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230章:病房温馨【感谢无悔人生大哥解封】

第0230章:病房温馨【感谢无悔人生大哥解封】

        这天晚上,对于清流市上层人士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

        燕老三被人打断四肢,送到医院的时候都还在昏迷,这可以说是一场大海啸。

        燕老三是谁?

        那可是清流市一流的公子哥,是魔都燕家的人,也是清流市燕家的接班人。

        可就是这么一位大人物,竟然被他们曾经取笑的废物给打进了医院,这还得了?

        不少人都在暗地里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得知是杨旭猜测是燕老三想要对顾寒霜动手,才被打断四肢时,不少对顾寒霜心里还有些想法的人全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开玩笑。

        想要动杨旭的女人?这不是找死吗?燕老三都栽了,他们算什么东西?

        不过让所有人纳闷的是,这个废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势了?

        可他们费尽心思却怎么都打听不到杨旭的后台是谁。

        没错,他们要查的是杨旭的后台。

        毕竟一个废物突然变得这么狂妄,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持的。

        但令所有人都失望的是,他们除了知道杨旭和木家的大小姐有点暧昧关系,还是何光荣的司机之外,什么都打听不出来。

        不过那些所谓的豪门也全都严厉的叮嘱了自己家的孩子,谁要是敢招惹杨旭,或者招惹顾寒霜,直接赶出家门。

        在吩咐家里人不要乱来的同时,所有人也都在观望,想看看这一次燕家的动静。

        燕老三被打进医院,燕家要是没动静那就有的琢磨了。

        ……

        燕家。

        燕家的现任家主燕元中,此时正和魔都燕家派来的管家汪老协商清流市的局势,突然听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残的事情,脸色顿时大变,和汪老告了声罪之后急匆匆的赶往第一医院。

        而第一医院的院长,谭树辉还在梦中也被人吵醒了,接到电话后也朝着医院狂奔。

        李耀此时正搂着美女翻云覆雨,在听到燕老三被杨旭打残以后,笑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燕老三出事,不过是他的第一步罢了。

        在这天晚上,不少人都被惊醒,总感觉这清流市的天要变了。

        当燕元中在医院看到包扎的如同木乃伊一样的燕老三,他的心都碎了。

        感觉胸腔里有一团怒火在滚滚燃烧,眼睛都变得血红血红的。

        燕老三可是他的亲儿子,也是他最期盼成为燕家家主的人,是他毕生所有的希望。

        可是如今这个最为得意的儿子却躺在床上神志不清,他实在难以压制住心头的怒火。

        “谭院长,老三他……”燕元中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看向谭树辉。

        “好在对方并没有下死手,只是给燕公子个教训,手脚已经被接起来了,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谭树辉重重的叹了口气。

        当他知道是杨旭动的手以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现在还想着让杨旭来帮他参加医术大会的比赛呢,现在看来这杨旭的身份不一般啊,看样子要请他来帮忙比赛,难了。

        头疼,头疼死了。

        听到谭树辉的话,燕元中一直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他真害怕燕老三就这么废了。

        不过这个教训是不是太惨了点?

        仅仅是因为怀疑,就下这么重的手,真当他燕家无人吗?

        燕元中越想就越憋屈。

        如果是别人的话,他二话不说肯定让人把杨旭弄死,可汪老说了,杨旭极其有可能是那个庞大杨家的人。

        虽然是杨家的弃子,但也不是他们能动的,这种憋屈敢让燕元中对杨旭的怨恨又多了几分。

        “杨旭!”燕元中紧紧的握着拳头,眼中闪过一抹阴毒。

        ……

        而始作俑者杨旭,这晚却睡得很舒坦。

        和顾寒霜和好对于他来说就是天大的大事。

        把燕老三打进医院以后,他回来就没心没肺的躺在病床上睡着了,还做了个美梦。

        第二天一早,杨旭准备去给顾寒霜去外边买早餐,顾寒霜却拿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

        她本来就没多大事,就是受了点皮外伤罢了,刚起床就给杨旭道食堂里买了一份鸡汤。

        看到顾寒霜端着鸡汤走进来,杨旭不由得愣了下,眼中浮现出一抹化不开的柔情。

        “你怎么来了?”杨旭刚要起身,顾寒霜却嗔怪的拦住了他,还帮他盖好被子。

        “你腿不是受伤了吗?赶紧躺下。”顾寒霜赶紧阻止了杨旭。

        我早就好利索了,昨晚还带你偷偷道医院湖边浪漫来着你忘记了?

