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292章:住一晚一千万?

第0292章:住一晚一千万?

        听到这声音,鲁艳萍和许超还有钱丽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感觉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冻结了。

        许超深吸口气,定了定心神,装作一脸平静的扭过僵硬的身子。

        当许超看到站在身后叫住他们的人不是杨旭,而是一个看似经理的男人时,心里一直悬挂的大石头才总算落了下来。

        看到不是杨旭,许超也没有这么紧张了,又恢复了他平时公子哥的高傲。

        “有事?”许超双手插在口袋里,斜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经理,趾高气昂的道。

        “先生,是这样的,今天你们的房间已经到期了,请问要续住吗?”经理笑着问道。

        “不用了,还有事情吗?没有的话我还赶飞机。”许超哼了声,转身就要离开。

        “先生,请等等。”

        谁知道刚转身,身后再次传来经理的声音。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没听到我说要赶飞机吗?”许超不悦的瞪了那经理一眼。

        虽然许超的口气很不好,不过经理却没有生气,毕竟能在这儿住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能住在这的人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

        就算他是经理,也没有资格去生气。

        “先生,是这样的,你们的房间费用只是到中下午两点,现在已经超过六点了,你们还需要缴纳一天的房间费用。”经理恭敬地道。

        “房间费用不是已经给过了吗?”赵丽蓉不由得疑惑的问。

        先前在房间的时候,杨旭和她说已经交过放用了,还多交了好些天,现在怎么又要交钱?

        “请问您是赵女士吧?”经理把目光投向赵丽蓉。

        “是的。”赵丽蓉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赵女士,杨先生只是帮您一个人缴纳了费用,至于他们的还没有结算。”经理解释道。

        如果是前两天,听到经理这话,鲁艳萍肯定第一个不满的嚷嚷起来,说杨旭小气。

        可现在她却不敢说这话了,杨旭不找他们麻烦就算不错了,那还会给他们交房费?

        “多少钱。”许超没好气的道。

        这经理的眼神让他有些不爽,就好像搞得他没钱交房前,要跑路一样。

        他虽然没有杨旭有钱,但怎么说都是俊成地产的公子,这点小钱还拿不出来吗?

        “一共一千零一十万。”

        “多……多少?”许超正低头从钱包拿出银行卡,听到经理这话,他手一软,卡从手中掉在地上。

        “一共一千零一十万。”经理再次说道。

        “我说你们坑人也坑的太过分了吧,我就住了一天,你跟我要一千万?你以为整个酒店都是镶钻石的吗?就算是镶钻石的也没有这么贵啊!”鲁艳萍一直压抑的怒火瞬间爆发。

        “可不是,喜维拉尔大酒店最豪华的一间房也不过是两三万,你居然敢收一千多万,更何况我们也才住了一天吧?你这里难不成一天要五百万?”钱丽也愤愤不平的道。

        “经理,你这么宰客,就不怕我去告你吗?”许超强厉声问道。

        他见过宰客,但是没见过宰得这么狠的。

        “先生您误会了,你们的房费是十万……”

        “刚才还说一千万,现在说十万,你这变动有点大啊。”经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超冷笑着打断。

        虽然许超害怕杨旭找麻烦,很想逃离这个地方,但也不能被人这么坑啊。

        他都有点怀疑,这经理之所以这么宰他们,是有杨旭的受益。

        不只是许超这么想,就连赵丽蓉等人都这么想。

        “就是,还十万块,我看给你们一千块就已经不错了,喜维拉尔大酒店我住一晚都不需要十万块。”

        “这种破地方能和喜维拉尔大酒店做对比吗?人家可是超五星的。”

        钱丽和鲁艳萍一唱一和的道。

        经理先前还笑眯眯的,不过听见这几个人一直用腾仙阁和喜维拉尔大酒店最对比,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先生,女士,诉我直言,喜维拉尔大酒店跟我们腾仙阁相比,就是渣渣,不,是丝毫没有相比性。”经理冷冷的说道。

        看着三人的眼神也有些不悦了。

        毕竟人家一个劲的当着你的面说你的地方不好,相信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生气。

        “就你这破地方,还能跟喜维拉尔大酒店相比?”鲁艳萍本不想多生事端,可是听到经理这话,顿时又嚷嚷起来。

        “女士,虽然我们腾仙阁看起来没有喜维拉尔大酒店奢华,但是我们采用的所有材料,包括这一草一木,都是喜维拉尔大酒店比不上的。”

        说到这,经理指着门外边的草皮说道:“这里的每一根草,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还有外边那一处假山上的清泉,也是采用的最为环保,也是最为干净的,是从瑞士的阿尔卑斯山直接运过来的,还有我们的厨师,也是世界上最顶级的厨师,想喜维拉尔那种地方的厨师,全都是我们这边大厨交出来的学徒,你拿腾仙阁跟喜维拉尔做对比,就是侮辱了腾仙阁!”

        经理气愤难当,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听得鲁艳萍等人一阵膛目结舌。

        虽然他们也听说过,很多高级地方的草皮会用空运的方式运过来,但是,这是不是太奢侈了?

        虽然鲁艳萍和许超等人没有在这里住超过一天,可是也从酒店的资料可以看出,腾仙阁其实很大。

        他们所走的地方还不到十分之一。

        这里绿化环境很好,有高尔夫球场,足球场,以及骑马场。

        如果这些草皮都用空运的话,这造价有点吓人啊。

        更别说那些水之源什么的了。

        据说有一个外国的首富,喝的就是这种从没加工过的水,200cc的一瓶水售价就是35美金。

        可是这水却从山中不停的流出,可想而知他们有多大一个蓄水池。

        “你说是就是啊。”钱丽不服气的道。

        “女士,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查证,我可以提供相关证明,不过我也可以告诉您,我们只也有全球最专业的律师告你诽谤。”经理一脸认真的道。

        听到这话,钱丽和鲁艳萍瞬间熄火了。

        只有许超还不服气的道:“可就算……就算两间房一天的房费要十万,那一千万又是什么?”

        见许超没有先前的咄咄逼人,经理也没有在板着脸,不过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恭敬了。

        “这一千万,是你们打碎了一个花瓶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