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134章:死士

第0134章:死士

        陆文差点就委屈的哭了。

        这算啥事啊?明明自己才是杀手,现在怎么变成被劫持的了?

        “你……你刚才故意框我!”陆文强忍着怒意怒视杨旭。

        “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现在你是我的俘虏!”杨旭晃了晃枪口。

        “我操……”陆文瞬间怒得破口大骂,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枪声打断。

        “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在耳边响起,陆文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眼睛紧紧地闭着。

        可等了半天也没发现身上传来任何痛感。

        他疑惑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杨旭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不过那黑洞洞的枪口却在冒着青烟。

        “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第一枪是警告!”杨旭脸色也冷了下来。

        “我不知……”

        “砰!”

        陆文的话还没说完,枪声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陆文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在这寂静的午夜里格外响亮,在山中不停地回响,听着很是瘆人。

        “我的手,手……”陆文捂着左边肩膀,五官疼的有些狰狞,豆大的汗珠瞬间脑门往下流,脸部的肌肉也在颤抖。

        “我不想听到任何废话!要是再说不知道,下一枪我就打断你的手。”

        杨旭冷声道,接着把枪口对准了陆文的手掌,说道:“听说你开车速度很快,有人称你为十只手是吧?信不信我让你变杨过?”

        “你杀了我吧!”

        “砰!”

        陆文话音刚落,左边手掌瞬间爆出一团血雾,疼得他牙齿都要咬碎了,身子更是疯狂的颤抖。

        “谁让你来杀我的!”杨旭再次问道。

        “燕老三!”

        “砰!”

        “到底是谁?”

        “一个你得罪不起的人!”

        “砰!”

        杨旭不停地问出心里所想的问题,可是陆文也是个硬骨头,每次都不说实话。

        此时他的双手双脚都已经出现了好几个血洞,全身鲜血淋漓,脸色也一阵铁青。

        “最后一次,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一枪打爆你的头!”杨旭缓缓把枪口转向了陆文的脑袋。

        他已经完全没有耐心了。

        陆文越是不说,杨旭的心也凝重,因为这让他想到了一个词——死士!

        在一些大家族里,一些情报部门的人会专门挑选那些有潜力的小孩,孤儿。

        大者十一二岁,小者五六岁集中起来,与世隔绝,进行残酷的淘汰训练。

        合格者被磨练掉七情六欲,成为专职的杀伐工具,同时又确保出绝对的忠诚,敌人不会从他们口中得知任何有意义的情报,因为他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出一个字。

        而且上位者与这些人之间并无直接的联系,都通过秘密的层次下达,以保证不会有养虎为患的后虑。

        这一类从小被训练出来的杀伐工具,便称之为死士。

        “呵呵,你不会知道的,你的敌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因为,你根本无法……无法战胜他,毕竟他……他是……”陆文的眼神开始涣散,脸上露出个解脱的笑容。

        不好!

        杨旭浑身一震,赶紧蹲下身,伸出两根手指压在陆文的劲动脉上,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特征。

        他竟然自杀了!

        该死的!

        杨旭狠狠的把枪砸在地上,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到底是谁!

        另外一头。

        言城和唐少几人在终点翘首以盼,脖子伸的老长,都没有看到有车经过。

        这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是在慢也不可能这么久了还不回来,都已经比正常速度还要慢十分钟了。

        现在每过一秒钟对于言城来说都是度秒如年。

        “言少,你不要这么着急,杨少不会有事的!来,喝一杯放松放松。”唐少拿着两杯香槟走了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了言城。

        “都什么时候了还喝酒,要是杨少出了事,这里所有人的脑袋都保不住!”言城不耐烦的把香槟打翻在地。

        刚说完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赶紧闭口不谈。

        嘶!

        唐少几人听到这不由得倒吸口冷气,对于杨旭的身份更加感兴趣。

        这杨少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让言城说出这种话来。

        “言少,这杨少到底是什么人啊?”一旁的李少实在是忍不住了,轻声问道。

        “是啊,言大少你就和我们说说,让我们心里有个底,你这么弄搞得我心都慌慌的。”唐少也在一旁搭腔。

        言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终点的方向,紧皱的眉头一直没有松散。

        过了足足几分钟,他才幽幽叹了口气,用很严厉的口吻道:“多的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杨少的身份不是我们能猜的,就连何光荣都只是他的走狗!”

        如果说先前唐少几人是震惊,可这话一出他们是彻底的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何光荣在黑白两道都是说的上话的人物,在清流市是一手遮天。

        可他竟然只是杨少的走狗?

        如果这句话不是言城说的,恐怕没人敢相信。

        怪不得言城对他这么恭敬,这来头实在是太大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要是杨少出事就完蛋了!”言城是越想越害怕,心里一万个后悔让杨旭来飙车。

        唐少几人现在也不淡定了,纷纷掏出车钥匙准备开车去找。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谁兴奋的喊了声:“回来了!”

        言城几人像是触了电一般,齐齐转头看去。

        一道刺眼的车灯从远及近,因为灯光太过于刺眼的缘故,看不清楚是谁的车。

        一直到车停了下来,言城才看清楚,是杨旭的玛莎拉蒂。

        看到杨旭平安无事的从车上走下来,言城那颗悬挂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竟然有种想嚎啕大哭的冲动。

        “杨少,你总算是回来了!”言城激动的都有点语无伦次,声音还有些梗咽。

        杨旭无奈的看着他,至于这样吗?搞得和生离死别似的。

        不过刚才自己还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咦,那个陆文呢?”言城看了看杨旭身后,没发现耶稣的车。

        “掉下山崖死了!”杨旭淡淡的道,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陆文确实是连人带车掉下山崖了,就算是调查也不会查到他身上,因为就算是找到尸体,也只是一具严重烧焦的尸体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见杨旭这么轻描淡写的说陆文死了,言城突然感觉到心里有些发毛。

        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不过他是聪明人,知道该问的问,不该知道的就闭嘴。

        往往知道越多死得越快。

        “车神,车神!”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声,接着人群开始沸腾了。

        至于耶稣的死活没有人去管,他们只关心第一个回来的是谁。

        经过刚才的事情,尽管言城极力的挽留他说完后续还有节目,不过都被杨旭拒绝了。

        现在时间不早了,他早不回去估计顾寒霜要发飙了。

        更何况今天晚上就算是世界末日,他都要回去。

        因为经过这些天的努力,他已经从睡地板升级成了睡床。

        家里有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等着,他脑子有病才会和一帮和尚待在一起。

        等到杨旭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屋子里黑漆漆的。

        杨旭在门口换好鞋以后,也没有开灯就怀着激动的心朝着房间走了进去。

        顾寒霜已经睡着了,整个人卷缩在被子里。

        杨旭瞄了一眼地板,嗯,没有地铺。

        而且床边上还空出一个人的位置,也多了一个枕头,看样子是顾寒霜故意给他留的位置。

        这让杨旭的心扑通狂跳起来。

        仿佛感应的到了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顾寒霜被子抖了下,又往旁边挪了挪,空出更多的位置。

        这女人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时冷冰冰的,现在知道害羞了。

        一想到等会儿也许能发生一些美妙的事情,杨旭就感觉到热血沸腾。

        三两下脱掉外套,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钻进被子里。

        然而当他的手即将从背后搂住顾寒霜的前一秒,手瞬间僵硬在了半空中。

        因为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人的耳朵上多了一副金耳环。

        顾寒霜是不戴耳环的,更不会戴金的。

        这人不是顾寒霜。

        而且这耳环的款式好熟悉啊,好像是……

        是……

        是丈母娘的!!!