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223章:成为传说的男人

第0223章:成为传说的男人

        劫匪老大的脑袋重重的撞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一朵血花在地上盛开。

        他艰难的想要爬起身,身上却没有一丝力气,仿佛全身的力道在这一刻被人抽的一干二净,就连喘气都是一种奢望。

        每喘口气,他都感觉胸膛火辣辣的疼。

        “刚才,是谁动的手?”杨旭一脚踩在劫匪老大的脸上,把他的头踩在地上,眼神冰冷的看着其他几人。

        “老大!”

        “大哥!”

        “你个狗杂种,有本事放开我们老大!”

        见老大被踩在脚下,兄弟三人气的暴跳如雷,可又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自己的大哥还在人家的手里呢。

        “放开?”杨旭冷笑两声,把脚微微抬起来,等到劫匪老大想要爬起身时,他脚又重重的踩了下去。

        如同猫戏老鼠。

        “是我,咋的?老子告诉你,老子不但是想杀了她,还想要玩死她,被那双大长腿夹着估计很爽,哈哈!”老三突然狂笑起来。

        下一秒,杨旭突然出现在老三的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一股暴虐的情绪从他身体里涌出,如同滔天的洪水。

        被杨旭这双不带一丝情感的双眸盯着,老三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

        就如同一把死神的镰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只要他敢乱动,或者再多说一个字,面前这头狂暴的野兽就能把他撕成碎片。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便宜的死去,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杨旭嘴角突然向上勾起一抹血腥的笑容。

        说着所有人都看到杨旭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把老三拎到半空中,然后重重地踹在地上,就像是摔打一个不要了的玩具。

        老三本先前围攻杨旭的时候被他踢在小腹上踢了一脚,胃部里一阵翻江倒海,现在还被杨旭这么重重一摔,顿时感觉胃都要被砸出来了。

        噗的一声,一口乌黑的鲜血喷了出来。

        这也激发了老三心头的怒火,破口大骂。

        “来啊,有本事弄死老子!只要老子不死,老子一定把你女人给玩了……啊!”

        “咔嚓!”

        话还没说完,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毛骨悚然,骨头被折断的声音。

        定眼一看,发现杨旭一脚狠狠地踩在老三的手掌上,瞬间一片血肉模糊。

        “你大爷……”

        “咔嚓!”

        “啊!”

        “咔嚓”

        随着老三每一次嘶吼,杨旭就会对着他的四肢狠狠的踩下去。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老三已经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喘着粗气,脸色一片铁青,嘴唇已经被他咬破了,额头上全都是豆大的汗珠。

        四肢被无情的踩断,就算是他不死,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废人,一辈子都躺在床上。

        “老三!”

        “三哥!”

        “和他拼了,救回老三!”

        看到老三的惨状,其他几个人毛骨悚然的同时也冲着杨旭再次扑了过来,可还没等他们靠近杨旭就被一脚踢飞。

        “不用着急,你们一个都跑不掉!”杨旭冷冷的看了那几个倒在血泊中的人一眼,抬起脚对着老三的脑袋准备踩下去,结束他这肮脏的生命。

        “等等!我和你做个交易!”

        就在杨旭的脚即将踩下去的那一刻,劫匪老大用尽全身力气喊了声。

        话音刚落,杨旭的脚也停在了半空中,距离老三的脸只有不到半公分。

        而老三也同时感觉到脸颊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那是这一脚刮起的风带来的疼痛。

        要是这一脚真的踩下来,他敢保证,自己的脑袋会像西瓜一样爆炸。

        “你没有资格跟我做交易!”杨旭冷冷的瞥了一眼劫匪老大,再次抬起脚。

        “这一次我们之所以来,是因为有人要我们抓住顾寒霜和她女儿,然后杀掉!”劫匪老大生怕杨旭再次踩下去,赶紧说道。

        这是他们的护身符,也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是现在看到杨旭真的要开始杀人,他彻底慌了。

        “你说什么?”杨旭的脚再一次停在了半空中,冰冷的目光朝着劫匪老大射了过去。

        咕噜!

        感受到这道充满了杀意的目光,劫匪老大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除非……除非你能答应我们,不杀掉我们,我……我才告诉你!”

        “啊!”

