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314章:人财两空

第0314章:人财两空

        百分之四十的利润?还有每年收益的十五个点?

        许俊诚到倒吸口冷气,这还叫做不想为难他们?

        虽然许俊诚是董事长,但是为了扩张公司,他也把自己的股份卖了一些,现在他所持的股份只是百分之50,给九日集团百分之40,他不久变成一个小股东了?

        而且每年的利润还要分出去十五个点,这跟帮别人打工有什么区别?

        “这……这……”许俊诚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难不成你不愿意?”步兵的脸色完全冷了下来,“许董不想和我们开战吧?”

        “不不不,当然不想!”许俊诚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开什么玩笑,九日集团真的要对他们动手,到时候公司直接破产,估摸不用等三天的时间。

        “你要知道,杨少的怒火不是这么容易摆平的,等杨少真的发起火来,可能这俊诚地产,要改名字了。”步兵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这就是现实社会,谁的拳头大谁才是老大。

        威胁又能怎样?你可以选择不答应啊,但估计这代价是很惨痛的。

        许俊诚的脸色一阵黑一阵白,太阳穴疯狂的跳动。

        此时他想杀掉鲁艳萍和许超的心都有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啊,这是多少钱?

        不过想必损失这些,总好过俊诚地产被人连根拔起。

        俊诚地产没了,这等于是要了他的命,这些年许超和鲁艳萍在外边招惹了多少人?他发家又招惹了多少人?

        一旦没有了俊诚地产这保护伞,他必死无疑。

        要钱要是要命?

        许俊诚不是傻子,他选择了后者。

        钱没了可以再赚,要是命没了,什么都没有了。

        ……

        步兵心满意足的回去复命,而许俊诚一直压抑的怒火就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完全发泄了出来。

        “逆子,你这个逆子!”许俊诚抬起巴掌,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抽在许超的脸上。

        他现在恨不得打死许超。

        这干的算是什么事情啊,三十个模特就算免费送也值多少钱?来回路费加上出场费,不就是几万块顶天了。

        现在呢?

        上百亿啊!!!

        “爸,我知道错了,不要打了!”许超抱着头在地上惨叫连连,这根本就是往死里打。

        不一会儿整张脸都肿了一整圈。

        “老许你别打了,在打下去,儿子要被打死了!”鲁艳萍在一旁看的心都要碎了,看着儿子倒在血泊中,她眼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我就是要打死他,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人都敢动,他有几条命?还不如我现在打死他!”许俊诚气的胸口隐隐发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可你就算打死他也没用啊,钱都已经丢了。”鲁艳萍死死的护着倒地不起的许超,哭喊道。

        “是没用,所以我决定了!”许俊诚深深的吸了口气,沉声道:“从今天以后,许超不再是我许俊诚的儿子,从现在开始,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许超脑子浑浑噩噩的,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浑身猛地一震,接着也顾不上剧痛,从地上爬起来。

        抱着许俊诚的双腿放声大哭,哀求道:“爸,不要放弃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离开许家的下场,他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别看他以前在文昌市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可是一旦离开了许家,他什么都不是。

        不在是文昌市第一公子哥,不在被人前呼后拥,平时那些簇拥他的人会瞬间离开,有多远走多远,像是躲避瘟神一样躲开他。

        什么金钱,美女,跑车将离他而去。

        不行,不可以!

        他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许家。

        “老许,你怎么会这么狠心啊,小超是你爹亲身儿子,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可以把他赶走。”鲁艳萍气的眼泪水流的更急了。

        “我不但要把他赶走,还有你,我也会和你离婚,你也别想着离婚以后会分到钱,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许俊诚粗暴的吼道。

        鲁艳萍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许俊诚还要和她离婚?

        本以为许俊诚只是气不过才说要把许超赶出去,可是他现在竟然说连她都不要了?

        “许俊诚,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从你一无所有我陪你到今天,你居然说要和我离婚?抛妻弃子,你还算不算男人!”

        鲁艳萍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许俊诚的鼻子,如同泼妇一般怒吼:“我不离婚,我打死都不会离婚!”

        “我抛妻弃子?”许俊诚指着自己的鼻子,觉得有些好笑,接着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鲁艳萍的脸上。

        一个清脆的不巴掌声响起,下一秒鲁艳萍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你这个贱女人还有脸说我抛妻弃子?许超是我的儿子吗?我白白帮别人养了一个孩子这么多年,也是看在你当年陪着我一起创业的面子上,我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要不然我早就掐死他了!”许俊诚怒吼。

        这话一出,鲁艳萍瞬间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地,双眼惊恐的看着许俊诚。

        他怎么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许超也呆呆的看着鲁艳萍,他怎么都勄想到鲁艳萍竟然给父亲带绿帽子。

        “你……你胡说什么,小超自然是你的儿子。”鲁艳萍嘴硬的反驳。

        “我胡说?”许俊诚冷笑两声,然后转身离开了客厅,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狠狠地摔在鲁艳萍的脸上。

        文件纷飞,像是雪片一样掉落在地。

        鲁艳萍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亲子报告。

        当她看清楚报告上,写着他和许超没有血缘关系时,轰然倒地,连死一片惨白,嘴皮子不停地打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超也慌忙抓起一张,当看到他和许俊诚没有血缘关系时,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他竟然是个野种?

        “妈,我……我不是爸的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啊,你说给我听,这都是假的,对吗?”许超抓着鲁艳萍的手不停地摇晃,声音嘶哑。

        鲁艳萍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瘫软在地,她怎么也想不到许俊诚竟然知道了。

        看着鲁艳萍和许超,许俊诚是厌恶到了极点。

        “收拾好你们的东西,滚,我一眼都不想见到你们!”许俊诚说完,丢下这一句转身离开了。

        而许俊诚离开后,客厅里多出来几个黑衣保镖。

        很显然,如果许超和鲁艳萍不滚出去的话,那么这几个保镖会把他们丢出去。

        没有了许家,许超不再是俊诚地产的太子爷,鲁艳萍也不再是鲁姐。

        银行卡全都被冻结,她们离开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带走,车子,钥匙,外边的房子全都要交出来,可以说是凄惨到了极点。

        钱丽还好一些,只是被赶出家门,但多少还分到一点钱。

        杨旭是没有找她麻烦,但钱丽的老公知道这件事以后,很害怕的直接跟她办理了离婚手续。

        所以说,做人要低调,要不然就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