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364章:你不去我羞辱谁?

第0364章:你不去我羞辱谁?

        “不信?”

        见到大伙不相信的眼神,何秋菊不由得洋洋得意的炫耀自己所知道的:“据说这紫迪兰品种的葡萄,世界上只有不到一百颗种子,极其珍贵,一串葡萄至少也要199块钱,还是美金。”

        199美金一串葡萄?

        这谁能吃得起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陆明航。

        陈毅雪更是紧紧地搂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臂膀处,无声的炫耀她找的男人有多优秀。

        特别是看向顾寒霜的目光都充满了挑衅。

        好像在说,看到没,你以前比我优秀又怎样?比我漂亮又怎样?

        现在是谁笑到最后?

        我男人吃一串葡萄都是199美金,你男人吃得起吗?怕是吃一碗30块钱的牛肉面都要纠结半天吧。

        “如果大伙喜欢吃的话,哪天我拿来给你们尝尝,不过这可是我爸的心头好啊,但是为了大伙我觉得也值得了,就算被我爸打死也没关系,只要大家开心就好!”

        陆明航谦虚的说道。

        但眼角的余光却直勾勾的看向顾寒霜。

        按照他心里所想,顾寒霜既然用租车子的方式来炫富,那肯定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他这是显摆出实力,到时候在慢慢用金钱勾搭,还不是手到擒来?

        小姨子,大姨子都一起弄,想想都刺激。

        “好好好,民航果然是有出息了。”刘老奶奶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不过你拿紫迪兰葡萄酒不需要拿来了,我们可吃不去,走走走,到里边去门外边冷!”

        “奶奶好,我祝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陆明航说完居然还弯腰对着刘老奶奶行了个礼。

        “好好好,好孩子!”刘老奶奶眼睛都在投射出慈爱的光芒。

        有气魄,又谦虚,又有钱,真是金龟婿啊。

        她和刘翠一样,是越看越喜欢。

        一家人兴高采烈的走进屋子里,把顾寒霜留在外边。

        看着冷冷清清的屋外,顾寒霜的心也跟着沉到谷底。

        她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她在这里就和一个透明人一样,有何意义?还不如走了。

        不!不是透明人,而是一个出气筒,或者说是让她们炫耀自身实力的工具。

        想要炫耀了就拿她来嘲讽两句,不想炫耀,就把她晾在一边。

        算了,还是走吧。

        反正礼物带到,人也来了,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到时候刘霞怪罪下来,顾寒霜也只能这么说。

        谁知道刚迈开脚,手臂却被陈毅雪给挽住。

        “表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都要开饭了,吃饭去。”

        看到陈毅雪的笑容,顾寒霜感觉到一阵反胃。

        事出反常必有妖,陈毅雪恨不得踩死她,会这么好心叫她进去吃饭?

        想必是觉得还没羞辱够吧。

        “不吃了,我来之前吃过了,我祝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我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顾寒霜强撑起一个笑容道。

        “别啊,来都来了,就算在忙也不会忙到吃一顿饭的时间也没有吧?”

        说完陈毅雪还对着屋子里喊:“我说的是不是啊,奶奶?我说的对不对?”

        刘家奶奶脸上的笑容顿时沉了下来,板着脸怒喝:“你拿什么小破公司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是,是不是租了一辆玛莎拉蒂就认为自己是大牌了,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你吃饭,真是不懂规矩,没有家教。”

        “就是,让主人去请,一点礼貌也不懂!”

        刘家的所有人都在责怪顾寒霜不懂事。

        顾寒霜的双眸渐渐升起水雾,这么多人,却没有人站在她这边。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到了杨旭。

        要是杨旭在这里,他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这边,不让任何人伤害自己。

        这么一想,顾寒霜突然感觉有些内疚。

        她不过是受了几分钟的委屈,但是杨旭却忍受了整整三年的委屈。

        是什么让他这样憋屈?是什么让他忍下来?

        是因为她!

        “表姐,走吧!”见顾寒霜发呆,陈毅雪直接拉着她的手朝屋子里走去。

        顾寒霜走了,她炫耀给谁看?

        ……

        刘家虽然不是大家族,但是骨子里却流着所谓‘大家族’的血脉。

        当然,这是他们自己认为的。

        所以做事风格和大家族一样,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坐座位一样要遵守该有的礼仪。

        饭桌不是圆形的,而是长方形的,据说是刘老奶奶特意让人定制的,就和古时候罗马皇帝吃饭时的桌子一样,有好几米长。

        刘家老奶奶自然是坐在主位。

        而她的左手边是陆明航,右手边是陈毅雪。

        原本按照规矩,是先到刘翠和他男人坐在第二位。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陈毅雪找到了这么牛逼的姑爷,家庭地位自然是上升了。

        慢慢的排下来,一直到最后才是顾寒霜。

        更加讽刺的是,因为不够位置了,顾寒霜还要自己去厨房找一个塑料的小板凳。

        因为凳子不够餐桌高的缘故,她只能尽量的挺直腰杆。

        要不是她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估计只能露出半个头。

        现在这样也只能勉强露出半截身子,无形之中比别人矮了半个头。

        “奶奶,我听雪儿说你每顿饭都会喝一点酒,这一次我专门把我爸珍藏的白酒偷了出来,给您尝尝!”

        这时,陆明航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盒子。

        是一个看起来很是古朴的盒子,还有点陈旧。

        看起来就像是路边卖酒的摊子卖的廉价白酒。

        “哇,竟然是1970茅台!我在电视上看过!”这时,刘翠的老公,陈家河不由得尖叫出声。

        他喜欢喝酒,自然对酒很感兴趣。

        当陆明航拿出这白酒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眼睛瞪得比牛都大。

        “不就是茅台吗?一惊一乍的!”刘翠不满的瞪了丈夫一眼。

        “你懂什么,你除了知道什么牌子的衣服打折,什么化妆品好,你还知道什么?”

        “这可是好酒,真正的好酒,我在拍卖会上见过!”陈家河很是眼馋的看着那瓶茅台。

        “拍卖会上见过?那的多少钱啊!”刘翠本想抓起瓶子看看,可听到是拍卖会上看到的,她的手瞬间缩了回来。

        能上拍卖会的东西,会便宜到哪儿?

        “一瓶三十万啊!你说贵不贵!”

        三十万!

        这话一出,全场倒吸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