        杨旭张了张嘴,刚到嘴边的话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这话可不能说。

        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顾寒霜这么温柔,居然还给他端来鸡汤,说话柔声细语的。

        这女人变了以后就不一样了。

        杨旭不傻,这时候必须要装柔弱才行。

        一想到这,杨旭赶紧像个乖宝宝一样躺好,笑眯眯的看着顾寒霜。

        被杨旭那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顾寒霜的俏脸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红晕,白了他一眼,却把杨旭点的魂不守舍的,咧着嘴傻笑。

        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醒起来之后就想着买鸡汤给这家伙补身体。

        一想到昨晚上杨旭抱着她,说着甜言蜜语,她现在心头还噗通乱跳。

        也忘记了她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的。

        “老婆,你真好!”看着顾寒霜拿起鸡汤放在嘴边轻轻地吹,杨旭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顾寒霜手一抖,差点没把手里的鸡汤打翻。

        老婆?

        以前他不是喊她寒霜的吗?

        “温度刚好合适,喝了补补身体。”顾寒霜用手试了试碗的温度,没好气的道。

        “可是老婆,我是病人啊,我现在还在受伤,自己怎么喝啊!要不你喂我好了。”杨旭打算把柔弱装到底,然后张大嘴巴等着顾寒霜喂,那双眼睛一眨一眨的。

        毕竟什么可不是随时都有这种机会的,赶紧装一装才行。

        听到他说自己是病人,顾寒霜心头一软,刚要点头。

        可等她看到杨旭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时,脸部有得一红,傲娇的哼了声。

        笑得这么坏干什么,色狼!

        还想让她为他?他怎么不喂她!

        “你是病人,我也是病人呢,你怎么不喂我!”顾寒霜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病号服。

        “那要不我喂你也可以啊!”杨旭眼睛一亮。

        “呸,流氓!”顾寒霜狠狠的瞪了杨旭一眼。

        “你不让我喂,也不喂我,你是不是想看我饿死啊!我是病人啊!”杨旭委屈的道。

        “你又不是没手,不会自己吃啊!”顾寒霜脸红得不行。

        虽然杨旭住的是单人间,周围没有别的病人,可顾寒霜还是感觉燥得慌。

        “可是我受伤了啊!”杨旭更委屈了。

        “你受伤的是脚,不是手。”顾寒霜没好气的哼道。

        书里说的果然不错,男人就是大猪蹄子,不能对他们太好,因为他们的骨子里就是贱,对他们好,他们就会打蛇随棍上。

        杨旭:“……”

        见杨旭委屈的低着头,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被子的边缘,用那双委屈可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顾寒霜的心顿时软了下来。

        她仿佛看到了那天在大厦里,杨旭冒着生命危险奋不顾身来救她,帮她挡子弹的那一幕。

        这一下她的心更软了。

        “行了行了,我喂你行了吧,杨大爷!”顾寒霜柔柔的看了杨旭一眼,把鸡汤端在手里,用勺子小心翼翼的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小心翼翼的吹着。

        然后又红着脸轻轻地抿了一口,用嘴巴试了试温度。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照在顾寒霜的身上。

        她那头乌黑的秀发在阳光下更显得亮丽,脸上也仿佛镀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看的杨旭傻了眼了。

        如果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顾寒霜试好温度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抬起头刚要把鸡汤送到杨旭的嘴边时,猛地对上了杨旭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心头不争气的的狠狠一跳。

        脸瞬间就红了。

        “老婆,你真美!”杨旭下意识脱口而出。

        “美你的头,看我还堵不住你的嘴!”顾寒霜红着脸,把鸡汤硬塞到杨旭的嘴里。

        看到杨旭被烫得哇哇乱叫,她不由得掩着小嘴轻笑出声。

        顿时百媚众生,仿佛都要把医院外边种植的花朵都比了下去。

        她的秀发垂到额前,遮住了美丽的眼睛,白嫩的脸上隐隐露出几分羞色。

        那一缕缕从顾寒霜身上传来额体香,仿佛都要把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掩盖住。

        阵阵热气从的鼻息中喷到了杨旭的脸上,再传到他心里。

        “老婆,你真好!”杨旭一把握住了顾寒霜拿着汤匙的手,呼吸有些重。

        看到杨旭这火辣的眼神,顾寒霜的好不容易平缓的心,又开始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吻,拿着汤匙的手不由得开始颤抖。

        细细的柳叶眉轻轻抖动着,俏丽的脸颊似落日的晚霞,引出一片嫣红。

        她紧张的咬着小嘴唇,丰满的上身一起一伏,极力的抑制着心中的羞涩。

        想要挣脱开杨旭的手,可是在对上他那双充满了柔情,火热,深邃的目光时,心头不知道怎么又软了下来,缓缓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看着面前如花始于,微微喘着粗气的美娇人一副含苞待放,任君宰割的模样,杨旭如何能忍得住。

        两人的嘴唇越靠越近。

        近的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那细细的绒毛。

        “寒霜……”杨旭喉咙都在发干。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嫩朱唇,他脑子一片空白,再也忍不住贴了上去。

        就在两个人的嘴唇即将触碰在一块儿时,一个清脆的童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爸爸,你和妈妈在亲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