        劫匪老大的话音刚落,耳边再次传来老三痛苦的惨叫声。

        这一次,是他的胸骨被杨旭踩断了好几根。

        “你……你怎么不讲信用!”劫匪老大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指着杨旭的手都在颤抖。

        “我说过你们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如果接下来你所说的话对我没有用处,我会让你们生不日死,相信我!”杨旭嘴角勾起一抹杀意。

        “我说,我说!”劫匪老大不安的换了个姿势,“是有人让我们绑架你老婆顾寒霜,然后……”

        “啊!”

        劫匪老大的话还没说完,耳边再次传来老三的惨叫声。

        “我都说了,你为什么还动手!”劫匪老大感觉到无比的憋屈,这家伙怎么都不按照常理出牌的。

        “说重点,我不想听到多余的废话!”

        “我们是边境的逃犯,有人……”

        “啊!”老三惨叫一声彻底晕死过去。

        “我没有兴趣听你们的背景,只需要告诉我,是谁让你们动手的就行!”杨旭已经彻底没有了耐心。

        任何想要对顾寒霜动手的人,都得死!

        “燕老三!”劫匪老大赶紧说道。

        燕老三?

        杨旭浑身一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是燕老三对他们动手。

        他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劫匪老大的双眼,想看他有没有说谎。

        “我真没有说谎,虽然我没有看到他本人,但是在接电话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有人叫了人燕少,然后我自己偷偷地打听了下,清流市能叫做燕少的,只有燕家的燕老三。”

        见杨旭不相信,劫匪老大赶紧说道,说完还补充了一些自己的解释。

        “这个燕老三很阴险,他起先是让我们绑架你老婆和女儿,可是我们刚进入大厦的时候警方的人就来了,后来他说能帮我们逃出去,但是要是杀了你老婆和女儿,我想应该是他报的警,为的就是让我们帮他杀人!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真没撒谎!”

        杨旭低着头,再次叼了一根香烟在嘴里,深深的吸了口香烟,陷入沉思。

        他一直都知道燕老三是个阴险的如同毒蛇一样的人,要么不动手,一旦动手就会致人于死地。

        而且这行动很符合燕老三的作风。

        可是燕老三这么警觉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会露出马脚,还让这兄弟五个人听到呢?

        难不成是有人故意陷害燕老三?那这个人又是谁?

        想了会儿,杨旭甩了甩脑袋,把烟头扔在地上用力踩了两脚。

        无论是谁!他全都灭了。

        只要是他的敌人,顾寒霜的敌人,全都一起灭了算了。

        反正迟早都要灭掉,何必留着?

        只有清理干净清流市,他才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北上,去杨家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燕老三,虽然这件事情就算不是你的做的,但还是先拿你第一个开刀吧。

        “大……大哥,我都说了,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们兄弟四人?”劫匪老大心惊胆战的看着杨旭。

        杨旭不着急,他们着急啊。

        听着耳边传来楼下撞防火门的声音,他就感觉到头皮发麻。

        想必不用几分钟,楼下的防火门就要被打开了,到时候他们死路一条。

        “放了你们?好啊!”杨旭眯着眼睛看着那兄弟四人。

        听到杨旭愿意放了他们,劫匪老大和其他三人都同时松了口气。

        谁也不愿意死,面对死亡没有一个人是不害怕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过还没等这几个人高兴,突然看到杨旭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接着一道白光闪过,每个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血痕越来越大,接着——‘噗噗噗’三声,三道鲜血飞溅出来。

        劫匪老大捂着脖子上喷涌而出的血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杨旭,似乎很想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身子重重的朝后倒去。

        看着地上几个劫匪的尸体,杨旭眼中没有一丝的怜悯,有的只是让人浑身发寒的寒冰。

        ……

        当厚重的防火门终于被撞开,众人来到现场时,发现五个劫匪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除了一个劫匪额头被一枚硬币打死,其他四个全都是一刀毙命,血流了一地。

        现场如同修罗地狱一般,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有几个心里素质不过关的,直接捂着嘴巴吐了起来。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五个劫匪死得这么惨。

        而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他站在尸体中间,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仿佛像个没事人一样。

        那悠闲的样子,就好像不是在凶案现场,而是在自家的后花园。

        这一幕,在所有人的脑海中久久的挥之不去,如同梦魇。

        而这个男人注定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恶魔。

        或者说是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