个底层社会摸爬滚打这么久,自身的血性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他也深深的知道,自己和他们斗是没有好下场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给钱,不赔笑脸能怎么办?他已经不再年轻,不是拳头能解决问题的。

        再说对方这么多人打得过吗?就算打得过,明天他们来更多的人,就算不打你,只是在这里围成一圈,你根本没有生意可做。

        “说话真好听,不过好听的话我听多了,来点实际的!”麻子脸根本不吃这一套,说完还用手轻蔑的在吴莱的脸上拍了拍。

        “吴莱啊,不要以为你的名字听起来很无赖就可以不给钱,要不然我真的把你变成真的无赖你信不?”

        “皮哥,皮哥你别跟我开这个玩笑,我是真的没钱了,我这只是小本生意,每天起早贪黑的也赚不了几个钱,您老高抬贵手,下次我一定给您多一点。”

        吴莱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

        “别跟我来那些虚的,我就问你,这清洁费你给不给吧!”麻子脸说完一巴掌把吴莱递过来的钱打飞。

        可能是因为力道太大,也可能是故意的。

        麻子脸一巴掌打飞钱的同时,手还重重的打在吴莱的脸上,把他嘴角都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